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逸轩、苏彩虹回到了客栈。
  游立辉、苏春芳,还有苏启实已经在客栈里了。
  见到他们回来,苏春芳连忙迎上前去。
  苏彩虹笑着对苏春芳说道:“小姑,我们回来了。”
  “苗府好玩吗?”苏春芳问道。
  苏彩虹面不改色的撒谎,说道:“挺好玩的,苗夫人是个很慈祥和蔼的人,苗小姐则是漂亮大方,并没有因为我是平民百姓就轻视我,对我非常的照顾,我在苗府里待得非常开心。”
  苏春芳听了,在心里松了口气,脸上露出笑容来,说道:“这就好!这就好!我原本还担心着你会在苗府里待得不自在的,你能够跟苗夫人、苗小姐相处得很好就好。”伸手拉着苏彩虹进房间坐下,一低头看见苏彩虹的鞋子上沾满了泥土,苏春芳就不由困惑的问道:“你跟苗夫人、苗小姐是去了哪里?怎么鞋帮子上还有泥的?”
  苏彩虹顺着苏春芳的目光,也低头看了看。
  糟糕!
  这是在山谷里踩上的泥。
  在进客栈之前,她忘记把鞋子给弄干净了。
  阮逸轩见了,就对苏春芳解释说道:“苗夫人非常的爱花,苗小姐为了能够哄苗夫人高兴,就拉着彩虹亲自去花园里种花了,所以鞋子上就沾上了泥。”
  这个解释很合情合理。
  苏春芳没有任何的怀疑,点点头,符合着阮逸轩的话,说道:“苗小姐很孝顺呀!”
  为防苏春芳会再发现什么疑点来,苏彩虹主动问苏春芳,说道:“小姑,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天色也不早了,避免我们晚上赶路,还是早点出城回家吧。”
  “就等着你们回来呢。”苏春芳说道。
  苏彩虹就对阮逸轩说道:“那你跟萧南溪说声,我们要回家了。”在阮逸轩离开房间之前,苏彩虹悄悄地递给了阮逸轩一瓶风油精,这风油精能够让熟睡的萧南溪瞬间清醒。
  等阮逸轩从萧南溪的房间里出来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
  苏春芳就问阮逸轩说道:“怎么这么久?”
  阮逸轩说道:“萧南溪的妹妹丢了,后来好不容易找到了,但是他妹妹……哎!具体的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反正很麻烦就是,我就多耽搁了一会儿,安慰他,给他出点主意。”
  “原来是这样。”因为苏启实的失踪,苏春芳也是心力憔悴的,现在听阮逸轩说,萧南溪的妹妹也失踪了,虽然找到了,可情况不乐观,苏春芳的心里不由升起了股同病相怜的感觉,不由对阮逸轩说道:“如果萧南溪他妹妹的事情,我也能够帮上忙的话,你就尽管跟我说。大家都不容易,能够帮忙的就帮忙。”
  阮逸轩点点头应下了。
  苏彩虹私下问阮逸轩说道:“萧南溪那边怎么样?有对我私下去山谷的事情而不满吗?”
  阮逸轩说道:“刚开始是有点,不过听说你给良民喂了毒药,威胁他要把桃花给照顾好,萧南溪就只剩下感激了。我让他在我们回乡下这段日子,好生盯着刘员外府的动静,并把刘顺子的那条线交给了他,看看能不能混进刘员外府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