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庙堂王孙 > 第八十一章 不得已的嘱托

  越归鸿前脚刚走,孟旭升后面紧接着就跟了上去。
  此时,一楼的大堂里面就张得财一个人在那里吃饭,只见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坐在凳子上也没个好姿态。
  忽然,当他看到越归鸿缓缓走下了楼梯,而且仿佛是在冲他微笑,这下倒好,弄得他整个人都有些坐立不安了,他从小到大二十来年,可是从未没见过如越归鸿这样惊世骇俗的美女。
  张得财的视线一直盯着越归鸿看,眼光之中尽是欣赏之意,整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坐了端正,可见美人关还是难过。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佳人玉剔,绝世独立。
  越归鸿的笑容,只怕没有几个男人是可以抵挡住的,她走到张得财的桌前就停下了脚步,细声道:“这位公子,我有一事不明,可否告之?”
  “当然可以啦,姑娘你有什么事要问我的雅。”张得财笑脸盈盈,即刻起身,上前一步,平时像是个化外之民的他居然也会行礼,倒还真是少见。
  越归鸿道:“看公子的样子应该是个见多识广之人,想必懂得多少,所以不瞒公子,我此番是要去一趟郕国,但是此地我是第一次来,所以我想问问,我出了南丰城以后,大约要多少时日才能到达郕国的边境呢?”
  “哎呦,难道姑娘你也是郕国人啊?”
  “嗯,算是吧。”越归鸿轻轻点头,而且音量极低,“我祖上原是郕国人氏,后来侨居于夏国,此番回去也是为了去亭章祭奠刚刚过世的远房长辈,听公子方才之言,难道公子也是郕国人?不知家在何处呢?”
  “是啊,是啊。”张得财想都没想就直接脱口而出,“我也是准备跟朋友从南丰绕道回去,我们两个是池州秋浦县人氏,这不两国正在交战么,所以千万要保密啊,只要出了南丰大概半个月左右就能到达郕国边关了,放心吧,很快的。”
  “原来如此,多谢公子指教,我还要急着赶路,那就先告辞了。”越归鸿心中窃喜,此人还真是好对付,既然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也就不必再浪费时间了,于是就稍稍行了一礼,嘴角轻轻翘起,红唇微张,又是对张得财露出了迷人的一笑,让他看得目眩神迷,心神荡漾,魂都找不着北了。
  张得财目送她上了门口一辆马车,而且临走还冲她挥了挥手,但是对她的真实动机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反而好像是在享受着二人刚才的一番邂逅。
  孟旭升暗地里头看了半天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刚才说了些什么,见到越归鸿是真的走远了他才现身走到张得财的面前,谁料张得财仍然意犹未尽,一边欢喜的笑着,一边也是感叹着,“哎,没想到,没想到啊,天底下居然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就好像小时候常常听人说那月宫里面的嫦娥仙子那样美丽,真是要了命啊,嗯,这夏国还真是没有白来,嗯,没有白来,总算是有收获了。”
  “瞧瞧你现在的样子,真是一副好色之徒的嘴脸。”对此,孟旭升也是觉得无力吐槽些什么,“怎么,难道你想娶人家啊,还是算了吧,我小时候也听人说过,色字头上一把刀,尤其是你这样的人更是得小心了,红颜祸水可不是开玩笑的,指不定哪一天你就淹死了。”
  “那又怎么样,男人好色有什么错。”张得财对他的劝告显得满不在意,“就算是让我死在这种女人的手中,那我也无怨无悔,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都说丑女多福,你这么怕死将来找个丑女就得了。”
  “算了,不说这个了。”孟旭升不想再和他就这些事争论了,坐下以后也是赶快先吃点饭,随口问道:“得财啊,我刚刚看你和那个女子在说话,你们两个人到底讲了什么啊。”
  “不能说,不能说。”张得财摇了摇头,嘻嘻笑了笑,“那是我和他之间的秘密,你一个外人就不用知道许多了。”
  “呵呵,就你?还你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真是够有趣的。”孟旭升又问了一遍可他还是不说,无奈,只得苦笑一声,“那你知道那个女子叫什么名字么?”
  “不好!”张得财猛地一拍脑门,极是懊恼,“我竟然将这事给忘了!”
