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家好女 > 第436章 娘

  
      办完手续不到一小时,全屯子的人都知道小锁要去给一个有钱的上海女人当儿子去了。
  
      倒不是队长嘴欠,而是她们去生产队开介绍信时,正好碰上大喇叭了。
  
      有大喇叭在,还有什么秘密能藏得住呢?
  
      于是,小锁认了个上海来的娘,要跟那个娘到上海生活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很快就在屯子里蔓延开来,也很快就传到了孙黑子的耳中。
  
      孙黑子一听小锁竟然要去给别人当儿子,顿时如雷轰顶。
  
      虽然小锁跟他脱离了关系,也搬离了他的家,但毕竟还在一个屯子住着。而且,他也还姓孙,没有改姓,不管他认不认自己这个爹,他都还是老孙家的子孙……
  
      可是现在,他要去给别人当儿子了。那就意味着从此他就要跟自己断得干干净净,连祖宗他都不要了。
  
      这怎么可以?这怎么行呢……
  
      孙黑子脑袋嗡嗡地,又急又气的跑到小锁家,想跟小锁好好谈谈。
  
      结果,小锁家锁头把门呢!
  
      于是,他又跑到韩明秀家,想看看小锁是否在那儿。
  
      韩明秀倒是在家,不过,小锁不在她那儿,韩明秀也没告诉他小锁去哪儿了。只是冷冷地告诉他,‘小锁不在这儿’,就转身回屋,不再搭理他了。
  
      他又跑了好几个小锁常去的地方,结果,小锁都不在。
  
      孙黑子实在找不着小锁,只好垂头丧气地回家了……
  
      这会儿,他媳妇满桌子正在家里焦急地等着他呢。
  
      满桌子也听说小锁认娘这事儿了,是她的好闺蜜老林子媳妇告诉她的。
  
      老林子媳妇还夸张地说:“满桌子,我跟你说,我搜看见那个女人了,大城市来的,长得细皮白肉儿的,穿得也好,浑身上下都是的确良,还一个补丁都没有,一看就是个有钱人儿,这下子,小锁算是掉福堆儿去了……”
  
      满桌子听了这话,心里顿时又恨又嫉,憋屈的跟堵了个蛋似的。
  
      说句良心话,她一点儿都不希望小锁好,更不希望他被有钱人家收养。按她的想法,小锁应该被个叫花子收养了去,跟那叫花子一起去要饭去才好呢。
  
      她讨厌小锁,从她嫁给孙黑子那天起就开始讨厌他,是非常非常的讨厌,讨厌得恨不得把他一下子掐死!更不想让他过得好,尤其是不想让他过得比自己的孩子好。
  
      可是,老天爷就像故意跟她作对似的,偏偏叫那个死孩崽子啥都比她自己的那孩子强。
  
      就拿学习来说吧,那死孩崽子贼拉能学,基本上把把考第一,这次小学升初中的考试,更是取得了全乡第一名的好成绩,还被县一中录取。
  
      而她的二喜,却把把考倒第一,跟倒第二还总保持二十分以上的距离,跟小锁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也让她感到十分生气,也是她格外厌恶小锁儿的原因之一。
  
      还有长相,她自己生的那几个孩子都长得像她,宽脸痄腮没脖子。而小锁虽然长得黑点儿,面容却很清秀,而且越长越高。才十四岁,就长到了一米七了,大伙都说他将来肯定是个帅小伙,不愁找对象那种的……
  
      除了学习和长相,这死孩崽子吃的、穿的、用的,也都比她的那几个孩子强,唯一不如她那几个孩子的,大概也就是她的孩子有娘而小锁没娘罢了。
  
      可是现在,小锁竟然也有娘了!
  
      还是一个住在大城市,有钱有地位的娘,比她这个在农村种地养猪的娘强百倍不止。
  
      这下子,她那几个孩子就是骑着马也追不上人家了,这一辈子都够呛能追上了……
  
      满桌子感到深深地不甘和嫉妒,嫉妒得脸都扭曲了。
  
      她不想让小锁得到这么好的下场,也没法眼睁睁地看着他把自己的孩子比下去,她不甘心,她不乐意……
  
      于是,一看见她男人回来后,就立刻冲过去,大声道:“黑子,你听说没有,你那个好儿子要去给别人家当儿子了,不当你们老孙家的子孙了!”
  
