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灵骨玉 > 第175章 一对冤家 见面掐

  
  这会他是完全不怕对方,像是示威一样给雪凝得也挂在她的腰间。
  “这回你回雾山,还是将来回宗门我们联系上更方便了,这个小东西真不错。”
  雪凝又拿出一对,递给对方。
  “唯一的缺点就是只能双人使用,这个送你和炼兄吧!”
  他们在这里私相授受气得阎耀辰不行,他也不知道自己恼火什么,总是觉得下方那个小子的笑那么得碍眼。
  第二日天一亮三人就向山内出发,途经有很多妖兽,到后来竟然还有高阶的天阶妖兽,好在他们御器飞行,在对方刚刚发现他们的时候就已经走远。
  三人来到一处被两山夹着常年见不到阳光低洼泥沼地带。
  “就是这里了,这有一只妖兽死了,看骨骸应该是只雕儿一类的飞行妖兽,不然一般的灵兽也来不到这里。”
  三人缓缓下降,因为下发都是沼泽并不适合落地,他们一路向前贴着地面向前飞,突然阎耀辰升高拽起一旁的雪凝同样升空。
  而沼泽下面串出一只似蛇似鱼的东西,口吐冰箭,正是刚刚他们路过之处,因它飞的不高一跃又进了沼泽中。
  “鱼蛭,这东西就喜欢在澡泽里生活,小心别让它咬到,被他吸了血可不是闹着玩的。”
  “怎么这次不开玩笑了,这么好心。”雪凝还在生昨天的气,也不感谢对方,就来了这么一句。
  “啊!你不说我都忘记了。”说完他竟然一撒手就那么把雪凝从飞剑上扔了下去。
  “你个混蛋,我就没有见过比你还小气的男人。”
  阎耀辰知道她的飞行法宝了得,才开了这个玩笑,被对方骂了反而哈哈大笑。他可还记得昨晚礼物中没有自己的那份。
  “雪凝,阎兄他这是怎么?怎么像变了一个人!”司空景也搞不明白,对方怎么就这么爱捉弄人了,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你就当他有病好了。”
  雪凝不想再被对方欺负,这回她飞行时离地面远了些,在没有鱼蛭骚扰。
  “到了,就是这里。”司空景一马当先跳下飞剑,来到一个更深的山坳里,这里的确是有一只腐烂的很厉害的妖禽尸体,而它的尸身当年从空中坠落时,一定是压塌了两颗巨树,正是这两颗已死的巨树吸收了腐烂的尸体才生长出水晶兰。
  “太好了,这正是我需要的,看来还养分很充足啊!”
  雪凝想把这些腐肉和树枝都挪到骨玉里,一想巧丫在里面生活,这些东西看着总是不太舒服,就拿出随身药园。
  虽然她和阎耀辰闹掰后药园被她封杀了,这会却觉得用到它再合适不过了。
  “雪凝,这是雪女晶匣炼制的那个药园?好像里面并没有种灵药啊!”
  “呵呵,是啊!一直没有合适的,今天终于派上用场了。”
  “阎兄,你还记得这个晶匣吧!这可是你当时一定要给梅道友讨要的东西。”
  阎耀辰被他问住,自己像是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又像是没有,明明都记得,却觉得什么都忘记了,突然间的思想错乱就让他心中升起无数烦乱的噪点,念师傅的清心咒都起不到作用,好像是因为当年的事,当年得人都在,想要极力得将人物对上号,可他就是做不到,越想越烦躁,气息已经渐渐不稳。
  为了控制住自己,不将燥怒牵连到他人,抬手连挥,一个火球接着一个火球打向远处的山坳壁处,发泄心中得燥气。
  “哎!都怪我,看来又勾起他的烦躁了。”
  雪凝望着他不知道要怎么办,她连对方为什么会这样都不知道,也没听说过这种毒叫什么名字,看着他难过,才有一些原谅对方。
  看来只有自己忍受对方把她忘,往事过了就过了吧!
  “雪凝,快走,山体坍塌了。”司空景拉着雪凝的时候阎耀辰正处于疯狂状态,已经掉进山洞中,而这种随着山洞一同掉落得还有碎石,这种情况下没有个人意识,必定要受伤,雪凝心中放不下,挣脱司空景的手跟着也跳了下去。
  “雪凝!”司空景不放心,跟着最后也跳了下去。
  山体得突然坍塌,将疯狂状态下得阎耀辰唤醒,随后吃下一粒清心丹,终于觉得心情平静下来,而这时他发现自己的手臂竟然受了伤,身体也多数擦伤。正想给自己上药,突然又掉下一人,那人因站立不稳狠狠的摔在他腿上。
  他清楚的听到一声脆响,随后脚踝骨处传来钻心得痛感。
  “梅雪凝,我好心救你好几次,你是生下来克我的吗?”
  雪凝原本非常抱歉,本来是关系对方才跳下来的,没有想到反而给他添了新伤,突然又听到他得怒吼,道歉的话也说不出口了,狠狠一拍他受伤的脚。
  “是啊!我是克你的,我来这里寻地灵泉水,谁让你跟来了。”
  “你……”
  “你俩怎么了,怎么现在一见面就吵架呢!小的时候明明感情好的很。”
  “你如果不想这座山坍塌的更厉害,就不要再和我提过去。”阎耀辰这话绝对不是威胁,而是提醒。
  “是,是是,那你也别这样刻薄,雪凝见你掉下来不知有多担心,紧随你就跳下来了,压到你也是不小心,怎么发那么大得脾气?”
  阎耀辰这会才发现对方被下落的碎石破了脸颊,心中有些愧疚,道歉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雪凝,快给阎兄看看脚,这个口已经被封死了,我担心一会这个地方都不安全,我们尽快离开这里才好。”
  雪凝看了一眼阎耀辰,见他一脸的别扭也不打算和他计较,受伤的人最大么。
  他只是脚筋错位了,这点伤对于雪凝来说非常好治,只是几下子就让他恢复如初了。
  二人谁也不说话,司空景只能充当话唠,心中叫苦下次再也不和阎耀辰一起出来,现在他觉得就是夹在中间活受罪。
  他们一路向前,发现掉到这里也是有原因的,这是一个地下山体空腔,到处是钟乳石,虽然空间高度不大,行走是不成问题,而钟乳石滴答滴答流下的液体摔落到地上,有如美妙的音乐。
  “我觉得地泉灵水十有八九就在这里。”雪凝接到一滴下落的水滴,发现里面的灵力浓厚的惊人,只是太难采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