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家好女 > 第415章 挠脚心

  
      何莉姐走后,韩明秀就坐在小周的病床旁边,继续帮他按摩脚底,好促进他脚底的血液循环,继而促进全身的血液循环,让他尽快康复起来。
  
      正按摩着呢,刘仕川两口子来了。刘婶子还拎着一小篮儿青菜,都是些小白菜,臭菜,水萝卜和香菜之类的绿叶青菜。
  
      “小韩啊,这点儿菜是婶子早上在自家园子里摘的,可新鲜了,你拿回去吃吧。”
  
      进门后,刘婶子把菜篮子放到了门旁边,热情地对韩明秀说道。
  
      韩明秀见刘婶子给她拿菜,心里暗想:这个刘婶子还挺有心的,懂得知恩图报,自己昨晚给他们烙了一摞饼,她不想踏她人情,马上给了她一篮子青菜。
  
      可见,他们两口子不是那种爱占小便宜的人,值得一交。
  
      “那就谢谢婶子了。”韩明秀也没解扭,欣然的道了谢。
  
      刘仕川两口子没等坐下呢,就开始打听小周的病情,韩明秀就告诉了他们小周昨晚醒来两次的事儿,他们两口子听闻小周有好转的迹象,还醒来了两次,都激动不已。
  
      刘仕川更是激动万分的说:“我就知道这小子肯定能挺过去,他打小儿就结实!记得他六岁那年冬天,不知咋淘的,掉马葫芦里去了,在马葫芦底下冻了一宿都没冻死!当时大伙都说这小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如今一看果然如此,你瞅瞅,打成那样都挺过来了,这要是换一般人,早不知死几回了……”
  
      刘仕川媳妇也笑着说:“虎父无犬子嘛,首长那样的人,怎么可能养出孬儿子?”
  
      韩明秀当然不知道小周还有掉马葫芦底下这样的光荣历史,本来以为他这次大难不死已经是奇迹,没想到奇迹在他小时候就已经在他身上上演过啊,这小子,莫非被死神遗忘或遗弃了?不然怎么总这么幸运,总是能死里逃生呢?
  
      跟刘仕川两口子又唠了一会磕儿,刘仕川媳妇就开始撵韩明秀回去,说医院的空气不好,让她尽量少带孩子在这儿待着,只要他们来了,她就快点儿回去。
  
      就这么着,还不到九点钟,韩明秀就抱着孩子从医院出来了。
  
      他们俩口子是实惠人,所以和他们就得实惠儿滴,再客气就假咕了。
  
      出了医院,韩明秀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把那篮子青菜悄悄地收进空间里,然后抱着孩子在街上溜达起来。
  
      之前的几天,因为担心小周,她连一点溜达的闲心都没有。如今小周醒了,自己的心情也跟着好起来了,就抱着孩子在首都溜达起来,让孩子也看看首都的模样,长长见识。
  
      她先带孩子去了天安门广场,叫她看了五星红旗,又带她去看了华表柱,正准备带她去故宫时,却在半路上看到一队游行的人群。
  
      这群人喊着口号,边走边不时地发出欢呼声和鼓掌声。
  
      韩明秀走近一看,原来是一群学生模样的年轻人,热情洋溢,情绪激昂。他们中的几个人抬着一把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那男人的头上戴着花环,脸上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
  
      人群中,一个短头发的女学生举着一个大喇叭,用抑扬顿挫、慷慨激昂的语调,向围观的人们大声介绍说:
  
      “同志们,同胞们,今天我们荣幸地为大家介绍我们的护桥英雄——刘学保同志,刘学保同志是八一一零部队三连的一位副班长,他怀着对伟大领袖M主席的无限忠诚,怀着对阶级敌人的刻骨仇恨,只身同反革命分子英勇搏斗,冒着炸药爆炸的危险,挽救了大桥,创造了惊天动地的壮举,谱写出又一曲保卫社会主义建设成果的壮丽凯歌……”
  
      “卧槽!”
  