      孙黑子当然知道了,而且早就知道了,他还为这事跑了一晌午呢!
  
      看到他媳妇儿这副着忙着慌的样子,孙黑子没想到他媳妇儿是在嫉妒小锁,想坏小锁,还以为她是在为老孙家的名声和祖宗着急呢。
  
      不觉暗想,到底是跟他生儿育女的亲媳妇呀,比那个不要祖宗不要爹的畜生强多了……
  
      “知道了。”孙黑子情绪低落地应道。
  
      满桌子瞪着眼睛,大声说:“知道了你还不管管?难不成你就由着他去认别人当娘吗?儿子是你亲生的儿子,不要你这个爹也就罢了,现在连祖宗都不要了,等将来你老了下底下那天,你还有啥脸去见列祖列宗去呀?”
  
      孙黑子难受地咽了口唾沫,低沉地说:“我去找他了,没找着,晚上我再去找找,好好跟他说说,说啥也不能让他背叛了祖宗。”
  
      满桌子听了,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喜色。
  
      太好了,黑子也不同意那小B崽子过继。这样的话,就不是她一个人单打独斗了,有孙黑子这个正经八百的爹跟着掺和着,今儿个就是人脑子打出狗脑子来,她也一定要把这事儿给他搁愣黄了。
  
      那个死孩崽子,休想到大城市享福去,她一定要让他一辈子窝在农村里,别想有大出息……
  
      “可是,窝听说小锁都在生产队儿开完介绍信了,你再去说他,他能听你的吗?要是不听可咋整啊?”
  
      满桌子虽然高兴孙黑子也不同意小锁出去的态度,但并没有盲目乐观。她也知道孙黑子在小锁心目中的地位,更清楚孙黑子说的话在小锁根本没有分量。
  
      所以,她觉得孙黑子要是光凭劝的话,还不足以阻拦住小锁,必须得再想想别的辙。
  
      满桌子考虑的这个问题,孙黑子也考虑过了。
  
      小锁要认的这个娘,是大城市来的。小锁认了她当娘后,以后肯定就能过上吃香的喝辣的好生活了。这个诱惑,不是一般的人能抵抗不了的,想让他放弃这个念头,老老实实的在老屯里待着,还真得想想办法,好好琢磨琢磨……
  
      孙黑子耷拉着脑袋走进屋,从烟笸箩里抓出一把烟丝,拿卷烟纸卷了个烟筒子,点着后吧嗒吧嗒地抽起来,一边抽一边苦苦的思索……
  
      咋办呢?
  
      这会儿,那个被他们研究和琢磨的孩子,正直挺挺的跪在他娘的坟前,一边儿给他娘上坟,一边儿跟他前面的坟包子轻轻地说:“娘,儿子今天又新认了个娘,是个跟您一样疼小锁的好人,明天儿子就要跟我这个娘走了,以后就不能经常来看你了……”
  
      说完,马上又急切地补充了一句:
  
      “可是,我一定还会再回来的,您放心,等我以后上班挣钱了,能自己买车票了,我指定回来看您,您别想我,也别惦记我,我一定会好好的,不会让您担心的……”
  
      等小锁说完,站在一边的苏阿姨也蹲在了小锁娘的坟前,低声说:“小锁娘,我就是小锁新认下的娘,叫苏曼兰,是上海浦东人,从今天起,就由我来替你养育小锁,替你抚育他长大成人,看着他成家立业……”
  
      “以后,我会经常带他回来看你,绝不会让他因为有了我就忘记了你,他永远都是咱们姐妹俩的儿子,永远都会有咱们两个娘……”
  
      小锁看到苏阿姨满怀诚意的跟他娘说了这番话,还承诺往后要经常带他回来给他娘上坟,不禁感动不已。
  
      泪汪汪地看着苏阿姨,嘴唇颤抖了几下,终于叫出了一声:
  
      “娘!”
  
      苏阿姨听到这声召唤,说不清是感动还是惊喜,反正听到这声‘娘’后,她的眼圈儿就一下子红了,忙不迭的应声道:“哎,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