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来自未来的连线 > 第77章 给你一点甜头

  “陈顾问,对不起!”
  黄茜对着陈冉深深鞠躬道:“那天是我口出不逊,态度不端正,冒犯了您,请您原谅!”
  陈冉虚扶了一下鞠躬不起的她,开口道:“起来吧,你的道歉,我接受了!”
  当日只是言语上的小冲突,对方既然上门赔礼,虽有被逼迫着过来道歉的嫌疑,陈冉也不好揪住不放。
  况且,那一天对自己态度不错的淡妆女子,也一起过来了。
  陈冉看向那位一脸忧愁的柔弱少妇,曹哲的妻子杜艳萍,直言道:“你的来意,我清楚。”
  “不过,起诉曹导演一事,是公司行为,你应该去找公司的高总求情,而不是我!”
  杜艳萍露出苦涩的表情,叹道:“我知道的。”
  “曹哲做了那样过份的事情,公司肯定早就在默默收集他的把柄了,陈顾问你和他当日爆发的争执,不过是一个导火索而已。”
  “可笑的是,曹哲还一直自以为是,还以为公司离不开他。”
  “陈顾问,公司我去过。”
  “只是……唉,那边不松口,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她用纸巾擦拭了一下眼角,眼睛红红的说:“我家曹哲这一次确实是做错了,还错的过份。无论是罚,还是打,我们都认。”
  “只是曹哲一贯的养尊处优,身体有些老毛病,还有一些艺术工作者的清高,如果被判上几年,他很可能会熬不过去的。”
  “陈顾问,你和高总的关系不错,恳请你在高总面前,替我家曹哲说几句。”
  想起当日曹哲对自己的热情欢迎,陈冉不愿让自己显的太过无情,敷衍着道:“说情的话,我会讲的。”
  “只不过这事,主要一方面,还是要看曹导演和你的态度。”
  “陈顾问,谢谢,谢谢!”
  杜艳萍一脸感激的道:“我们的态度,有!”
  “无论是卖车,还是卖房子,公司的损失,我们一定赔,一定赔!”
  把前来求情的杜艳萍几人送走,陈冉就拨通了高兮雅的电话。
  他还未开口,手机中就传来高兮雅跃然的声音,“和刘晓导演已经联系上了,并在电话里做了初步沟通。”
  “他明天会赶来临海,对公司做详细的了解和进一步沟通。”
  “陈冉,明天的会面,你要参加吗?”
  “这个会面,我就不参加了,免得你们不好谈待遇福利等方面的敏感话题。”
  陈冉步入正题,道:“曹哲的妻子刚从我这里离开,表态要认打认罚,只求不要蹲监狱。”
  “关于这事,你想怎么处理啊?”
  “认打认罚?”
  手机中传来高兮雅不屑的轻哼,“昨天她来找我,可不是这么说的。”
  “她可是一味的指责我薄情寡义,不念曹哲的往日功劳,揪住一点错处,就往死里整,说我这是拿曹哲祭旗,好竖立个人权威呢。”
  “她还说,要聘请律师,好好的与公司斗一斗呢!”
  陈冉就有些愕然,高兮雅所描述的,一点都不符合杜艳萍楚楚可怜的柔弱形象啊。
  “她真的是那样说的?”
  “我还能骗你不成!”
  高兮雅语气不屑的道:“估计曹哲和他老婆没想到,他忠心耿耿的属下们会全部反水,把责任都推到了他身上。”
  “高达一千多万的案值,足够让曹哲在监狱里待上几年了。”
  “或者是见事终不可为,他们才急忙转变了态度。”
  真不愧是艺术工作者啊,这柔弱与彪悍的转变,或许就是在一念之间。
  陈冉暗自感叹了一句,继续询问:“这事,你想怎么处理啊?”
  一声感叹从手机中传出,“陈冉,我有些小看这两口子的人脉关系了。”
  “我告诉你,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不下十个人亲自到我这里,替曹哲说情了。”
  “父亲也给我打电话,说这件事过得去,对方有个交代就可以了。”
  “或许,这就是做培训学校的优势?”
  高兮雅的忿忿声,从手机中传出,“死罪可免,活罪难饶!”
  “他们要得到谅解从轻结案,公司损失,还有赔偿,就必须一分不少的给我吐出来……”
  结束了与高兮雅的电话,陈冉来到厨房,就见陆瑶忙着给夏思葳打下手,清洗蔬菜呢。
  “今晚,你要练习做什么新菜啊?”
  陆瑶举起手中正在清洗的辣椒,显摆道:“还是做青椒鸡蛋饼啊!”
  “我要把这一道菜做好了,才去学新菜。”
  “陈冉,你应该庆幸,我明天就回家了,不然你就得天天吃青椒鸡蛋饼。”
  夏思葳轻笑道:“做菜就是一个熟能生巧的过程,瑶瑶的进步已经很大了。回家接着练习几次,就应该可以了。”
  “哎,瑶瑶,你这次回家,要等到九月开学再来临海吗?”
  陆瑶摇摇头说:“不会那么迟,肯定会提前来的。”
  她又笑道:“我妈这次打电话把我喊回去,她说是想我,说不定没过几天就烦我了,把我早早的赶出家门也说不定呢!”
  夏思葳呵呵一笑,深有同感的道:“我上大学时也这样,放假回家的头几天,亲的不得了。但几天之后,就恨不得我从他们眼前快点消失。”
  “只是一出来工作了,一年拢共也在家里待不了几天。”
  “唉……”
  感叹了一句夏思葳,想起一事,道:“陈冉,秦歌发消息说,今晚要加班工作,就不回来吃晚饭了。”
  陈冉嗯了一声,也开始帮忙做晚饭……
  深夜近十一点半,待在书房的陈冉,放下书,就准备去洗漱休息,就看到门被轻轻的推开,穿着清凉睡衣的陆瑶,探头探脑的进来了。
  见陈冉还没有休息,她咬了咬嘴唇,轻轻关上门,小步小步的挪着,微微低着头,脸红红的,小声道:“奶奶和小蕊都睡着了!”
  看着陆瑶羞涩小意的模样,陈冉就觉得心跳,骤然加快了不少。
  口也干,舌也燥!
  担心的事情,终于来了!
  陈冉本以为,自己的意志力还是非常可以的,完全可以抵挡住美色诱惑,更何况陆瑶的美色,还是打了一定折扣的。
  但是,当陆瑶就这么的来到身近前,他却发现,自己一点抵抗的意愿,都没有!
  这就是源自欲望和本能的驱使?
  陈冉结结巴巴的道:“陆瑶,那个,那个,你来的有些突然,我没有做准备……”
  话虽这样说,下一步他就噌的站了起来,急切的道:“我这就去通宵便利店买一盒!”
  “买一盒?你想什么美事呢”
  陆瑶的脸色更红了,娇嗔道:“我还没好利索呢!”
  “我明天就回家了,这次过来……这次过来,只是给你一点甜头……”
  她似乎也是在说服自己,重复道:“嗯,只是给你一点甜头!”
  听陆瑶这么说,陈冉心中就升起浓浓的失望,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他双手紧紧的抱住陆瑶,迫不及待的问:“什么样的甜头?”
  忽然间,书房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这吓得陈冉和陆瑶像受惊的兔子一般,各自后跳了一步,面面相觑,有种做了坏事,被班主任和家长抓了现行的感觉。
  慌乱间,就听到夏思葳着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陈冉,秦歌出事了,被送进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