      韩明秀听到刘学保这三个字,立马像吞进了个苍蝇似的,恶心得隔夜饭差点吐出来。
  
      这个人,韩明秀上辈子就听过,这货根本就不是啥英雄,就是一个沽名钓誉,为了成全自己的英雄梦想,不惜杀人栽赃的阴险小人。
  
      此人心思恶毒,手段残忍,为了当英雄不择手段,竟然栽赃陷害别人,致使人家家破人亡……
  
      事情是这样的,几年前,还是一个小班长的刘学保,有天晚上把一个国民党副连长出身的同事李世百骗到了大桥上,然后袭击了李世白,用石头把李世白砸成重伤之。
  
      之后,这个无耻小人告诉别人说是李世白要炸桥,是他誓死保卫大桥,跟李世白作英勇斗争,才保卫了大桥,保卫了社会主义的建设成果。
  
      当年案发后,当地公安局曾要全力侦破此案,可是通过侦查,发现并没有李世白任何要炸桥的犯罪线索,此案疑点众多,李世白有被人陷害的可能。
  
      于是,鉴于案情重大,当地公安局马上把情况向上级做了汇报。
  
      然而,上级却要求将李氏白炸桥案挂起来,不要轻易作出结论……
  
      在那个年代,理性的思考最终无法战胜革命的热情,人们太需要英雄了,至于黑白真假又有谁会在意呢?
  
      刘学保所在单位的领导根据刘学保的描述,主观地认定李世白这个曾经在国民党宪兵队任职的历史反革命分子,就是要炸毁大桥。至于刘学保这个人,则如愿以偿地成了保卫无产阶级文化大G命的大英雄。
  
      他不仅被授予了英雄称号,还被提拔为连队副指导员。再后来还担任了军区党委委员,党的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的代表,甚至还接受了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刘学保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喝上了昂贵的茅台酒,国宴上出现了他的身影,还有无数的人对他投以无比敬仰的眼神。
  
      最让他骄傲的事情,就是他的“事迹”被编写进了小学的课本里,他的“英雄形象”一时成为国人的楷模……
  
      而被他陷害的李世白,则成了人人痛恨的反革命分子,他的家人更因为这件事情受到牵连,过着异常痛苦的生活。
  
      李世白的妻子被下放到了偏远的农村,之后飘无定所,直到后来竟沦落到跟一个疯老头结了婚……
  
      他的长子也被诬陷放火烧刘学保“事迹”的展览馆,被送进了监狱,她的女儿则一直东躲西藏,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
  
      李世白更惨,当时他被刘学保砸成重伤,本来还有机会抢救,可是却被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半路拦截,大家用枪托戳他裂开的头皮伤口,残忍地折磨她,将他折磨得奄奄一息,最后含冤而死……
  
      李世白一家的悲惨遭遇,一直持续了多年。后来还是李世白所在林场的职工们纷纷写信给当地县政府,对该案提出了诸多的质疑,才引起了上级的重视。
  
      最后,经过重重的缜密调查,才发现所谓李世白炸桥案纯属黑白颠倒,是刘学保为了骗取荣誉和个人前途,精心策划了这起骇人听闻的惊天大案。
  
      最后,这个沽名钓誉的小人,无耻的刽子手,被判了无期徒刑……
  
      只是,刘学保被判无期徒刑时,已经是八五年的事了。
  
      现在,这个小人还顶着英雄的光环,享受着英雄的待遇呢……
  
      韩明秀站在人群外,看着刘学保那张可憎的模样,真想上去呸他一脸。
  
      可是,她也知道,要是她那么做了,那群热血沸腾的爱国青年们肯定会把她就地打死,甚至连她怀中的孩子都可能受到株连。
  
      韩明秀可不敢冒这样的险,虽然恨得牙根直,她还不能把这个小人就地处置了。
  
      不过,就算是不能处置他,小小的惩治他一下还是可以做到的。
  
      于是,韩明秀也装成热血青年的样子向人群中走去,一边走一边假装激动地大声呼喊着:
  
      “向英雄学习,向英雄致敬!”
  
      而心里则不断地爆粗:草泥马的,卑鄙小人,别看现在闹得欢,早晚日后拉清单!
  
