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家有傻夫好种田 > 第九十三章 再惹非议

  在所有家丁惊讶的目光之中,迟天枢将竹管塞了进去。
  随后,迟天枢将竹管的另一头接上了一只用猪尿脬做成的皮囊。
  猪尿脬里面灌满了赵燕翎从厨房搜刮来的芝麻油,随后这些芝麻油便顺着竹管流了进去。
  做完这些之后,迟天枢又掏出来了一对带血的鸡子(鸡睾丸),塞进了迟老爷子的嘴里,然后轻抚了两下迟老爷子的胸口后给他顺了下去。
  根据赵燕翎所说的,无论催吐还是浣肠都需要等一段时间才会有反应。
  此后不久,就如赵燕翎所说的一样,迟老爷子很快就开始上吐下泻起来。
  一股难以言状的恶臭霎时间便充斥在了整个客房之中,让这些在场的家丁一个个不由得眉头大皱。
  这些家丁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治病的。
  “大少爷,咱们这样干真的可以吗?”家丁之中有人问道。
  “没问题。你们继续给老爷灌洗胃液,直到吐出来的水和灌下去的颜色一样。”迟天枢说道。
  浣肠既然被作为刑罚,那么对于人体来说还是有一定损伤的,尤其对于一个年纪比较大的人来说是有一定负担的。
  所以迟天枢即便在现在这种比较紧急的状况之下,也不愿意假于人手,毕竟他只对自己的技术有足够的信心。这种细微操作,稍有不慎,对迟老爷子的肠道会有很大的伤害,所以迟天枢还是自己动手比较放心。
  ……
  就在迟天枢在这边给迟老爷子洗胃和浣肠的时候,赵燕翎却也没闲着。
  “少奶奶,这是您要的染料。”家丁捧着一只小碗来到了赵燕翎的面前。
  看着碗里的深绿色柱状结晶状粉末,赵燕翎放在面前,用手掌扇动闻了闻,随后说道:“麻烦帮我找一瓶酒来。”
  面对这位第一次见面空降迟家的少奶奶,迟家的人都有些或是好奇或是交头接耳。而迟簇锦此时则走到了赵燕翎的身边,问道:“你就是天枢刚过门的妻子?”
  “是。”赵燕翎点了点头,看向了迟簇锦。
  在观察了一番迟簇锦身上的服饰之后,赵燕翎基本上就能猜出眼前的人的身份了。以她常年来察言观色的经验,这些问题根本难不倒她。
  随后,赵燕翎呵呵笑着说道:“哎呀,这位就是小姑了吧?天枢经常跟我说起您呢。”
  “是么?”被赵燕翎突如其来这么热情地对待,就连迟簇锦也是一脸的始料未及,只能愣愣地回应了一声,笑着回应道,“赵姑娘也是大夫出身?”
  “额……算是吧。我这个是兴趣爱好,比不得天枢那么专业啦。”赵燕翎一边笑着一边谦虚地说道。
  “那敢问赵姑娘师承哪位国医圣手?”迟簇锦笑容渐敛,问道。
  “这是来者不善啊……”赵燕翎何等人物?怎么可能听不出迟簇锦的弦外之音?迟簇锦这显然是对她的技术信不过啊,不然何至于有如此一问?不过这也是人之常情,让迟家人突然相信她这么个素未谋面可谓陌生的“外人”,想想也是不可能的。
  “小女子是自学成才。但如果非要算的话,应该算师承威廉·奥斯勒吧。”赵燕翎想了想说道。
  “威廉·奥斯勒?”迟家人听闻这个名字,不由得面面厮觑,仿佛在互相询问对方是否听说过这么一号医生。
  “能听说才有鬼呢……”赵燕翎一脸堆笑之时却不由得腹诽道。
  作为现代医学之父的威廉·奥斯勒出生于近代,别说世界观不同,连年代都还差着上千年呢。
  威廉·奥斯勒作为现代医学之父,致力于推广临床医学,有一句名言流传于世:“医生当是不竞争、不喧嚷的,他们的天职就是扶伤、济困、治病,最好的医生也是最不为人所知的。”
  以威廉·奥斯勒的这种标准来界定医生的话,赵燕翎发现最符合医生这一标准的居然是迟天枢。
  “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一位医生,不知是何方人士?”迟簇锦追问道。
  “西域人士,并不出名,他所创立的是一种新的医学体系,因为传自西域,所以也被称为‘西医’,与大家所熟知的治疗方法大相径庭。不过治病救人的方向是一样的。”赵燕翎也解释不清楚西医到底是啥,但根据她对太武大陆的了解,这个世界也是有西域的,索性便开始信口胡诌。
  “那你如何证明自己能够治得了老爷的病?”出嫁即是外人,迟簇锦虽然是迟老爷子的亲生女儿,但是在出嫁之后于旁人面前依旧还是得尊称自己父亲一生老爷。
  “小姑,所谓疑人勿用,用人勿疑。您心里早就有了决断,又何必为难于我呢?”赵燕翎笑着看向了迟簇锦,问道。
  迟簇锦一时语塞。
  出于对迟天枢的信任,迟簇锦自然是信他的,而迟天枢信任赵燕翎,所以迟簇锦自然也就信她。
  但是迟天枢不在这里,迟簇锦难免有些信心不足,所以她现在唯一想要的,只是一种安心的感觉。
  可现在,也如赵燕翎所说的一样,无论她拿出了什么证据也不可能给迟簇锦以安心,所以倒不如让赵燕翎放手去做。
  等到家丁拿回了一瓶酒后,赵燕翎将碗里的粉末捻出来了一些,洒进碗里,然后倒入了酒,随后用一根筷子缓缓地搅动。
  随着她筷子的搅动,粉末渐渐地熔解在了酒中,然后整个碗中的酒液开始变得透明的湛蓝色。
  随后赵燕翎倒掉了碗里酒,又捻起了一点放进碗里,随后摸出了一颗她从厨房里顺手牵羊拿出来的“紫柰”(苹果的古称)。
  将紫柰捣碎之后赵燕翎将汁水倒入了碗里,然后又倒入了清水,再度开始搅动。
  随后整碗水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渐渐地由湛蓝色变成了无色透明,而在赵燕翎的继续搅动之下,水居然又从无色变回了湛蓝色。
  在场的迟家人都觉得难以置信,一时目瞪口呆,直到有人喊了一声:“法术!这一定是法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