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贵女:带着王爷去种田 > 第一百七十七章坏心思
第177章坏心思
  
  小劫匪到底是年纪尚小,没能耐反抗,只得挨了长马脸一巴掌后,擦干了眼泪歪在一边闭目装睡。
  长马脸教训了小劫匪,又亟不可待地追问劫匪头领道,“大哥,那咱们到底还去不去顾家村啊?你看看,自打咱们从边境的幽州城那边被迫迁移过来,一桩好买卖都没干成,这是走了啥背字儿了?”
  “还能走啥背字儿?呸!”另一个尖下颌的劫匪呸了一声,立瞪着三角眼凶巴巴地道,“还不是那次遇到顾家小丫头片子,被她反劫了之后,就没顺当过?娘的,那次连老子的娶媳妇钱都被她一点没剩地掠去了,小小年纪真他娘的狠哪!”
  一提起那个脸色蜡黄,衣衫褴褛,双眼却清澈明亮灵动的小丫头片子,劫匪头子手捂着胸口,只觉着气脉渐短,没来由没征兆地慌乱不已。
  “大哥,你……你怎么了?”长马脸见劫匪头子脸色青白,额头冒着虚汗,一副难受万分地样子,不禁吓了一大跳,急忙上前扶住了他,焦声道,“大哥,你这是……犯了心疾之症?要不咱们回去找个大夫看看吧。”
  “别……动,让我……让我躺会儿。”劫匪头子歪倒在长马脸的怀里,疲惫不堪般地闭上了眼睛。
  “哎呀,大哥这是怎么了?”尖下颌的劫匪也吓了一跳,慌里慌张地道,“快扶着大哥回去吧,顾家村去不成了啊。这是哪路神仙看不顺眼了,在惩罚咱们吧?快走,快走。”
  尖下颌劫匪这么一嚷嚷,小劫匪和长马脸劫匪也都惊了一身汗,慌忙站起身,扶着劫匪头领就要往回转。
  可是,他们刚站起身来,一回头,都吓得差点没趴下了。
  只见他们面前,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
  这小姑娘,一身粉色衣裳,站在这绿色的草丛里,就像是一只美丽的蝴蝶,又像天外来的小仙子,粉嫩嫩的小脸,晶莹白皙,一双大眼睛灵动清纯明亮,看着他们四个笑盈盈地,恍若明媚的阳光令人眼前璀璨绚烂!
  “小姑娘?”四个劫匪也忘了心慌难受了,一见顾欣月,齐声叫道,“这鲜有行人的山路上,怎么会有个小姑娘?”
  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路上,山风吹过,刷拉拉地响动,极为渗人,再猛不丁地出现这么个娇俏可爱的小姑娘,四个劫匪没觉着可喜,反倒感觉有些诡异得很!
  劫匪头子此时也不觉着心慌了,左手紧握单刀,右手指着顾欣月外厉内茬地喝道,“你……你是谁家的小姑娘?啊?怎么一个人来到这儿了?”
  还没等劫匪头子话音落下,那长马脸的劫匪忽然灵光一现,喜出望外地叫道,“大哥,大哥大哥,好事送上门来了,好事送上门来了啊,哈哈哈……天不亡咱们哥几个啊,哈哈哈……”
  尖下颌的劫匪没听明白长马脸劫匪的意思,一脸懵逼状地问道,“我说马兄弟,你这话什么意思?咱们哥几个倒霉都倒到家了,哪来的喜事好事儿啊?”
  “说你笨,你就他娘的笨!”姓马的劫匪没好颜色地道瞪了他一眼,呸了一声道,“你那双眼睛是瞎窟窿啊?看不到面前的这个小姑娘是个有钱的主啊?你看她这穿戴,是寻常人家孩子能穿的起吗?”
  尖下颌劫匪还是没懂,“那又如何啊?她穿戴好,可身上没钱,咱们总不能拔了她的衣裳当银子花吧?”
  “呸!死榆木脑袋!”马贼匪气得大叫,“把这小姑娘抓起来,让她家人拿银子赎人,咱们不就有银子了吗?我说夏流达,你他娘的怎么就没多张几个心眼呢?啊?
  你瞧你爹给你起的这名字,不是我说你,夏流达,就是瞎溜达,你他娘的活了快二十了,还真是白白地从娘肚子里出来瞎溜达了,死榆木脑袋一点不开窍!”
  名叫夏流达的劫匪这回听明白了,可被马劫匪给一通数落,很是不服气,“我名字怎么了?要你来说三道四?我名字再不好也是我爹给我起的,这狗不嫌家贫,子不嫌母丑你懂不懂?
  还说我名字不好听?就你名字好听?马长炼,哼,这名字跟你那张脸还真是绝配,马长脸,长马脸,一宿都摸不到头!”
  “你?你敢骂我?”马长炼劫匪挨骂,恼羞成怒,朝地上狠狠地吐了口吐沫,然后撸胳膊挽袖子就要对夏流达动手。
  结果,还没等他把衣袖撸起来,他和夏流达一人就挨了劫匪头子一大巴掌,“都他娘的给老子闭上臭嘴!再瞎吵吵,老子都给你们撂这儿就地埋了!
  娘的,正事儿不办,瞎咧咧什么?生怕人家不知道他们是谁咋地?连名带姓地都嚷嚷出来,好叫官府抄你们的老窝?一个个的,真他娘的是笨贼,都不省心的玩意儿。”
  劫匪头子这一通疾声厉色地喝骂,马长炼和夏流达两个劫匪消停了,都怀抱着单刀乖乖地闭上了嘴,然后换做虎视眈眈地凶恶的眼神,盯着依旧笑盈盈,一点都没害怕他们的顾欣月。
  他们居然……没认出上次反劫了他们的顾欣月来!
  这可不是四个劫匪眼拙,更不是他们脸盲,没认出仇家来!
  而是顾欣月这段时间无论是从气质,还是外在形象,都起了翻天覆地地变化,让四个劫匪一时间没能认出抢劫了他们老婆本的小丫头片子!
  之前在那次山道上,顾欣月衣衫破旧,脸色蜡黄,头发蓬乱干枯,哪像现在这般耀眼明亮可爱娇俏水灵?
  所以,四个劫匪没人来她,也是正常的!
  “小姑娘,来,叔叔们送你回家去。”劫匪头子努力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来,朝顾欣月招了招手,语气也变得和蔼了许多。
  骗一个小姑娘,总会比去抢劫要容易得多吧?
  顾欣月似乎一点都没觉察到危险的存在,笑意盈盈,依言朝劫匪头子走近了两步,在他伸手就够着的地方站住了,咯咯笑道,“你们……身上带钱了没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