      韩明秀一手抱着孩子,一手阻挡着狂热如潮的人群,艰难地挤到刘学保的附近,刹那间,空间里的野山蜂倾巢而出,轰地一下向戴着花环的刘学保扑去。
  
      此时,“护桥英雄”刘学保正高坐在椅子上,被一些兴奋得喊破了嗓子的青年男女们簇拥着,向两侧围观的人们挥手致意,那副得意的神情都快要掩饰不住了。
  
      这时,冷不丁看到一大群野山蜂向他扑来,刘学保吓了一大跳,急忙挥舞着自己的手臂奋力驱赶。
  
      然而,雨点般密集的野山蜂,岂是人力可以抵挡得住的?
  
      很快,野山蜂劈头盖脸的扑到了他的脸上、脖子上、胳膊上、手上……
  
      所有露着皮肤的地方都遭到了猛烈地攻击……
  
      顿时,护桥英雄被叮得哇哇大叫,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而在下面抬着他的那几个人,也遭受了野山蜂不同程度的袭击。
  
      这一大群野山蜂来势汹汹,叮人异常的疼,开始的时候,抬着他的那几个人还能忍住疼痛,竭力的保持着平衡,不想把英雄摔下去。
  
      但是,辈野山蜂叮到后,剧烈的疼痛让他们也顾不上崇拜英雄了,把椅子一扔,呼啦一下四处奔逃,作鸟兽散了……
  
      刘学保重重地摔下了椅子,“咣当”一下掉在地上,脸先着地,摔得他啊的一声,顿时血流满面
  
      而韩明秀也装出害怕野山蜂的样子,趁乱随着人群向远处跑去,一边跑一边回头看。
  
      只见“护桥英雄”被摔得头破血流,而那群野山蜂疯了似的围着他不停地叮咬,把他叮得钻头不顾腚的,连滚带爬地站起来,滋哇乱叫的向远处跑去……
  
      “该,叮死你个龟孙儿。”
  
      韩明秀冲着“英雄”狼狈逃窜的方向解气地啐了口,转身抱着闺女屁颠屁颠的走了。
  
      妈蛋的,这也就是这会儿人多眼杂,她没法放狼。要是让她在没人的地方遇到这个孙子,她指定放出一大群狼来,咬不死他都算他皮实!
  
      修理了坏蛋一顿,韩明秀的心里愉快了不少。只是稍微还有点遗憾,觉得自己修理刘学保修理得还是太轻了,对这种阴险卑劣的小人,就应该往死里整他。
  
      刚才他从椅子上掉下来的时候,要是一下子摔死就好了……
  
      因为心情好,韩明秀决定上饭店去搓一顿犒劳一下自己。
  
      可是走到饭店门口的时候,忽然意识到这个年代的饭店并没有婴儿座椅,她要是想在饭店吃饭的话,就得一手抱孩子一手吃,这样的话太不方便了,要是喝汤的话,一不小心还能烫到孩子,很是不妥。
  
      算了,还是等哪天推婴儿车出来的时候再来吧。
  
      为了孩子,韩明秀打消了下馆子的念头,抱着窈窈回家去了。
  
      回到家时已近晌午,韩明秀把窈窈放在婴儿车上,让孩子自己玩,她忙活着去做饭了。
  
      先淘米焖了饭,又在何莉姐的西厢房里找了两个土豆两个鸡蛋烀上了。又从空间里拿出了刘婶子给她带来的青菜,洗干净后装在盆里,最后从空间里拿出了一小块肉,剁碎后打了个肉酱,准备今天晌午跟何莉姐俩人打饭包吃。
  
      饭包,是北方人常吃的一种食物,就是把葱,香菜,臭菜等青菜揪碎,土豆和鸡蛋夹碎,和米饭一起拌上肉酱或鸡蛋酱,拌均匀后,用大白菜叶包起来,捧着吃,特别好吃。
  
      这种吃法在韩明秀的家乡很流行,大家都很喜欢吃。何莉姐在韩明秀的老家那边呆了那么多年,也对饭包情有独钟,所以韩明秀做这个,算是合了两个人的胃口了……
  
      然而,饭做好后,何莉姐竟然没回来,整整一晌午的时间都没回来,这让韩明秀纳罕不已。
  
      她在家的时候,何莉姐天天都回来吃饭的,今儿个怎么没回来呢?
  
