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刀光如月映九州 > 第三十四章 龙焰剑,映月刀

  凤九霄起得很早。
  他结过了账骑上踏雪便沿着官道向南驰去。
  清晨有雾,还很浓,五丈之内不可辨物。
  因此踏雪速度不快。
  路两边芦苇、杂草丛生,皆有一人多高。
  所有的杨树、榆树、柳树都早已经开始掉叶子了,树冠稀稀疏疏残缺不全,满地的叶子已枯黄,天地间已有萧索肃杀之意。唯有榕树叶子还在坚守阵地。
  不知不觉秋天竟已来临多时!
  再过十天便是八月十五中秋佳节了!
  逝者如斯夫!
  隐约看见前面似是一片树林,官道恰好从中贯穿而过。
  万籁俱寂。
  白雾茫茫。
  凤九霄凝神倾听周围声音。虽然没有明显的动静,但他有种强烈的直觉,前边树林里有杀气。
  从马背上下来,牵马缓步而行。
  听到马蹄声由远及近,一张巨弓开始缓缓拉开,尖锐的箭头闪烁着森冷地寒光!
  常远自昨夜便隐藏在这棵高大榕树的枝干上。现在箭已上弦,引而待发!瞄准了树下官道,只等那一骑白衣现身视野!
  周围十余棵榕树、松树上都埋伏的有人,都是他常氏第三代精英。常二公子是他关系最好的堂兄,是他从小崇拜的榜样,是他心中的高山。
  弓曰落日、箭可穿云的常二哥竟然死在一个少年之手!实在是晋中常家的奇耻大辱!
  本来就想替常二哥报仇,没想到辽东凌霄城竟然派人来共商杀凤事宜!
  双方一拍即合!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常家雄霸晋中多年,年轻一代各个骄横无比,对风头正劲的武林四公子颇不以为然,与徽州天鹰堡的曾咏这类世家子弟如出一辙,总想找机会和四公子斗上一斗,将他们打败狠狠踩在脚下,向世人证明自己的厉害!
  常氏家主在常远他们临行前讲了一番话:“凌霄城燕公子这人武功深不可测,而且手下高手如云,他声势如日中天却可以放下身段主动寻求我们的帮助,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此乃枭雄之质!如果换作是你们,会去凌霄城找他帮忙吗?我想不会!你们觉得面子比什么都重要!你们需要向人家学习的地方太多!燕公子武功绝对在我之上,却丝毫没有恃才傲物之态,对你们也是彬彬有礼,这就是他柔的一面,反观他面对手下却不假颜色,字字铿锵,这就是他刚的一面!刚柔并济,恩威并施,年纪轻轻却有翻云覆雨的手腕,武林四公子岂是浪得虚名?不要让嫉妒迷失你们的双眼!记住,要善于从别人身上发现长处,并且能够谦虚地学习,无论这个人是你的朋友还是敌人!这次出去就是一次很好的历练,不过你们要记住,你们是帮忙,而不是冲锋陷阵,保住自己的性命是第一位的!仇要报,但是不能做无谓的牺牲。”
  常远脾气虽不好,但却听话。
  他对常老爷子的话深信不疑!
  因为常二就经常说要向老爷子看齐!常家能称霸晋中数十载全靠常老爷子独撑大局!年轻时靠武力打天下,老了靠智慧守天下!
  忽听那马蹄声由急变缓,最后那人竟然下马步行。
  难道他发现了埋伏?不可能!每个人都特意将气息控制到最平缓状态,即使近在咫尺也不一定能听到!
  马蹄声在逐步靠近!
  凤九霄每一步都很稳。他已经感觉到了无形的杀气,自己已经陷入了包围圈。一个由数十人围成的圈子。危险来自四面八方。前后左右都有人,现在这种感觉愈发强烈,甚至那些树上肯定也有人!
  又走了十丈,前面雾中似乎站着两个人,竟然迎面走来。
  眨眼之间,两人来到面前左边一人身材高大,一脸病怏怏,右边一人个头略矮,总是笑嘻嘻。
  左边一人开门见山问道:“阁下可是凤九霄?”
  凤九霄面无表情道:“是。”
  对方必然要确认一下目标。
  不料左边那人接着说道:“敝人病大虫司马寿,他是笑面虎上官飞虹。我们来自凌霄城。”
  要动手就马上动手吧,这病大虫居然还自报姓名,有这个必要吗?
  病大虫司马寿道:“我一直不相信你能一人连毙三狼,所以我和燕公子打了个赌,我要和你一对一生死相搏一次,我若输了,认命!我若赢了,他便把他的烈焰神龙给我!请!”
  居然还有这种武痴?
  若是一招毙了他岂不是太煞风景?
  凤九霄道:“笑面虎先生,你是一齐上还是等一会?”
