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家好女 > 第483章 替罪羊

  
      白雪瞪大了眼睛,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糟了!咱们是不是中了她的诡计了?你们说,她是不是故意做出那副心虚的表情诱导咱们,特意叫咱们上钩呢?”
  
      这句话一出,把陈秋兰和邓春波给吓了一跳。
  
      “不……不会吧?她能那么卑鄙吗?”陈秋兰脸色发白地问道,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邓春波也吓得心直突突,要知道,在给韩明秀泼脏水的这件事儿上她可没少下功夫。要是韩明秀真是故意投饵下钩,上头要是追究起责任来,她指定是跑不了。
  
      她跟白雪不一样,她现在是有正式工作的,要是真犯了这样的错误,工作可能就保不住了,就像白雪之前一样。
  
      那样的话,那损失可就大了。糟了糟了,这不是捅马蜂窝上了吗?
  
      想到这儿,她脑门儿都冒冷汗,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
  
      陈秋兰也被白雪的话给吓到了,上次她诬陷韩明秀的事儿,部队里已经警告她了。虽然没给她什么太大的处分,但是,要是她再犯的话,估计就不可能像上次那么好脱身了。
  
      再说,她男人要是知道她犯下这样的事儿,肯定不会轻易饶了她的,这可咋整啊?
  
      白雪倒是没怎么害怕,她现在已经不是公职人员了,就算知道她造谣生事又怎么样,还能把她抓起来咋地?顶多也就是批评批评就完事儿了,不像那两个,要是被查出来了,很有可能丢了公职……
  
      虽然她也很想让她俩像自己一样丢了公职,可又一想到,她们共同的敌人是韩明秀。
  
      要是她俩因为自己兴风作浪导致丢了公职,肯定会对自己心怀怨恨,说不定还会把所有的事儿都推到她的身上呢,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再说,她往后还得在这军区里收山货挣钱呢,可不能得罪人。
  
      所以,权衡了一番利弊后,就假装好心地指给了她们一条路子……
  
      **
  
      正月十五这天,本来是吃汤圆,放烟花的热闹日子。可是这天,军区的气氛却格外地冷肃和压抑。
  
      因为全军区的人都被召集在一起,开了一个大会。
  
      会议的主要内容,就是叫部分官兵管理好自己的家属,让她们铭记自己军嫂的身份。不要做出与身份不匹配的事情来,比如造谣和生事。
  
      大会还还点名批评了部分造谣生事的军人家属。
  
      其中就包括陆营长的妻子白雪,胡副营长的妻子陈秋兰,还有王副连长的妻子邓春波……
  
      但是,最主要批评的,还是三营二连二排刘排长的妻子丁艳霞。
  
      关于韩明秀的那些不实传言,主要就是她散布传播的。开联欢晚会的那天,白雪她们在那边唠嗑,猜测韩明秀那些包裹单都是哪儿来的话,被她给听到了,然后就给她就当成真事儿,到处跟人说。
  
      结果,这不实的消息就传得沸沸扬扬的,整个军区都知道了。对韩明秀和霍建峰的名声,造成了很坏的影响。
  
      为此,部队特意给刘排长一个警告的处分,还叫他媳妇写三千字的检讨书,保证以后管住自己的嘴,要是再有下次,就不许她在军队随军,让她回乡下老家去,永远都不许再回军区来……
  
      对于那些情节较轻的军嫂们,都给予口头批评教育的处分。并勒令她们向韩明秀道歉,保证往后不再造谣生事,以讹传讹……
  
      对于上头的这个处罚结果,韩明秀并不满意。
  
      她知道,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绝对不是那个叫丁艳霞的军嫂,而是白雪,陈秋兰她们。
  
      只是不知这些人是怎么操作的,就把那个叫丁艳霞的女人给推出来了,而那个丁艳霞也自愿承担起这个罪名,想必是得了不少好处吧。
  
      不过,虽然不满,但上头的调查结果就是如此,她也不好深究,毕竟她也没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霍建峰以后还得在部队里呆呢。她要是太较真儿,树敌太多了,对霍建峰以后的发展很不利。
  
      这件事情,到此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白雪,陈秋兰和邓春波也都松了口气,陈秋兰虽然被她男人臭骂了一顿,而且还偷着把自己这些年攒的三百多块钱的私房钱都给了那个丁艳霞。但是一想到自己没有受到处罚,只是被口头批评了一下,也就释然了。
  
      跟丢了工作,被她男人毒打一顿相比,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邓春波和白雪也一人拿出了三百块钱,把她俩心疼的就不用说了,为了花钱免灾,俩人也不得不出这个钱。
  
      三个人总共凑了一千块钱,这一千块钱都给了那个叫丁艳霞的女人了。
  
      一千块钱,在当时可以算得上是一笔巨款了。
  
      丁艳霞也是拿到了这笔巨款后,才在军区里大肆宣扬,到处讲究韩明秀,才会被部队当成是散布谣言的主犯的!
  
      虽然被点名批评,男人也跟着她受了牵连,不过丁艳霞却一点儿都不觉得懊恼,并且觉得完全值得。
  
      批评就批评呗,她又不会少一块肉,拿到实惠才是真格的呢!
  
      一看到腰包里鼓鼓的一沓子钱,丁艳霞就觉得,为了这笔钱,别说是批评她一顿、让她写三千字的检讨书,就是在她脖子上挂块牌子让她游街去,她也是乐意的……
  
      这件事,韩明秀始终没有跟大舅和大舅妈说,怕他们跟着惦记。
  
      跟大多数孝顺的晚辈一样,在长辈面前,韩明秀一直是报喜不报忧。不想叫大舅和大舅妈知道这些糟心的事儿,现在,她跟他们谈论最多的,不是军区那些烂眼子事儿,而是她要去上大学的事儿。
  
      她已经决定了,等开学的时候,带大舅大舅妈和大乱到京城去一趟,带他们好好溜达溜达。领他们看看故宫、长城、颐和园;请他们吃点儿京城的好吃的,再给他们买点儿穿的用的啥的……
  
      辛苦了大半辈子了,也叫他们享受享受,等回去后也有啥吹的。
  
      霍建峰也已经跟部队打好招呼了,等韩明秀上学的时候,他要请假送她上学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