      傍晚时分,韩明秀四点多就去上医院去替换刘仕川两口子了。
  
      到医院后,听刘仕川两口子说,小周下午的时候又醒了,而且这次醒来的时间持续了四五分钟,还喝了点儿水呢。
  
      听到小周又恢复了好多,韩明秀很是高兴。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彻底醒过来……
  
      刘仕川两口子走后,韩明秀守着小周,一边儿用蘸湿的棉签给他润嘴唇,一边又开启了絮叨的模式。
  
      “小周啊,听说你下午又醒了,还跟刘叔刘婶聊了四五分钟呢,能不能给姐点面子,也醒过来跟姐聊一会儿啊?”
  
      “喂,给点儿面子啊,睁开眼睛看一眼也好啊……”
  
      “哈,这么说你都不睁眼,别怪姐对你不客气啦。”
  
      韩明秀腾出一只手,在小周的腋窝下挠了两下,见他还是一动不动,便干脆走到他脚下,照着他的脚心挠了起来。
  
      忽然,小周微凉的脚趾轻轻动了一下,韩明秀眼尖,一下子看到了他脚的变化。
  
      哈,有反应了。
  
      韩明秀高兴的加大了力度,两手一边一个挠他的脚心。
  
      “呵……”一声急促短暂的低笑,病床上的少年有气无力地吐出一个字:“痒……”
  
      看到小周有了知觉,还能笑出声来,韩明秀简直心花怒放。
  
      昨天她们给他擦拭身体的时候,也有擦到脚心,不过那个时候他可感知不到痒。但现在已经能够清晰地感知到了,而且还能做出回应。这就是好转的表现,韩明秀高兴极了!
  
      韩明秀拉了个凳子,在他病床边坐了下来。
  
      “姐不挠了,姐就是跟你开个玩笑,看看刺激你的脚底板儿你会不会感觉出痒,要是能感觉出痒痒的话,就证明你好很多了,现在你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姐就不需要再让你难受了……”
  
      病床上的少年微微合上眼睛,嘴角向上勾了勾,虚弱地说:“谢谢……秀……姐……”
  
      韩明秀给他掖了掖被角,笑着说,“嗯,姐知道了,你休息吧。”
  
      小周闭上了嘴,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原来的沉睡状态。
  
      韩明秀知道,即便他是这种睡眠状态,但内心和脑子一定是清醒的,无论她说什么他都听得到。
  
      怕他寂寞,也是怕他胡思乱想,韩明秀轻声地说:
  
      “小周,姐给你讲故事吧,你听过神探狄仁杰的故事吗?”
  
      小周“……”
  
      “不回答就证明你没听过,那姐就给你讲神探狄仁杰的故事吧……”韩明秀坐在床边上,对着他耐心地讲了起来、
  
      讲到有趣的地方时,小周也微微翘起唇角,讲到危险的情节时,他嘴唇微抿,可见,这孩子虽然没有跟韩明秀交流,但思绪一直跟着她的故事走呢!
  
      韩明秀很有成就感,听故事能愉悦身心,愉悦身心的话,就能有助于身体康复,她这也算是变着法地让小周的身体尽快地康复起来。
  
      今天晚上是崔经理值班,七点多的时候,崔经理过来了。还带来了一包花生米和一瓶酒,看来是晚上值夜班时打发时间用的。
  
      韩明秀高兴地告诉崔经理,今天小周又醒过来几次,而且现在一直保持清醒状态,应该能够听清他们说话的内容。
  
      崔经理听说后也很高兴,高兴的对床上的少年说:“好小子,好样的,没给你爹丢脸!”
  
      病床上的少年微微地勾了勾唇角,却没有说话,看起来已经很累了。
  
      ------题外话------
  
      今天只有两更,加起来一共是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