  吃完饭之后,张得财便端了些饭菜上了楼去给陈守义吃,而孟旭升就没有急着回房,现在毕竟大白天,刚刚过了午时不久,回去也是无事可做,他一个人就除了客栈到城门口附近转悠了一圈。
  看着那几个守城门的士兵各个都在那里犯着困,打着哈欠,但是城头上的兵卒却各个精神抖擞的很,手中的弓箭也是蓄势待发,随时准备对付意欲不轨之人。
  孟旭升待了好长一段时间,但也没看见一个人出城,南丰城是边关城市,出去了就等于离开夏国,寻常老百姓都在城里面待着根本就没有理由出城,所以大部分出城的人要么是商旅,要么就是官家的人,再或者就是官家专门指派的农夫了。
  孟旭升此刻就在想,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混出去呢,看着墙上贴着的告示还有画像,根本就将所有的路都给堵死了,哪怕是让陈守义现在剃了头发,刮了胡子扮作一个僧人只怕也是无法瞒过所有人的双眼,这可让他有些发愁了。
  南丰城两面均为高山阻隔,要想走只有通过眼前的这道大门,虽然尽在眼前,却犹如远在天边,只能看过,却难以走过。
  半晌以后,孟旭升才回到了客栈,可刚到门口不远的地方就看见有十几个人正在离客栈大约百步的地方就准备下马,他立刻缩了回去,而那为首之人就是游楚辰。
  他的动作果然迅速,比孟旭升预想的还要快了一两天,而且看样子他之所以选择在较远的地方下马就是为了防止自己一行人的动静会过早的被人给发现了,可谓心思缜密,想得周到,当真没有低估了他。
  孟旭升知道若是从大门走肯定会被游楚辰给看见,到那时候可就不好对付了,于是他立马绕路狂奔到客栈的后门,随即抢先一步上楼来到张得财的房中。
  陈守义看孟旭升神色匆匆心里头就猜到了大半,“怎么,他来了?”
  “嗯,他来了,此刻就在楼下。”孟旭升点了点头,然后将窗户推开了一条小缝隙,这间房是与孟旭升的房间对门,所以通过这扇窗户就能看到后院的情况,只见到游楚辰已经安排了两个体态健硕的大汉守着后门,也就是说,这家客栈现在已经是被团团围住。
  说来也对,按照夏国的制度而言,老百姓自己的家是不能留宿外来之人的,违者要处以重罚,除非你有权有势那就另作别论了。
  南丰城本来就不甚富裕,人口也少,所以此地能够提供外来人住宿的地方也是屈指可数,一只手就能数的清了,而城门附近的客栈只有这一家,想必游楚辰心中肯定是很有把握的。
  孟旭升思忖了片刻,郑重叮嘱道:“你们两个待会就在房里莫要出声,除非我开口,切莫轻举妄动,想要硬拼是不可能的。”
  “好,你放心吧。”两人这便点了点头。
  说完,孟旭升就离开了他们的房间,然后就进了自己的房间,他屏息凝神了一阵,两耳仔细的听着过道走廊的动静,过了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听见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而且还不止一个人,随着声音越来越近,他深深舒了一口气,接着就打开了自己的房门往外走去。
  另一面,孟旭升刚刚出门,那陈守义便赶忙从床底下摸出了两把短剑,这个是他防身的兵器,他取出来之后还分了一把给张得财,随即细声道:“张兄弟,若待会出了什么事的话,不必管我的死活,我图都不发过于竭尽全力保你们杀出去,你们两个一定要想方设法活着离开,嗯,以孟兄弟的智慧应该可以做到,还有,我给你的这把剑至关重要,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到时候也请你务必将其转交给孟兄弟。”
  “哦,知道了。”张得财点点头,再看了看手里的短剑,很是普通,“可是陈都尉,你总该跟我说说这把剑有什么不同的,到时候真的出了事我也好告诉阿升啊。”
  “嗯,也好,那我就告诉你吧。”情况紧急,陈守义虽然不太看重张得财,但是也觉得没有时间可以犹豫了,“这剑墩可以取下,那东西就藏在里面,要是我不能活着回去,你就将剑柄之中的物件交给孟兄弟,然后让他带着物件去上方城的余梁瓦舍去找那里的主人,到时候他自会明白一切,说实话,孟兄弟如此足智多谋,聪慧过人,若不为官,一辈子默默无闻只做个小兵卒的话,那可真是太可惜了,我又岂能坐视不管呢。”
  “陈都尉,你的意思是说,你想提拔阿升当大官?就凭这宝剑里的东西就行了么?”张得财问道。
  “算是吧。”陈守义微微一笑,解释道:“我虽是都尉,但我真正的官职可是比你们那个覃州刺史还要高,姚相也得算是我的下属了,我此番来盘龙城也是为了替朝中的大人物办事而已,对于孟兄弟,我甚是欣赏青睐,就算我不死,也定要请他与我一起去京城,可若是我真的必死无疑的话,那就让他带着这把剑去京城,到时,我的主子见到里面的信物自然就会明白其中的意思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放心吧陈都尉,我一定记得你的话。”
  张得财听完默默点头,心中若有所思,但局势紧急,也只能暂且放到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