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捡到一本修炼书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傻瓜

  此时的云默,极力想要询问,只是自己嘴唇还在忙,不方便说话。
  片刻后,萧浣纱缓缓抬头,一脸深情地说道,“你好点了吗?”
  “差——差不多了!”
  云默下意识点了点头,然后目光有些闪烁,嘴张了张,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却又咽了回去。
  “真不要脸!”
  忽然,萧浣纱有些娇羞说道,“怎么,我刚亲了你一口,你难道还想要再亲?”
  “——”
  云默当时就愣住了,因为他根本没有这个念头。
  眼下的情况已经让他觉得难以理解,一时间连个头绪都没有,他又哪里有心思去想别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想了想,云默一脸正色看着萧浣纱,“为什么感觉你好像和之前不一样了!”
  “哦?”
  听到这话,萧浣纱向后退了两步,随后慢悠悠转了一圈,缓缓说道,“哪里不一样啊?”
  看了一眼萧浣纱,云默嘴里面莫名蹦出了一句,“好像有些地方胖了!”
  说着,云默的目光不由放在了某处高峰上。
  “不要脸!”
  萧浣纱当即笑骂一声,一脸娇羞,“我怀疑你在开车!”
  “疑车无据!”
  云默一脸得意,随后才松了一口气,“看来你真的是萧姐姐,不是装的!”
  原来之前的时候,云默曾经和她立过一些暗号,方便以后遇到突发情况,不至于连应对之策都没有。
  只是这时,萧浣纱却一脸冷色说道,“呵呵,堂堂天脉境强者,难道连读取一些记忆都做不到吗?”
  此话的意思以及说出此话的语气,使得云默打了一个冷颤。
  的确,以天脉境那强大的实力,别说是读取一道记忆,就算是完全幻化成一个人,也不是什么难事。
  “嘻嘻,我在逗你呢!”
  看到云默被自己唬住,萧浣纱嘻嘻一笑,随后绽放一抹笑颜,“你真是太笨了,不过——笨起来的样子,也蛮可爱的!”
  “有这么夸人的吗?”
  对于萧浣纱的夸赞,云默只能是勉强挤出一个微笑。
  看到这一对男女,似情侣一般在打情骂俏,四大族长以及其他妖修,看得那叫一个目瞪口呆。
  云默和萧浣纱二人之间的对话,对他们而言,有些难以理解。
  “蝶仙——萧——姑娘?”
  对萧浣纱的称呼,九尾族长也是有些犹豫,毕竟无法确定她现在到底是谁。
  “你叫我萧姑娘即可!”
  萧浣纱回身,看了九尾族长以及众多妖修一眼,淡然说道,“我知道你们心中有很多的疑惑,故而我便把个中原委一一告诉给你们!”
  闻言,云默也不由心中一动,仔细听了起来。
  顿了顿身子,萧浣纱便悠悠说道。
  “其实事情挺简单的。我现在已经觉醒了往昔的力量,在墨君的帮助下,我终于复苏了曾经的力量。虽然尚未恢复到巅峰,但是想来应对即将到来的恶魔之难,也应该不在话下!”
  “这是什么意思?”
  云默上前,一脸疑惑问道,“难道那蝶仙的记忆没有复苏?”
  “不错!”
  萧浣纱点点头,“其实按照墨君的猜想,此次应该是可以复活我的过去身。只是他也没有想到,我过去的记忆早已散去,只有此世的记忆!”
  “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没有找到有缘之物的原因,因为昔日的记忆已经散去,不再留恋过去。”
  “除了力量觉醒之外,我此世之前的记忆也都觉醒!”
  说到这时,萧浣纱若有若无地看了云默一眼,然后俏脸一红,声音化线,给云默传音道,“包括我们在大荒部落的所有记忆!”
  “——”
  闻听这话,云默不由脸色一滞。
  就在云默愣神之际,一抹香风扑来,萧浣纱直接立在他的身前,眸含秋水般,深情说道,“傻瓜,下次不要再弄丢我了。不然,我可是会变心的。”
  听到这话,云默心中有些暖暖的,转而直觉天旋地转,而后便昏倒在了她的怀里面。
  “这是?”
  见此,四大族长不由脸色一变。
  不过萧浣纱却是摆手说道,“无妨,这是我用的手段!他为了我实在是消耗太大了,他太累了,需要休息一下!”
  “嗯!”
  这时,九尾族长看了萧浣纱一眼,脸上闪过一抹为难之色。
  “怎么了?”
  察觉到了九尾族长的脸色变化,萧浣纱似乎猜到了什么,直接开口说道,“你该不会在为墨君布阵复活‘我’一事自责吧?”
  这个“我”很显然,指的是蝶仙,而非萧浣纱。
  “——是!”
  九尾族长点点头。
  不光她,其余三大族长,甚至是剩下的妖修,也都有些沉默,似乎在自责。
  “你们不必自责!”
  萧浣纱摇了摇头,望着天空,悠悠说道,“其实这也是我当年留下的办法,其目的便是为了能够复苏我昔日的力量,你们能够忠实履行,我已经很欣慰了!”
  “可是——”
  九尾族长一脸难过说道,“可是——我们差点伤了您的恋人!”
  此话一出,萧浣纱顿时红了脸。
  “他——他非要逞强,你们——你们又没做错什么!要怪只能怪他太傻了!”
  这时,云默居然醒了过来,嘴里面还冒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我仿佛听到有人在说我傻!”
  “砰!”
  可怜这话刚说完,云默的脑袋上便多了一个包,而后晕了过去。
  “好了,你们速速离去,整备力量!”
  萧浣纱缓缓站起身来,一脸凝重吩咐道,“这场恶魔之难,已经离我们不远了!”
  “是!”
  尽管知道这注定是一场可怕的战斗,但四大族长们并不慌乱。
  他们的主心骨已经回来,昔日的霸主虽然不会再现,但是她的转世将君临天下,挽救五妖之原。
  “首先是那边的战斗!”
  忽然,萧浣纱看着远处的战斗,不由眉头一簇,“先让他们停手吧!”
  玉手挥出,天脉境的力量顿时显露无疑,一道流光瞬间划过天际。
  片刻后,书老和墨君便赶来。
  看到萧浣纱的变化,他们都一脸惊诧,而后听罢解释,终于放下敌视,不再交手。
  “既然蝶仙大人归位,那么我也可以将霸主之位还给您!”
  尽管这一切有些戏剧性,但墨君毫不贪恋权位。
  “不用!”
  萧浣纱摇了摇头,“我虽然是她的转世,但记忆早已消散,只有这一世的记忆,况且又是人族之身,与五妖之原已经联系不大!”
  “若是再度执掌五妖之原,恐有不妥!”
  “所以这霸主之位,你还是当着吧!”
  最后在书老的劝说下,墨君只得放弃让位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