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借口找得真是好!
  苏春芳根本没法拒绝。
  不由得,苏春芳又狠狠瞪了几眼游立辉,然后对阮逸轩说道:“那麻烦逸轩了,晚上跟启实睡一个房间,我现在就去给你们铺床去。”
  阮逸轩忙阻拦,说道:“不用!不用!立辉嫂,铺床我会,我自己来就好。”
  说罢,绕过苏春芳,往房间里走去。
  在经过苏启实的时候,还不忘把他给带走。
  游立辉就对苏春芳说道:“逸轩这小子是真的不错!还没跟彩虹怎么样呢,就先主动地照顾起未来的大舅哥,让彩虹减轻了不少压力和负担,这说明逸轩是真心的喜欢彩虹。”
  苏春芳没有接话。
  她只指着游安笑、游安康说道:“这俩小家伙玩闹得全身都是汗,你这个亲爹帮他们洗洗吧。你总不能还指望着谁,帮你洗吧。”这话里的谁,当然指得是阮逸轩了。
  游立辉知道苏春芳这是在挤兑他。
  笑了笑,张开双臂把游安笑、游安康搂抱在怀里,说道:“我的乖乖们,爹给你们洗澡!”
  游安笑、游安康各自趴在游立辉的肩膀上,咯咯直笑。
  苏春芳无奈地摇摇头。
  晚上,苏彩虹跟阮静宜同睡一张床。
  阮静宜背靠着墙面,双手托着下巴,望着苏彩虹。
  苏彩虹没法无视,就侧了侧身子,问阮静宜道:“怎么了?”
  阮静宜说道:“彩虹姐姐,你真的辛苦了!”
  “辛苦?”苏彩虹不明白。
  阮静宜点点头,说道:“是,哥哥喜欢上你,你太辛苦了。之前当着哥哥的面,我不敢在他面前说这话,现在就只有我们俩个人了,我就可以大胆的把心里的话告诉你了。我哥哥不仅脸皮厚,有些时候还非常的自傲!脾气其实也不是很好的,虽然在别人面前,总是很有礼貌的样子,其实私底下他特别的睚眦必报,有时候连我也不敢惹他。之前,我看着哥哥身边围绕着那么多的姑娘,我就会想哥哥将来的媳妇会是什么样的,谁会这么倒霉的做我哥哥的嫂子,我还在心里悄悄地替未来的嫂子默哀了几下呢。”
  “噗!他有这么恐怖吗?”苏彩虹笑着说道,还问道:“那你现在心里,是不是也在默默的为我默哀?觉得我很倒霉?”
  阮静宜重重地点头,说道:“那是一定的!”
  苏彩虹就伸手摸了摸阮静宜的脑袋,说道:“那多谢你的默哀了。不过,你哥哥没有你说得那么的恐怖,人嘛总是有自己的小脾气的,尤其是那种自身比较优秀的那种,自傲那是难免的。还有的就是,你哥哥不是那种会随便欺负人的那种,如果他出手了,那肯定是别人的不对,别人先惹到他的。我们虽然不能主动惹事,可也不能怕事,别人欺负我们了,当然是要还回去的,当软柿子的话,只能一辈子被别人捏。”
  听到苏彩虹这话,阮静宜眼眸里的亮光渐渐扩大了起来。
  她说那些话,其实只是在考验考验苏彩虹。
  看看她会不会因此退缩。
  或者是出声责怪她。
  更阴险点的就是悄悄跑去她哥哥那里,告她的黑状。
  结果,苏彩虹全都没有,还一个劲地在她面前,替她哥哥解释。
  阮静宜很满意苏彩虹的反应。
  这回是真正的把苏彩虹当成了她的未来嫂子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