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诡异灵差 > 第0036章 喝酒莫开车

  若是给郭大夫吊唁,屋里正中间理应摆放着他的黑白照片。
  但现在屋里摆放的却是别人的照片。照片上的人脸,血肉模糊十分恐怖,根本看不出来是谁。
  梦林心想:这是谁选的照片?死者为大,按说他们应该找一张看起来比较祥和的照片,怎么这么不讲究。
  “呜呜……”梦林正纳闷呢,只听田婶冲着那照片连哭带喊地说道,“你可真是孝子啊,活着的时候总说自己没尽够孝心,现在好了,自己直接去那边陪他了。”
  田婶说着还从地上拿起一张照片,她把照片举到桌上照片的对面,继续说道:“你看看,你儿多孝顺你。要不是因为你,他会出去借钱吗?
  要不出去借钱,他会出车祸吗?”
  田婶一番话把梦林说得一头雾水,他心想:借钱跟出车祸有什么必然联系吗?
  “死者莫非是郭付栋?”无道看着照片后面的水晶棺好奇地说道。
  放照片的桌子后面,摆放着两副水晶棺。其中一个里面放的是郭池,另一个是郭池的儿子郭付栋。
  郭付栋死得确实突然,要追究他的死因还要从几天前说起。
  那日,无道帮郭付栋解除了家里闹鬼事件后,他就一直想着给郭池办场葬礼。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田玉芬,田玉芬听后一百个不愿意。说到底,田玉芬就是不愿意花钱,毕竟出次殡里里外外要耗费不少钱。
  郭付栋为了以后能过上消停日子,就跟田玉芬承诺,出殡的钱他自己想办法。
  虽然郭付栋终日游手好闲不干正经事,但是跟他臭味相投的哥们儿,他还是有几个的。
  郭付栋把郭大夫的遗体安置在水晶棺后,就打电话叫上自己几个哥们一起出去喝酒。
  “二狗,有空没,叫上小刀,我请你们吃饭。”
  “诶呦,栋哥,是不是又捡到金子了?”
  “我捡你二大爷。”
  “嘿嘿,要不怎么突然这么大方,还想起请我们几个吃饭?”
  “请你吃个饭还这么多废话,再说我可不请了。”
  “别别别,跟你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等着我这就叫上小刀去找你。”
  “不用来我家了,咱们老地方见吧。对了到时候开上你那路虎,哥几个出去一趟也显得有面子不是。”
  “得嘞。”
  二狗开着他那路虎,在胡同口捎上郭付栋,几个人就去了那家他们常去的餐馆。
  “想吃什么菜,随便点。”几个人刚进了包间,郭付栋就跟个服务员似得热情招呼上了,“酒是喝啤的还是喝白的?”
  “要喝就喝白的,喝什么啤的。”小刀看着郭付栋说道。
  “我要白加啤,嘻嘻。”二狗笑着说道。
  “行,那我去要几瓶酒,你们先点着。”
  都说这人以群分物以类聚,果不其然。二狗和小刀都嗜烟酗酒,两人看起来都瘦骨嶙峋的。
  郭付栋出了包间后,两人便开始议论起来。
  “你说这傻大壮,今天想起什么来了,怎么突然要请咱俩喝酒啊?这要照以前,喝酒要不是说好别人买单,他都是能躲就躲。”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等着吧,他找咱俩指定有事。”
  郭付栋从柜台要完酒正准备回包间时,恰巧碰见个老熟人。这熟人不是别人,正是和他一个胡同的谢悠悠。
  这要是其他人,郭付栋肯定是能避开就尽量避开了。一看是她,他就忍不住上前去调侃了几句。
  “吆,这不是谢大小姐吗。怎么今天一个人来这吃饭啊?你傍的那大款呢?”
  谢悠悠没理会郭付栋,她径直走到柜台前对服务员说道:“给我拿瓶那个白酒,再给我做份葱香猪蹄。”
  “诶呦,挺会享受啊,看来最近小日子不错啊。谢京辉生前没少给你好处吧?”
  “郭付栋,”谢悠悠实在听不下去了,生气地对他说道,“你是不是闲的没事干啊?”
  “吆吆吆,还生气了哎。你自己做出那种见不得人的事,还不让别人说了?”
  郭付栋见谢悠悠不再说话,便继续说道:“据我所知,谢京辉跟你可是近亲啊。近亲之间可是不能……”
  “郭付栋你够了!我今天真是倒了血霉,碰上你这个无赖。”谢悠悠说完就拿着酒和菜转身离开了饭店。
  饭店此时来来往往有不少人,郭付栋被谢悠悠骂的下不来台,便看着她的背影说道:“嘿,你跟谢京辉乱搞,你们才是狗男女。还我无赖,呸,不要脸。”
  郭付栋说完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回包间。
  “怎么去了这么久?”小刀看着郭付栋好奇地问道。
  “哦,刚在外面碰到了个老熟人。你们菜都点好了吗?”
  “嗯。”
  “行,那就上菜吧。”
  吃饭间郭付栋借着酒劲儿把自己想跟他们借钱的事说了出来。为了博得他们的同情,郭付栋说着说着还抹起了眼泪。
  “我那老父亲,这一生救死扶伤,做了那么多好事儿,没想到这么早就走了。呜呜……”
  “栋哥,你也别太难过。生老病死自然规律,你要节哀啊。”
  “嗯,我就想,呜呜…我就想让他老人家,走的体面点儿。”
  “栋哥真是大孝子啊。”
  “什么孝子不孝子的,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哎……既然栋哥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我要不帮,那就特么不是人。”小刀说完一口把酒闷了。
  “帮,得帮。栋哥,我老婆管的严,不过我身上还藏了点私房钱。”二狗掏出钱放到郭付栋面前说道,“你先把这收下,多少都是我的一点心意。”
  “有你们这两个兄弟,我郭付栋这辈子就算没白活。来,我把酒干了,你们随意。”
  郭付栋说完也一口把杯中的酒给喝干了,他那酒杯大,差不多能成半斤酒。
  就这一样,几个人你一杯我一杯,一直喝到了深夜。
  “二狗,你行不行啊,不行我来开。”郭付栋说着一把抢过了二狗手中的钥匙。
  二狗和小刀都喝的晃晃悠悠的,他们见郭付栋非要抢着开车,就准备打开车门坐到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