笔趣阁 > 家有傻夫好种田 > 第七十五章 巧舌如簧

  “老铁?”
  对于赵燕翎突然冒出来的这么个新词汇,迟天枢与李知州两人一脸的困惑,不约而同地看向了赵燕翎。
  赵燕翎也自知失言。
  冷不丁地蹦出来一句现代流行词,这不明摆着告诉别人自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么?
  “那个……大人您到底在苦恼些什么呢?”赵燕翎也知道自己话题转得生硬,但是此时也只能蒙混过关了。
  “二位有所不知。这位魏公公可是如今的大内总管,权倾朝野。此番被我羁押,定然怀恨在心。即便解决了天花之祸,圣上不会怪罪,但这位魏公公可非易与之辈。我这知州,怕是当到头了。”
  李宗虽然嘴上说得凄凄惨惨,但是实则却没有半点因为丢官而失落的意思。但看他那忧心忡忡的样子,想来还有别的担忧。
  “大人是怕,此番罪犯抗旨谋逆,株连九族吧?”
  即便是赵燕翎这种“妇道人家”,也在千百集的古装剧里了解到了李宗此番犯的罪过有多大。
  之前看的电视剧里,遇上这种抗旨不遵的,一般都是被拖出去满门抄斩的。
  如果遇上皇帝心情好,只杀一人,那都得感恩戴德叩谢皇恩。
  这还只是抗旨不遵这一条罪名的刑罚。
  私扣钦差无异于当着所有官员的面打皇帝的脸,这种罪名比起抗旨不遵来说,只大不小。
  抗旨不遵顶多只是不给皇上面子,毕竟抗旨这种事也不是什么大范围都知晓的事,碰上皇帝心情好了,也可能不追究。
  但私扣钦差却相当于明刀明枪地跟皇上对着干。
  钦差代表着皇上的脸面,让别人知道李宗要是连皇上的面子都不给,那皇帝的脸往哪儿放?
  拖出去凌迟怕都是轻的。
  “以这位魏总管的性子,怕是八九不离十。”李宗苦笑道。
  即便是有心想要解释,天王州到底是天高皇帝远,即便是进京面圣,也需要不少时间。更何况,他此时已是戴罪之身,皇上会不会见他还两说呢。哪里能比得上魏公公临近圣驾?
  “也是……”赵燕翎点了点头,随后沉思了片刻,突然笑了笑,问道,“要不让我去试试?”
  “夫人的意思是……”李宗看向了赵燕翎。
  “我去劝劝那位魏总管。”赵燕翎点了点头。
  “可是,那位魏总管未必会听夫人的话啊。”李宗摇了摇头。
  他好歹也在朝中任职多年,跟魏公公更不是第一次打交道,对于魏公公的了解自然更甚。
  “您放心,我自有妙计。”赵燕翎嘿嘿一笑,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
  “公公,您说李将军会怎么处置我们呢?”
  与此同时,在衙门内院的厢房之中,一众玄甲卫看着眼前的魏公公,心里一阵担忧。
  “你们这些小崽儿可放心着吧。李将军最重情义,虽然你们并非他的亲兵,但到底还是有过同袍之情。他不会拿你们怎么样的。”魏公公看着眼前的这些玄甲卫,冷笑了一声。
  他这一笑,一是嗤笑这些玄甲卫实在太过没用,居然连一帮普通的府军都敌不过。
  而另外还有另一层的意思。便是嘲笑这些玄甲卫虽然曾经被李宗训练过,但是却依旧比不上李宗自己一手带出的亲兵。至少他们完全没有被李宗所信任。
  如果李宗真的相信他们,那么李宗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杀了魏公公,以杀人灭口。以李宗在军中的威信,即便明知道是李宗做的,他的亲兵定然会严守秘密,根本不用怕有人泄密。
  这样一来,魏公公根本活不到现在。
  “笃!笃!笃!”
  魏公公等人所在的厢房房门被敲响了。
  “进来吧,门又没落锁。”魏公公阴阳怪气地说道。
  “那我就进去了。”赵燕翎笑着说道。
  “哇……这个就是太监?”虽说在古代剧里看了不少太监的形象,但是却从来没见过真正的太监,第一次见,赵燕翎还是觉得挺新鲜的。
  “你,是这儿的丫鬟吧?哼,李大人现在总算是想起我们来了嘛?”魏公公看了一眼打扮颇为寒酸的赵燕翎,冷笑着问道。
  “抱歉让您失望了,我可不是李大人派来照顾你们的丫鬟。”赵燕翎大大方方地走了过去,坐在了魏公公对面的座位上。
  “哦?”魏公公自然是不信的,看了一眼赵燕翎,满脸的轻蔑。
  “呵呵……”赵燕翎也不多说,而是微微一笑,欲言又止。
  “你笑什么?”魏公公看着赵燕翎那一脸笑容的模样,不由得一阵火大。
  “自然是在笑魏总管死到临头都还不自知啊。”赵燕翎微微一笑,看着魏总管,却并不点明。
  “咱家?死到临头?哈哈哈……”魏公公用一种像是夜枭一般尖细的声音笑着说道。
  “小丫头,咱家见过世面比你多太多了。休得巧舌如簧妄图哄骗咱家。”魏公公阴沉地说道,“不然,咱家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魏公公您权势滔天,自然想说什么都可以。但是,您别忘了,您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托庇于谁。这一次天花之祸,为何皇帝会派您这么一位公公前来宣旨,您自己心里就没点疑问么?”赵燕翎点出了事情的关键,反问道。
  “这自然是咱家深得皇上信任的结果。小丫头片子,你可别想唬咱家!”魏公公冷哼了一声,说道。
  “您这样做派,不就正好说明,您自己也有所怀疑么?”
  看见魏公公那急赤白脸的样子,赵燕翎不紧不慢,不卑不亢,眼中闪烁着锐利的光,看向了魏公公。
  丝毫不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