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农家好女 > 第588章 回来了

  
      地道里响起了惨烈的叫声,胖子被保镖扑倒在地,狠狠地撕咬着,他一边手忙脚乱地反抗,一边大声地向他妈妈呼救。
  
      老太婆似乎很爱儿子,看到凶猛的狼撕咬她的儿子,老太婆首先想到的不是逃跑,而是不顾一切地冲过来,对保镖又踢又打的,想要解救她儿子。
  
      韩明秀站在一边,冷眼看着他们。
  
      虽然眼睁睁地看着狼撕咬活人很残忍,但是韩明秀却丝毫没有同情他们。
  
      因为,这都是他们自找的!
  
      今天要是没有保镖的话,韩明秀很可能没法活着走出这条地道了。
  
      老太婆母子俩为了抢夺她的钱财,极有可能会对她杀人灭口,也备不住会将她囚禁起来,给那个胖儿子生孩子啥的。
  
      这两种可能无论是哪种,韩明秀都无法容忍,所以,看到这娘俩活遭罪,韩明秀只觉得痛快,是他们咎由自取的……
  
      母子俩一边惨叫着,一边奋力地跟保镖搏斗,可是,他们娘俩一个是五六十岁的老太太,一个是动作极不灵敏的胖子,怎么可能是保镖的对手呢?
  
      昏暗的地道里,微弱的手电筒光束下,保镖上跳下跃着,连扑带咬的,把那对母子咬的筋骨皆露,血肉模糊,想打又打不过,想跑又跑不了,正所谓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整个地道里都充斥着他们凄厉的惨叫声。
  
      看着他们的惨象,韩明秀情不自禁的想到:要是自己没有空间,没有保镖,这会儿只怕她也会像他们母子这么惨,甚至比他们还要惨呢。
  
      这么想着,韩明秀就更生气了,眼看着保镖把他们咬得惨不忍睹,也没生出一丝一毫的同情心。
  
      惨叫声、呼救声、求饶声、咒骂声……在地道里不停地起伏着,伴着阵阵的回音,分外地凄厉。
  
      老太婆年纪大了,被保镖扯掉几块肉后,不知是痛的还是吓的,亦或是因为失血过多,倒在地上昏死过去了。
  
      韩明秀走了过去,把她身上那三千块钱和金项链都拿了回来,重新装回到自己的挎包里。
  
      这是她的东西,她才不会白白的送人呢!
  
      这会儿,保镖依旧在撕咬着那个胖子,可能是胖子的膘厚,保镖咬了半天也没有咬到要害,但是,胖子嘶喊声和惨叫声却越来越弱了——他已经快要昏厥了。
  
      韩明秀一看也差不多了,要是再咬一会儿,胖子不被咬个半死也得吓疯了,于是,就喝住了保镖,把它叫了回来。
  
      想要回华国去,光走地道是不行的,胖子他们这边跟刘再武那边肯定得有接头暗语啥的,要是真有接头暗语而她又不知道,就算走回到华国又有什么用,刘再武肯定不能放她出来!
  
      那不擎等着把她困死在地道里啊!
  
      所以,这个胖子留着,还是很有用的。
  
      “行了!别叫了!我已经把保镖叫回来了。”
  
      韩明秀听到胖子杀猪似的尖叫声,只觉得自己的耳膜都要被他刺破了,就大声吼了一声。
  
      此时,胖子趴在地上,肥胖的身子蜷缩成一团,虽然保镖已经被韩明秀叫回去了,可他依旧像刚才一样惨烈地尖叫着,就好像崩溃了一样。
  
      韩明秀仔细一看,胖子已经惨不忍睹了。他浑身上下,被保镖咬得鲜血淋漓的,好几个地方的肉都已经脱离了骨头,被生生地扯下来了。
  
      不过,这都是他自找的,韩明秀可不会同情他,她抱着胳膊,冷声对胖子说:“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处理一下你的伤口,然后马上带我回华国,如果你敢耍花样的话,我这就叫保镖把你活吞了!”
  
