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
  听到苏彩虹平静,不起任何的情绪波动的讲诉起如何斩杀被感染丧尸病毒的躯体,阮逸轩不由联想到了苏彩虹在她的那个世界,如何奋力对抗一波又一波丧尸围攻的艰辛。
  “在你原先的那个世界,你……”
  苏彩虹闻言,抬头望向了阮逸轩,见他眼眸中充满了疼惜,苏彩虹笑着摇摇头,开口说道:“刚开始的时候,对于丧尸的出现,我很惶恐,很害怕,也很无助,眼睁睁地看着身边的亲人、朋友,熟悉的,不熟悉的一个个倒下,一个个成为要吃掉我的丧尸,我曾经也沮丧得想被丧尸咬上那么几口。这样,我就不会痛苦了,可当这个念头蹿出来的时候,看到已经成为行尸走肉的人们,这个念头就不由自主地消散了。因为我是人,我不想成为没有灵魂的躯体,也不想把自己变得这么的懦弱。后来,等我慢慢适应了周围充满了丧尸的世界,我的性情也跟着改变了,变成宁愿跟丧尸搏命,被丧尸杀死,也不想把自己当成食物,送到那些丧尸的嘴里。”
  说到这里,苏彩虹想到了空间的事情。
  刚才在客栈的时候,苏彩虹没有避开阮逸轩,隐瞒空间的事情,就是想找个合适的机会,把这件事情坦白地告诉阮逸轩,因为在对付刘员外时候,她肯定要拿出空间里的东西,所以与其让阮逸轩猜测,还不如自个儿主动说出来,她有什么。
  如此,阮逸轩在紧要关头,需要什么的时候,也能够主动向她开口要。
  在刚刚,她时不时地侧头望向阮逸轩,就是做好了开口的准备,结果被阮逸轩给打岔了。
  不过,现在说也不迟。
  而且,时机刚刚好。
  苏彩虹就对阮逸轩说道:“丧尸很厉害,而我刚开始是很弱的,只能拼命地跑,拼命地跑,根本没有反击的能力,而且这跑步是要体力的,丧尸没有出现的时候,我是属于那种能够坐着就不会站着,能够躺着绝不会坐着,所以不仅体力差,体质也不好。因而,丧尸来临初期,我吃了不少的苦头,不过好在次次都化险为夷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阮逸轩微微一顿。
  他是个一点就通的聪明人,知道苏彩虹这是在说她身上隐藏的秘密,为什么能够凭空在手中变出东西来了。
  对于苏彩虹的坦白,阮逸轩很高兴。
  因为他觉得这是苏彩虹已经完完全全的接纳他了,肯把自己的最后底牌给亮出来。
  所以,阮逸轩顺着苏彩虹的话,说道:“你说,我听着。”
  苏彩虹侧着脑袋想了想,然后伸出右手来,从空间里把催泪喷雾剂拿了出来,递给了阮逸轩说道:“这是个能够催人眼泪的东西,至于威力的话,你已经见过两次了。一次是在山上的时候,我哭不出来,就是悄悄地用了这个,另外一次就是今天白天时候,对那个张二豹偷偷使了这个,让他眼泪流个不停,吓唬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