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元天战皇 > 第二百八十七章 登顶
    现在让你知道,小公主太好了!”
  
      南部蛮族,尤其是白衣蛮族,不仅捕电梯野兽,而且训练野兽。他们可以使野兽安静和顺利从,但是他们也可以使野兽在瞬间变得狂东西!这时,白瑶家笑着看着船帆。突然,他一样指出了变化。在咒语声中,几道白光被踢出。在战场上,高帆呼啸,野马挤束嘶鸣,再加远处野马的移动,没有人听到白瑶家低沉声。
  
      但做“轩辕黄野马”撞到灯光时,他的眼睛突然变红,肉眼可以见到他全身的肌肉在转。野马突然加倍激动。
  
      这一匹年轻的野马已经被高帆所淹没,有着强大的力量,和纯洁的精神,但在关键时刻,南人的不四咒语已经来了!一条神秘的白光进入野马的身体,消失了。突然,轩辕野马的眼睛变红了,他吹了一声长长的口哨,充分发挥他在血中的强大力量,又走吧!只听声音,野马几乎变成了一个黄地流星,飞驰而去!
  
      远处,金色的太阳升起来了!
  
      “啊?大佬,没有成功投降吗?所以,再跑过?”眉毛皱了出来,端木头怪地低声说话。
  
      “这臭老鸨,被天骂了!他敢于这样做。如果他服了他,他应该受到惩罚!”白瑶家低声说,眼里,充满了复仇。
  
      高帆向着太阳,在野马疾驰的过程中,像来太阳越来越近了!高帆望着远处的太阳,身上温暖洋洋的,突然大笑起来!下一刻,“来时光”,突然闪现,你会看到一只耀眼的金眼睛!神秘的铂光突然把所有的金色的阳光聚做合一个巨大的圆圈。
  
      然后,随穿一声“砰”的一声,太阳的纯净之火点燃,发出了一种独特的呼吸。虽然亮了,但是大量的火焰,仍然给黄大的野马转。怪物和野兽先生来就怕火。但此时,大量的纯火,像一片受控制的火海,不断逼近野马最终。,太阳的火焰形成了一个大火圈,把野马困倦在里面。
  
      下一刻,高帆突然大声喝了一口,又拿了浪血淋淋的草原!
  
      看到强烈的“太阳和火环”,飞起来,发出一声尖叫,释放出没有的阳光。此时此刻,好像古老的黑红色魔法武器已经覆盖了遥远的太阳:两个太阳,一个大一个小!片刻之后,杨的呼吸突然增加了十倍,甚至一百倍。伟大嘅精神力量,如大海,压迫着野马!
  
      轩辕野马,已经不再抵抗,逐渐受不。骄傲的马的头都要低下。马出汗,四脚剧烈地转。在关键时刻,高凡将从拍卖会上得到南人的咒语,并突然付诸实施!
  
      高凡过去经常用“千里拍卖会”来观看神秘的南人咒语,以驯服妖魔鬼怪。事实上,他是白衣人最重要和最有价值的动物训练法鬼点子。
  
      除非你杀死怪物,否则,你不应该看到这个咒语!
  
      但是高凡有一对金色的眼睛,你看!
  
      “哈哈!”
  
      所以,在这个时候,高凡被佛阿祖献花,突然指出了变化,并强加了南人的咒语!突然,白色的咒语像白色的闪电一样明亮的照耀着,好像是一只灵巧的白色燕子。经过一个神秘的圈子圈,他几乎没进入黄大野马的身体,深深地烙印是huang se恶魔丹上。
  
      同深香阁的三道大门,是为了让绿色半透明的真人与红色半透明的真人一同登顶。
  
      “好吧!”
  
      高帆骑上黄马,慷慨地对他们说。端木低声说:“我也骑马吗?”
  
      “这是一匹马的病,比我跑得快,但只有高帆路……”老马知道路,虽然老马不老,但它的记忆中,有“原院”的位置,它得到了!”
  
      “是的!”端木轻轻点了点头,骑上了黄马。白瑶家迟疑地看着端木坐在高帆面前。高帆回不来,真是松了一口气:谢端木修女!白衣甲也骑上了马,但在高帆后面。
  
      高凡骄傲地笑了,小姑娘,你一定要忍受!______
  
      高凡墩喝了一口,因为主的淡黄和暗黑的哭声,变成了黄大,飞得太远了!
  
      “砰!”
  
      “啊!”阳光下一个尖利的女儿说:“我打了自己!”
  
      一路上,高帆天突然加速,自然,一条又宽又高的帆在高帆后恢复了它的背。他的身体柔嫩细腻,持续冲击,声音规则。渐渐地,高凡几乎摸到了玉兔的模型,郭,直到天亮,才觉得像。
  
      高帆高兴地用大手往前走。端木低声说,感觉到了电。他知道这座黄马和黑马的山脉非常好。现在他还年轻,几年后,他一定是不朽世界中的一匹马。与卫的黑马不同的是,高凡一定是神仙世界里的一匹马。
  
      然而,在那一刻,一只大手突然伸了出来。端木低语着,坚持着衣服,你可以在衣服外面航行,感受到荷花的芬芳,还有无法忍受的恐惧…
  
      士兵们,在战场上的另一个院子附近!
  
      黄马停了下来,浑身都是汗,但当两个穿白衣服的女人来了,她们终于喘了口气。端木下马时,脸红了,腿突然软了下来。尽管他极力掩饰,但还是穿了一件有点乱的衣服。他雪白的皮肤上有一个红色的光晕。
  
      但是白洋干娜痛苦的看着高帆,无助的河西的脸,毫无益处。
  
      他们恢复了一点精神力量,于是士兵们去了原来的院子。他们已经习惯了辽阔的干草,辽阔而壮丽,终于来到了江南调的精致庭院。他们都觉得眼前一片光明!小桥流水,柳树轻快,白石路,红花池。高凡,怀着对玄皇马的怀念,做了七个回合八个回合,首先进入了一种精神状态。在草地花园里。
  
      “这是…”
  
      香阁落草园!
  
      因此,这个精神灵魂的精神花园充满了白色的薄雾,就像紫色的云。在仙境中,有大杂色、芳香的头发和有毒的波浪。它就像一棵绿色的藤蔓,生长着一种“心”型的粉实,吃着酸甜,心里一片寒冷。
  
      又一种高高的梨子,一棵白梨树,只有几颗白梨子,摘下来,真是碎了!白耀家高兴地拣了十几个,至于储物袋快满了,所以停下来。另一个世界的人参与进来,轻轻地在脚下洗,切片衣服,能最快的愈合力量。
  
      灵果和灵草里面不是高档的产品,但它们比味道好。他们可以很快地弥补灵魂的力量,让仙人阁的第一道门稍作休息。三人扫遍了灵草园的味道,高帆把十几个世纪多的人放进了储物袋里,于是舍兰告诉陈在另一个院子里:荷塘最红,一个小红亭。
  
      荷塘大到几十亩,有绿叶、粉红的荷花,还有有毒荆棘的气味。这不是高级报春花,而是大约两三步。所以高帆不找荷花。高帆沿着红色走廊一直走到小亭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