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小媳妇说起苏玉兰的时候,话语是非常的酸,带着羡慕,还有不服气。
  王氏、苏春芳、苏彩虹听了,那是面面相觑。
  听起来,苏玉兰的现状似乎还是不错的,可男人们……
  这是有几个男人?
  王氏就对小媳妇说道:“男人嘛,都是一个样,特别的喜欢那种柔柔弱弱的女人。不过,我也听说了,这个苏玉兰挺命苦的,说是被歹毒的继母卖给了姓严的老妇人,那老妇人的儿子常年瘫痪在床,而且年纪也老大了。在把她买来没多久,这个瘫痪儿子就病死了,老妇人为了出气就卖给了这里的光棍男人。没想到,阴差阳错的,这个苏玉兰还进了好人家的家里。”
  “啊呸!”小媳妇听了王氏的话,突然朝地上吐了口唾沫。
  “这是怎么了?”王氏不解地望着小媳妇。
  小媳妇冷哼了几声,说道:“什么阴差阳错!苏玉兰是被卖给了我们村子里的光棍男人,可却不是现在把她疼得跟眼珠子一样的男人。那个姓严的老妇人原本卖给的是我们村子里有名的老赖家,那是什么坏事都做,连把自家媳妇给别的男人睡也做得出来,儿子、女儿也可以舍得挂牌去卖。本来苏玉兰过得很惨很惨的,白天里不仅要干农活,抽空还要伺候赖家带上门的男人,晚上还要伺候赖家全部的男人,过得简直是连猪都不如。本来吧,我也挺同情她的,会抽着空挡,找她说说话,替她排解排解心中的苦闷。没有想到,这个苏玉兰心机深呀!竟然跟住在老赖家隔壁的老叶家的男人搞上了!那老叶家的男人也不知道是吃了苏玉兰什么迷魂汤,拿出全部家当来,从这个老赖家买了她。”
  “你不知道,这老叶家虽然穷,可着实是个好人家呀!村子里的小媳妇们,谁不希望能够嫁到老叶家里去?结果,竟然就被苏玉兰这个看起来一声不吭的小贱人给勾搭走了!”说到这里,小媳妇恨得是牙痒痒,如果苏玉兰站在她跟前的话,她说不准会扑上前去,把苏玉兰给咬了,“我曾经是真心把苏玉兰当朋友看待的!但是没有想到呀,她却利用我,去勾搭老叶家,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而我还要跟自家的那些男人斗智斗勇,免得跟老赖家他们一样,也把我拉出去卖,我……我真是命苦,也真是眼瞎,竟然以为苏玉兰是个好的!”
  苏彩虹听了,那是满脸的无语。
  明明这小媳妇才是真正的贱人,刚开始的时候见她姐姐过得凄惨,所以才跟姐姐走得近,为的就是看到姐姐过得比她还凄惨,她心里有安慰。
  一等她姐姐从泥潭里出来了,过得比她好了,她就各种见姐姐不顺眼了。
  苏彩虹还猜测着,那老叶家是住在老赖家的隔壁,这小媳妇之所以有了空挡就去找姐姐,目的不是去找姐姐,估计是为了那老叶家的男人,希望那老叶家的男人看上她,把她从泥潭里拉出来。
  只是没有想到,算盘不仅落空了,她的算盘还让姐姐打上了。
  所以这个小媳妇才这般的气急败坏,嫉恨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