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毒妃复仇记 > 第一百零一章 侍婢的野心
    慢慢收回眼光,聂小小突然对萧狐道:“萧侍卫,桑儿姑娘当初是不是给你绣了一只石青色的香囊?”
  
      那香囊是两人订情之物,也只有王爷、先王妃和他们自己知道,因为平日里职务在身,萧狐也从未将香囊拿来示外人,别人是绝对不可能知晓的。他闻言猛的一震:“你怎么知道?”
  
      聂小小看着湖面笑了笑:“其实那个香囊背后还有一个秘密,不过我估计桑儿姑娘恐怕永远也不会告诉你。”
  
      萧狐猛的上前一步,凌利的鹰目紧紧盯着她:“你到底是谁?”
  
      若换了第二个人,恐怕此时已经被吓得软了。小珠正往这边走,看到这动静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拦在他们中间一头不解:“发生什么事了?”
  
      聂小小却戏谑地挑了挑眉:“萧侍卫,你说我能不能钓起鱼呢?”
  
      萧狐盯了她一阵,突然翻身出船,只见他人还没落下,手就在湖面上一拍,借着这点微力在空中旋了个身翻了回来,稳稳地落在船上后,他的手上已经多出一尾鱼来。
  
      鱼被丢在甲板上扑腾,这动静倒引得那些赌钱的、聊天的都围过来看热闹。他们不知这边的原委,还纷纷拍手叫好。唐清婉微微直起了身子“咦”了一声,连洛星宸都有些意外地走到栏杆前来。
  
      谁知聂小小得寸进尺,非但不领情还反而摇了摇头:“太瘦了。”
  
      迅雷不及掩耳,就在大家眼前一花之际,萧狐又快速抓回几条又白又肥的鱼,全都倒在甲板上,溅出一片水花。他冷冷地道:“够了吧?”
  
      “哇!”他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惹得围观的人直呼漂亮,平日里他们在府里,都听说过萧狐的武功,但很少有几会见到真容。特别是那几个小侍婢,连看向萧狐的眼光都不同了。
  
      聂小小往那二楼一看,上面的两人终于忍不住走了下来,她满意地笑说:“够了,够了多谢萧侍卫!”
  
      她向小珠道:“小珠,麻烦你和大伙儿把这些鱼装到桶里好不好,今晚给大家加餐。”
  
      小珠也不知她在玩什么把戏,但自从惠王的事后,对她就莫名的信任,言听计从地招呼大家将鱼装进桶里搬去后厨。
  
      “王爷、侧王妃娘娘。”大家忙活着,发现洛星宸他们走了过来,招呼后就退下了。
  
      “这是在做什么呢?”唐清婉好奇地走上前。
  
      萧狐沉默地退到洛星宸身后,他从来没遇过比聂小小更怪异的人。明明身家背景查得一清二楚,偏偏找不出半点破绽,她却似乎在身后藏了许多秘密,知道很多事。这世上难道真的有连宁王府的眼线也查不出的事?
  
      聂小小朝两人行了礼后,笑说:“回娘娘,这湘湖里的鱼肉质鲜嫩,今晚给大家熬鱼汤可好?”
  
      唐清婉笑看了洛星宸一眼:“自然是好的,你安排便是。”
  
      “萧侍卫身手真好!”聂小小真心夸赞,“奴婢刚才在岸边看到树上有个蜜蜂窝,不如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再劳烦萧侍卫去取个蜂窝下来吧!”
  
      “取蜂窝做什么?”琥珀好奇地插嘴。
  
      聂小小有意无意地朝洛星宸瞟了一眼:“在蜂窝里取些蜂蜜出来,兑入洛茶之中,口味清甜鲜美,拿来润嗓解渴再适合不过!”
  
      这话别人听着没有什么,但洛星宸和萧狐却同时心中大震,交换了个眼色后眼底都露出一抹凝重。唐清婉全然不知其背后的蹊跷,只道:“茶里加上蜂蜜,倒是个有趣的法子,你怎么想出这个主意的?”
  
      聂小小故意犹豫了一下,却咬住了下唇低下头不说话。
  
      唐清婉觉得有些不对,转头去看洛星宸,只见他闭了闭眼,半晌才缓缓地道:“许是在福薪院里学的。”
  
      当初在携慕容烟回谡州的路上,她便是亲自下到溪里捉鱼,还亲自泡了加蜂蜜的茶给大家喝,今天的一切处处都应着那时发生的事。是巧合,还是有意为之?
  
      不问自明,洛星宸的表情已经告诉了唐清婉一切,她的脸瞬间白了白,暗自握紧了拳头,指甲陷进肉里。这两年来,洛星宸从来不在她的面前提起那三个字,但不提并不代表不存在,慕容烟始终都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一个结!
  
      “这里风大,你先扶清儿进房歇息。”洛星宸朝琥珀下了令。
  
      唐清婉走了几步,突然回头怔怔地看着他的侧影:“宸哥哥,你是不是还忘不了她?”
  