  笑面虎只是笑,一言不发。
  凤九霄道:“病大虫还算条汉子,你笑面虎想着一会趁机偷袭对不对,没关系,你们这周边埋伏了不少人,我知道。司马先生,你如果总是这样不完全按照燕公子的旨意办事,小心燕公子对你心生不满。”
  司马寿眯着眼睛道:“想不到你还挺善良。你纵然武功盖世今天也必死无疑!你真的以为我会和你单挑?哈哈哈!”话音未落双袖已抖出数道寒光激射凤九霄面门!他说了半天话只不过是为了让凤九霄放松警惕罢了!如此近距离任你大罗金仙也无处可逃!一筒夺命针威力堪比九幽魔针!笑面虎也是趁机以短剑刺向凤九霄小腹!凤九霄大袖一卷,两虎顿觉劲风激荡,钢针尽数被袖子裹住后又一抖尽数回射二人!
  二人正值攻势已衰,后继无力之时,没想到凤九霄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竟然已将夺命针反射回来!二人惊骇之极慌忙后撤闪避!但仍有部分钢针透体而过!
  幸亏有护身钢甲,夺命针只是穿透了胳膊等处!否则五脏六腑都成了蜂窝!
  二人被一招逼退!
  双方差距太过悬殊!
  病大虫强忍剧痛大声喝道:“上!”
  只见四面八方忽然间涌过来数十人,竟然全都身披铜甲,铜甲之上还有加厚的护心镜!看来准备很充分。凤九霄暗自冷笑,“护心镜?有个卵用!”
  一拍踏雪宝马,踏雪立刻人立而起一声长嘶,然后快如追风逐电一般冲出圈子跑了!
  众人都死盯凤九霄,一匹马而已,跑就跑了!
  眼前这一拔有二十多人,身手看来都不错。
  笑面虎突然拔出长刀冲了过来!刀气刚猛之极与他笑眯眯的外表形成强烈反差!看来有不少人就是死在他这手笑里藏刀之下!身后同时有四道剑气攻向后心!其他人的脚步也同时向自己逼近!
  凤九霄伸出食指点向笑面虎的刀尖,用的是般若金刚指!指尖与刀尖相撞,刀身瞬间弯曲。同一刹那,凤九霄左袖回扫已将四柄长剑卷住!
  凤九霄金刚指瞬间加力,刀柄顿时倒撞笑面虎胸口,笑面虎浑身一震被撞得倒飞两丈,口吐鲜血!
  用的是铁指寸进!
  同一时间,左袖已将四剑震成无数碎片,向后甩去,四名剑客各自举手护住面门暴退!碎片如雨,将四人割得衣衫褴褛、伤痕累累!
  用的是漫天花雨!
  所有动作都在电光石火之间结束!
  其余高手虽知不敌但无一人敢后退,竟然仍是冒死进攻!
  看来燕公子已经下了死令,今日是不死不休之局!
  眼见病大虫亮出双股叉,飞身扑来猛叉自己!
  稍远处一个游流星锤隐夹风雷之势飞袭而来,速度之快、力道之猛,劲风之强,所过之处落叶竟被猛然卷起!
  凤九霄一记雷霆万钧隔空击去,一团无形拳劲迎向流星锤!两名剑客将将欺身而至,双袖一振两袖青龙分袭二人!隐约听到弓弦声响,心叫不妙!果然一枝利箭自头上贴着左耳划过射入场底!若不是自己感应灵敏,并且有护体真气,这一箭只怕要给自己破了相!
  流星锤被打得原路返回,顺便多了一声惨叫!
  两袖青龙将身后二人绞得面目全非!
  这段期间正值自己体内佛道两门真气互相牵制,如龙争虎斗,护体真气有所减弱,若是常二此时仍然活着,此时射伤自己的概率绝对翻倍!刚才那一箭和常二的手法极其相似!当时自己眼睁睁看着常二引弓发射,却硬是没有避开,身上青衫被射穿三洞,这也正是当时自己弃青衫改白衫外因之一!
  常家的穿云箭法似乎可以做到无声无息,让人防不胜防!好在弓弦声响他们现在还没有能力隐藏!
  一箭之威竟然逼得凤九霄主动闪避,竟然险些中箭!这给所有凌霄城的高手仿无疑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众高手瞬间开始了如潮水般进攻!外围又涌进三十人加入战圈!
  凤九霄忽然长啸一声,声音高亢入云,震得在场诸人耳鼓膜生疼!啸声竟然经久不息,而且越来越高!几个功力稍差之人竟然七窍流血,显然已经被震成内伤。
  又震伤了几人凤九霄才停了下来。他并不是想以啸声杀人,只是忽然遇到这么多高手围攻自己突然激发了自己潜藏的血性,不禁斗志陡生,一时兴奋不已纵声长啸!只觉胸腹间一口气呼出后说不出的畅快!
  什么凌霄城,什么晋中常家,统统来啊!
  眼见诸人神色萎缩,似乎经历了一场巨大的风暴,还没缓过神来!
