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拔草奖励属性 > 第22章 微末技能

  台下观众听闻台上两人对话。
  有人出声惊道:“这白衣青年究竟是何方神圣?竟敢挑战天行宗内室弟子!”
  “他哪里是什么‘神圣’,看他衣服就知道咯,不过就是东座的小小记名弟子而已!”回答的人,正是刚才那个外室弟子、丸子头女孩。
  “现在记名弟子都这么嚣张的嘛?居然有胆子硬刚内室弟子!”又有人讽刺道。
  “满瓶不动半瓶摇!现在这一代年轻的记名弟子都是这个德行,轻浮的很!”有老者摇头。
  “喂!臭老头你说什么!俺老牛也是记名弟子”
  先前那位牛师哥很不服气,要不是黑袍洪三拦着,恐怕牛师哥气的都要抡拳头打老头了。
  闹了好一阵,牛师哥才终于安顿下来,他走到擂台前,望着徐子期说道:“东座兄弟!俺老牛挺你!俺们记名弟子虽然实力差了一点,但个个都是爷们!你好好打,输赢都不要紧,等打完了俺老牛请你去醉仙楼喝酒!”
  徐子期朝台下看了一眼,觉得这牛师哥有些意思,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刚好丸子头女孩也站在擂台旁,她听见牛师哥的话,对其言嗤之以鼻,“一个东座记名弟子,一个北座记名弟子,不知道有什么好神气的!”女孩用手甩着挂在腰间的金牌,有意无意的炫耀她的外室弟子身份。
  徐子期又朝丸子头女孩看了一眼,“外室弟子确实厉害……”
  丸子头听言,得意之色,越发浓郁。
  可惜徐子期的话没说完在,只听他继续说道:“今天在西座,我倒是杀了十来个外室弟子!”
  丸子头脸色一变,“我看你吹牛的本事快要上天了!”她扭头看了那女扮男装一眼,高声道:“内室师姐!请你好好教训这白衣,让他知道咱们天行宗正式弟子的厉害!”
  那女扮男装点了点头,“这是自然!现在的记名弟子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学了点微末技能,就四处招摇!今天若不好好教训,以后出去恐怕要把咱们天行宗的脸给丢光了!”说着,她深深的看了徐子期一眼。
  徐子期轻笑不语。
  外室弟子我能杀,内室弟子我也一样照杀不误!
  ……
  比试正式开始!
  那女扮男装站在徐子期的对面,她似乎不打算立即出手。
  我内室弟子超凡二重境,体魄值高达6万!随手一指,千钧之力!
  今天我要展示出所有实力,也好让这些没见识的记名弟子明白,什么叫做通天之力!
  女扮男装眼珠子转来转去,思绪十分活跃。
  她开始积聚所有力量,脸上青筋爆起,神色有些恐怖。
  大约几个呼吸的时间。
  她的双脚离地漂浮。
  她的全身散发微芒。
  她的头发翩翩起舞。
  她的骨骼劈啪作响……
  整个擂台开始颤动起来。
  接着,整个上宾园也开始颤动起来。
  最后,整个下溪镇都开始颤动起来。
  这!就是内室弟子的实力!
  台下围观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全场雅雀无声,落针可闻!
  就在这个时候,那女扮男装的声音悠悠想起,“东座白衣!给你一次跪地求饶的机会!”她望着徐子期,如同一尊神明审视着下界的凡人。
  徐子期脸上依旧保持原先的轻笑。
  他迈开脚步,缓缓朝对方走了过去。
  他行走的速度非常慢,比正常人行走的速度还要慢上一拍。
  一步两步……
  足足走了近半分钟,他才走到对方的面前。
  然后,徐子期出招了。
  他缓缓的朝那女扮男装打出一掌。
  他挥掌的速度也非常慢,甚至比他刚才走路的速度还慢。
  就像是放慢了三倍的慢镜头。
  就像树懒在招手。
  就像螳臂当车。
  就像蚍蜉撼树。
  最终,徐子期的那一掌打在了那个女扮男装的身上。
  不知道对方是无意闪躲,还是根本就躲不开。
  随即只听“轰”的一声,令所有围观者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那个东座白衣记名弟子,竟然将内室弟子一掌打飞了出去。
  因为气劲太大,直接触发擂台下面的法阵。
  那个女扮男装记名弟子撞到结界内壁。
  整个擂台极其剧烈的震动了一下。
  接着,整个上宾园极其剧烈的震了一下。
  最后,整个下溪镇也极其剧烈的震动了一下。
  骗人的吧!
  一众围观的人嘴巴张成了“O”型。
  女扮男装从结界壁上滑落坠地,她趴在地上吐了一大口血,看样子受了很重的伤。
  徐子期声音突然响起,“学了点微末技能,就四处招摇……”反唇相讥,语气中满是讽刺意味。
  女扮男装有些吃力的抬头看了徐子期一眼,苍白的脸上漾起一阵羞红,她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
  徐子期再次走到那女扮男装内室女弟子的面前,“愿赌服输吧!”他拔出青芒剑,直指对方。
  “哼!”女扮男装冷哼一声,她的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就算你赢了我,那又怎样!”
  “你可知我是……”
  刷!
  一道青芒闪光。
  【嘀!杀死一个人,奖励杀戮值6万!奖励逆能值6万!】
  徐子期。
  体魄值:20万!
  杀戮值总量:9万!
  逆能值总量:8万!
  比试结束。
  台下围观者呆若木鸡。
  没人会想到这个记名弟子会赢。
  更没人想到这记名弟子竟敢杀死内室弟子!
  徐子期才不管别人怎么想,他抖了抖剑刃上的血滴。
  扭过头,他一脸煞气的看了看站在台下的那个外室弟子、丸子头。
  丸子头见白衣盯着她看,脸色顿时被吓的一片惨白。
  “你上来。”徐子期用青芒剑指了指丸子头,淡淡的说了一句。
  丸子头很想抗拒,但是……
  她不敢!
  她刚才所见,这白衣喜怒无常,杀人不眨眼!
  她无法确信,自己若违背这白衣的意思,会不会遭遇和那个女扮男装内室弟子一样的下场。
  身体很诚实的告诉她,她想活着——
  丸子头慢慢的爬上了擂台。
  她颤巍巍的站在徐子期面前怯生生的说道:“师兄……”
  徐子期翻手提剑,另一只手的两只抹了抹剑脊,“你说说看,言而无信的人,是否该死?”
  说这话的时候,徐子期并没有看着丸子头。
  但丸子头心里很清楚,眼前的这个凶残的白衣是在问她。
  她必须斟酌应答,因为她能感受到,如果自己的回答不能够让这个白衣满意,那么下一个躺在这擂台上的尸体,可能就是她自己。
  “是!”丸子头用眼角偷偷的看了一眼那个躺在地上的内室弟子的尸体,“言而无信的人……该死!”
  徐子期点了点头,他轻描淡写的瞄了丸子头一眼,“那就由你替该死之人,兑现赌约吧。”
  这不是商量的语气。
  是命令!
  丸子头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跳了出来。
  “师兄!”她猛然下跪,眼泪都被吓了出来。
  她从没想过自己会死。
  她还想继续活下去!
  “求您别杀我!我不想死!师兄!”丸子头在发抖。
  徐子期瞪了丸子头一眼,“师兄也是你叫的吗?”
  丸子头感受到强烈的杀气,她脑袋转的极快。
  很快,她意识到了什么。
  她“咚咚咚”的给徐子期磕了三个响头。
  “爸爸!我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