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花掉1000000亿 > 第188章 因为花不完啊
    高青松决定走之前就已经了解到了家里的大概情况。
  
      没着急走反而留在音乐现场忙到最后,是因为了解过后他知道自己伸不上手,也帮不上忙。
  
      即便后来决定回来,也是给自己一个交代,回来之后发现自己果然屁用都没有,于是就回了乡下在爷爷这呆了起来。
  
      如果没有意外,二十天之内,早已注定的结局就会发生。
  
      但卖了几天瓜之后,他发现这样的日子也不错。
  
      一般失败者都会这样安慰自己
  
      高青松算不上失败,因为毕竟公司和家业也不是他奋斗来的,但落差感还是足够明显的。
  
      他知道以前自己很随手买的东西,以后买不起了。
  
      他知道以前自己以后可能要靠自己养活自己了,而卖瓜挣的这点钱他总觉得卖一个月还不够出去吃一顿饭的。
  
      当然最大的落差感来自苏瑜。
  
      以前能追,现在不能追了。
  
      可是自己真的好喜欢啊,好烦啊。
  
      烦归烦,生活还是要继续,高青松就这样在老家的土路上开着小货车,穿着gui,卖了好些天的瓜。
  
      然后一个电话,命运忽然反转。
  
      苏瑜踏着小高跟来了,一把揪住了他的衣领子,暴吻了他一通,口红的蹭到了他腮帮上,回家洗了半天,但真香啊。
  
      张小剑喝着小酒坐在了他对面,和他说“一百亿我真能拿。”
  
      不要怪此时此刻,盘腿坐在矮桌旁的高青松不仅双腿有些麻,全身上下都有些麻,毕竟幸福来的太快太突然。
  
      只是,感动归感动,为了苏瑜他可以以后去奋斗,但又怎么敢要张小剑的一百亿?
  
      回过神来之后,高青松连忙摇头道“你真敢给,我也不敢接啊。”
  
      张小剑眨了眨眼睛,吃了一颗花生米,一边嚼一边道“有什么不敢接的?”
  
      “真接不了。”高青松严肃回道。
  
      张小剑举起酒杯,三老爷们又抿了一口,他道“我肯定不能白拿钱啊,我是有构想的。”
  
      “什么构想?”白杨和高青松齐齐问道。
  
      张小剑盘腿盘的也有些麻,改成了蹲着。
  
      蹲在炕上的他吃花生米有些上瘾,也不急,又扔进嘴里一颗,指了指窗户外道“我觉得一家房地产公司重要的不是看一年能盈利多少。”
  
      “那看啥?”白杨一歪头,问道。
  
      张小剑回道“要看房子的质量好不好,小区的物业是不是服务到位,景色是不是可以让人心情愉悦,价格是不是可以不那么高。”
  
      高青松和白杨对视一眼,忽然觉得这话有些耳熟。
  
      张小剑越想越觉得对劲,单手一拍桌“对,就这样,做一家不赚钱,只为人民服务的房地产公司!”
  
      果然
  
      和特么音乐现场一个套路。
  
      高青松揉了揉太阳穴,反问道“张小剑,你这人怎么就这么不爱赚钱呢。”
  
      张小剑一听这话,眼泪都差点下来,想起之前赢了洪辛书一万块钱就虚弱的要死的模样,那是真难受啊。
  
      当然,这话不能说,他只好忍住泪水装了个逼“因为钱多的花不完啊”
  
      —————
  
      张小剑的钱的确花不完。
  
      这几个月他的小农思维有所提升,因为他成了剑行娱乐的老板,开办了基金会,投资了上海魔能。
  
      有时候张小剑就会想,自己的钱到底还能做什么事?
  
      当听到高青松说他家是干房地产开发时张小剑的眼珠子就亮了。
  
      因为他曾经很没钱,很普通,普通到了尘埃里。
  
      在那个时候,压垮他的不是因为自己或许很努力,但屁用都没有的现实,而是发现自己无论怎么努力,好像都买不起房子的事实。
  
      当代社会似乎每一个普通家庭出身的年轻人都在负债前行,房贷,车贷,各种贷。
  
      所有人都好像已经习惯了
  
      习惯了每个月的工资要先扣一半,习惯了从花呗借点撑过这个月,习惯了信用卡每月都还最低还款额,越还越多,好像永远都还不完。
  
      张小剑解决不了这么多事。
  
      但他觉得盖楼这事儿,好像自己可以做一做。
  
      房价能压多低这是专业方面,他不懂。
  
      但他希望他能建出质量很好的房子,花园似的小区,能有些优惠政策给年轻人们,能有些温暖让他们觉得好像自己咬咬牙真的也能买一套房子。
  
      这事能做做看。
  
      但他需要绝对的掌控权。
  
      因为怕是没有房地产公司的董事会会同意他干这样的事儿。
  
      所以,张小剑觉得这事儿对于高青松来说不是帮助不是施舍,只是自己的异想天开,而且这里面涉及到了多方面的专业事情当然要从长计议。
  
      今天晚上不需要从长计议,张小剑对高青松道“先喝酒,明天把你爹叫来,我们俩聊过再说,没准你爹还不同意呢。”
  
      高青松一举杯“先喝酒吧。”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农夫山泉塑料桶的自制小烧下去了一半。
  
      老太爷的院子大,屋子多,喝完酒高青松给张小剑和白杨安排到了一间坐北朝南的屋子中,整洁干净,除了炕有点硬其他都不错。
  
      苏瑜被安排到了旁边的一间小屋中,高青松和她在里面说了会话。
  
      张小剑和白杨从窗户探出头等了片刻就看着高青松走了出来,还带上了门。
  
      他俩当然吹起了口哨。
  
      白杨道“这么快就出来了?”
  
      “太快了,这还没到一分钟呢。”
  
      “你也不行啊,老高。”
  
      “我看除了屋里除了小烧还有药酒,不知道泡的是什么鞭,明天咱喝这个。”
  
      高青松一笑,风轻云淡的一转身道“今晚你俩互肛我就不打扰了,明儿见。”说完走了那叫一个潇洒。
  
      张小剑和白杨又骂了两句也回了屋里,躺在硬邦邦的炕上有点睡不着,张小剑拿起手机给叶墨竹发了一个微信。
  
      然后看到微信里二姨发来的回信。
  
      今天下午开车到这时张小剑就给二姨报了平安,说今天在省城晚上就不回去了,二姨当时没回,不知道在忙什么,现在回了,是一句‘那顺道去看看你哥和你嫂子。’
  
      哥和嫂子?
  
      张小剑一愣,想起了哥,终究没想起嫂子是那位。
  
      记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