  凤九霄既知今日乃是死局便不再有半点犹豫。
  一招两袖青龙,打翻三人!
  再一招六合青龙,连创六人!
  再一招剑气滚龙,绞杀四人!
  脚踏神形无影步法,左冲右突,顷刻之间已经连毙十八人!
  一掌隔空劈向常远所在的榕树,震得常远第二箭险些射杀盟友!
  一掌之威震得满树叶子如雨飘落,凤九霄看着落叶心念一动,只见两片叶子忽然如两片飞刀射向两名弓箭手,两声惨叫后从树上掉了下去。
  用的擒龙控鹤手!
  两片,再两片,凡是暴露身形的射手全被凤九霄飞叶所伤!一叶封喉!伤者立毙!
  凤九霄每打翻一名凌霄城高手的同时都以劈空掌击向树干,凡是树干上有人的必然被他雄浑强劲的内力震得站立不稳,导致暴露身形。
  一旦暴露就以树叶飞割弓箭手!常远等人不得不随时跳跃到其它树上更换伏击地点,逼得几人不得不边因运动中射箭,这就给凤九霄减轻了巨大的压力!否则以常家冷箭这个大威胁,稍有不慎就可能中箭!
  眼见联军败势已成,忽然间林间一声长啸,一道红光如天外飞仙划破雾气直冲而来!
  一剑西来!
  剑身通红,竟似有火焰流动,如盘着一条火龙!
  眨眼之间那一剑几乎刺到自己面门!
  凝聚“天时地利人和”的必杀一剑!
  出剑人判断凤九霄此时力战群雄内力必然开始衰减,我方败势既成他亦必放松警惕,浓雾未散,于五丈内欺入他近身胜算极大!
  以我以逸待劳之军攻其劳顿之师岂有不成?
  故有此一剑!
  凤九霄于间不容发间拔出映月宝刀格开了这一必杀之剑!
  格开了燕公子的烈焰神龙剑!
  刀剑相交炸出一团火星,剑身上小火龙仿佛被震得似乎欲脱剑飞走,燕公子顿时一惊!
  燕公子仔细看剑身并无刀痕不禁暗自松了口气,一剑再刺出!
  凤九霄亦审视了一下映月宝刀,与神龙剑硬碰硬之下竟然丝毫无损,果然是绝世宝刀!看燕公子的表情想必他的剑也没破损,那刚才刀剑相交撞出的那团火星是什么?
  见一剑已刺来!忙挥刀格开!
  一刀一剑你来我往瞬间斗在了一起!
  凤九霄没想到燕公子的武功竟然远在齐小侯爷之上!加上常远等人的冷箭,双方竟然斗了个旗鼓相当!
  凤九霄没有因为对方人多感到不公平,相反他觉得这很正常!
  此乃必杀局,不择手段是正常的,按江湖规矩捉对厮杀反而贻笑大方!一对一谁是对手?还不是凤某最后扬长而去?
  燕公子也不觉羞愧。要想杀人,就要彻底杀死,不给对方留下任何逃亡机会!不讲仁慈,不讲道义,不讲规矩,不讲过程,只讲结果!
  双方纠缠良久。
  除了燕公子仍然生龙活虎一般,其余地面上的凌霄城高手逐渐被凤九霄连劈带斩的没剩下几个。
  若不是手中有烈焰剑,加上常家冷箭相助,燕公子早已经倒下了!
  燕公子与凤九霄对了几掌。
  他觉得很奇怪,凤九霄的内力与他想象相差甚远,自己与其只差半筹而已,若以此功力秒杀三狼似乎要费力得多,可是看他遥控飞叶杀人的手法若非功力已经突破道家琉璃境根本实现不了。
  难道……
  难道他现在功力大打折扣?可是打了折扣的功力仍然高于我,还是没有机会!
  他的那把刀居然不怕我的烈焰剑!
  看来今日讨不了半点好处!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心念电转,一连三剑猛攻之后突然飘身而退,“凤九霄!今日失手,来日方长!”树上的常远与他早有约定,他一退,大家齐退!
  只不过常氏子弟只剩他一人而已!
  凤九霄并未追击!
  与“穷寇莫追”无关。他毫无顾忌。
  只是没有“赶尽杀绝”的念头!
  赢鼎天能将我当成砥砺武道的试剑石,我又何尝不可将燕大公子当成我的磨刀石?
  欢迎来搞!
  这一役,凌霄城又损失两条老虎,四条狼,二十八狐。
  这一役,晋中常家除常远以外十一精英全军覆没。
  此役凌霄城封锁了消息。晋中常家封锁了消息。
  凤九霄没有逢人便说的习惯。
  此役,多年以后才被江湖中人知晓。
  凤九霄撮口吹了一下口哨,希律律一声马鸣,踏雪自远处风驰电掣疾奔而至。
  雾仍未退,前程依旧朦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