      洛星宸没有看她,只道:“先去歇着吧。”
  
      唐清婉不甘心,很不甘心!宸哥哥明明是她的,可是慕容烟在中间突然插了一下,一切都变了,如今两个人好像再也回不到当初了。
  
      看着她有些落寞的背影,聂小小再无半分当初的怜悯之情。当初自己便是因为心软,救了一条蛇回来,上演了一出最真实的农夫与蛇的故事!
  
      春日湖光景秀,堤边人来人往,小贩支起了摊子,有卖糖人儿的,有卖风筝的,有卖热茶和点心的。孩童们手里拿着风筝开心地沿着河堤往前跑,文人们躲在湖边的亭子里研书弄墨,一派美好的春日风光。
  
      湖心之中停着一艘精美的画舫,不时有小船从它身边经过,船上的人好奇地打探那画舫是哪个大户人家出来游玩。特别是当人们看到站于船尾那穿着白衣的俊逸不凡公子时,便更是好奇了。
  
      现在甲板上只剩下洛星宸、萧狐和聂小小三人,三人各怀着不同的心思。
  
      “你是如何知道这么多事?”洛星宸冷冷地看着眼前这个瘦瘦小小,看似弱不禁风的女人,但那平静之下却隐藏着一股巨大的力量。他原本以为她不过是想找姚嬷嬷和李七报仇而已,如今看来,她的野心远远不止。
  
      让萧狐觉得怪异的是,她所知道的这些事,都是在她尚处于昏迷时发生的,甚至于桑儿,她根本就不认识。就算在府中有眼线,也不可能知道桑儿和他之间的事!
  
      聂小小幽幽地叹了一口气,抬起脸来毫不逃避地直视着他的眼睛:“王爷,奴婢是死而复生的人,自然与普通人有些不同的。”
  
      她不知道在洛星宸的认知里,会不会相信这种稀奇古怪的事,但她并没有撒谎。
  
      谁知洛星宸呼吸一紧,突然紧紧擒住她的手腕,力道大得有些吓人:“你见过她?”
  
      聂小小被他突然的激动吓了一跳,一时没反应过来:“王爷说的是谁?”
  
      “慕容烟!你在昏迷的时候是否见过慕容烟?”他现在突然想起,萧狐说他醒来的时间正好是慕容烟走后不久,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巧合的事?
  
      聂小小反应了半天才明白他的意思,张了张口,很想将真相告诉他。她知道,他觉得亏欠了自己,如果他能相信这世上有灵魂一事,要他相信自己就是慕容烟并不难。但是她也明白,如果当“慕容烟”再一次和唐清婉站在对立面时,他还是会选择护着唐清婉。
  
      “没有。”
  
      满腔的希望瞬间被一盆冷水浇得冰凉,洛星宸晶亮的眸子里顿时黯淡了下来。他的喉咙困难地滚动了两下,心里苦笑,自己为何如此容易便轻信了这个女人的话?
  
      暗暗吐出一口气,洛星宸放开了她,神色也恢复冷漠:“聂小小,有些事本王可以任你去做,但有些人,不该动的不要动!”
  
      他拂袖而去,湖上忽然应景似的吹来一阵风,鼓起他的衣袖,掠起聂小小头上的发带。她拨了拨粘在自己脸上的头发,扬起那张素净的脸,竟有些惊心动魄的美!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的萧狐竟然开始相信眼前这个女人其实并无恶意,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甚至和当初的王妃很相似!
  
      萧狐是当初皇宫一个侍卫在山林间发现的孤儿,能在熊嘴中夺食,也能在狼窝**眠,侍卫将他带回皇宫养大,逐渐才摆脱了野性。但或许是在森林里生活过的缘故,他天生有着动物般灵敏的直觉,靠着这种直觉躲避了不少危险。
  
      “萧侍卫。”聂小小转过头来看着他,笑着说,“好好对桑儿。刚才我想给你说的关于桑儿的秘密是,她其实对你一见钟情!她的面皮那么薄,一定是不肯向你坦白的。”
  
      萧狐虽然怀疑着聂小小的身份,却没有从她的周围嗅到危险的气息,因此反而稍微有些缓和了:“聂小小,你是如何认识桑儿的?她进府的时候,你已经出了事,而且就算你有多大的本事,也不可能知道香囊的事。”
  
      聂小小眨了眨眼睛:“你不认识我,桑儿却认识我。你让我见见桑儿,到时候她会告诉你的。”她将桑儿当妹妹,就算知道她现在很幸福,也很想亲自见证见证她的幸福,如此自己也便安心了。
  
      萧狐从她的眼中看出了真诚,知道她没有想伤害桑儿的意思,稍微犹豫了一下:“好,今晚我带你去见她。”
  
      为了方便照顾王府,萧狐和桑儿的家离着王府并不算太远,聂小小以前去买菜时经常会路过那里。但她却没料到,就在几步之遥的地方却从来没有遇见过她。
  
      当她走到那座宅子的门前时,眼睛一下子便红了。
  
      萧狐看她定定地站在门外看着门上的匾额,问:“怎么了?”
  
      “这个名字是桑儿取的吧?”
  
      萧狐狐疑地轻轻点了点头。看来她当真和桑儿是旧识,否则不会一眼便能看出宅子的名字是桑儿的意思。
  
      聂小小笑了。原来那上面写着“木兰斋”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