      说完,从空间里拿出一卷纱布,扔在了胖子的身上。
  
      胖子看到韩明秀能凭空的变出了一只狼,又凭空的变出了一团纱布,左一出右一出的,吓得魂儿都飞了,哆哆嗦嗦的看着她,都忘了包扎伤口了。
  
      韩明秀不耐烦的蹲下身,拿起那卷纱布,帮他把胳膊上的一处伤缠上了。
  
      给他缠伤口的时候,胖子痛得哇哇大叫起来,韩明秀厉声道,“闭嘴,再叫一声我就让保镖咬死你。”
  
      胖子被吓住了,虽然痛得要命,但却真的不敢再喊了。
  
      他一只手被韩明秀拉着包着,另一只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拼命的抑制住到了嘴边的痛呼声,疼的他额头上的筋都暴起来了,胖胖的脸上也唰唰的往出淌汗。
  
      韩明秀一边给他包扎,一边冷声对他说,“一会儿你带我回华国,到了那边不许瞎说,你敢瞎说一个字,我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胖子已经被韩明秀给吓住了,看到韩明秀这么凶他,忙不迭的点头,哆哆嗦嗦的说,“我,我……不乱说……”
  
      韩明秀满意的点点头,“算你聪明,不然的话,我保证你死的很惨。”
  
      她一边说着,一边飞快的绕着纱布,把胖子几处严重的伤都给包上了。
  
      这些伤口,她既没有经过消毒处理,也没有缝合,就这么包上了,即便是不感染,也肯定长不好的。
  
      不过,韩明秀才不管这些呢,谁叫他们娘俩作恶了,这是他们的报应……
  
      半个小时后,胖子身上的几处严重的伤势都已经被韩明秀包扎好了。
  
      因为伤的地方太多,用了韩明秀好几卷纱布,几乎把她空间里的纱布都用光了,把胖子缠的跟个木乃伊似的,在这黑黢黢的地道里,用手电筒照着,还挺吓人的。
  
      胖子因为失血过多,走路已经摇摇晃晃的了,韩明秀为了让他精神些,也是怕他昏迷过去,忍痛拿出一瓶茅台酒,让他喝几口,又给他找了根棍子让他拄着,免得他走不动了。
  
      就这样,胖子跟韩明秀一起向华国方向走去。
  
      因为这次韩明秀没有蒙着眼睛,所以走路不用像蒙着眼睛那样慢腾腾、小心翼翼的。这次走的很快,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隧道就到头了
  
      看着前面的台阶,韩明秀心中暗喜,她叫住胖子,从空间里拿出一颗乌鸡白凤丸来,递到了胖子的面前。
  
      “马克西姆,来,把这个吃了。”
  
      胖子看着白色蜡丸里的黑团子,惊恐的说,“这是什么?你要干什么?”
  
      韩明秀阴恻恻的说,“这是慢性毒药,吃下去后三天内要是拿不到解药的话,就会毒发而死,为了预防你出去的时候耍花招,你必须得先把这个吃了。等我确保自己安全后,才能把解药给你。”
  
      胖子一看那颗又大又黑的药丸,又听到韩明秀说这是慢性毒药,顿时头皮都麻了,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
  
      “不,我不吃,我向你发誓,我不会耍花样的,我保证会闭住嘴巴,不会给你惹任何麻烦,我……”
  
      “保镖。”
  
      韩明秀叫了一声,打断了胖子的话。
  
      保镖听到主人召唤,立刻呲着牙,对胖子哼哼起来。
  
      “吃下这颗毒药,你还有活命的机会,而且我保证不会让你吃苦,如果你不吃的话,我现在就让保镖吃了你,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吧。”韩明秀站在胖子的前面,挡住了前面的去路,免得他夺路而逃。
  
      胖子被韩明秀逼得都要哭了,忍不住爆发出来,“你这个巫婆,魔鬼,上帝会惩罚你的。”
  
      韩明秀冷嗤一声,“想想你们自己都干过什么缺德事儿吧?上帝要是惩罚的话也该先惩罚你们!”
  
      “我并没有做坏事,我向你发誓。我妈妈也只是想多弄到点钱,我们并没有想要伤害你……”胖子一边哭一边说,情绪再一次崩溃了。
  
      “闭嘴吧你,敲诈勒索,还想强迫无辜女子给你们家生孩子,这还不叫做坏事?叫我说你们都缺老德了,就你们娘俩这样的,让狼咬死都不屈了……”
  
      “可是,如果你反对的话,我并不会强迫你的,我也没有强迫你啊?”胖子哭着替自己申辩说。
  
      韩明秀说,“那是因为你没有机会,你有机会的话你以为你不会强迫我啊,算了,不跟你掰扯这些了,赶紧的吃药,再啰嗦我就让保镖咬死你。”
  
      韩明秀懒得跟胖子啰嗦了,拿着手中的药丸直接塞到了胖子的嘴里,强迫说,“嚼碎了咽下去,一会儿张开嘴我检查,要是你敢不往肚子咽,我就再让你吃10颗,一下子把你药死了。”
  
      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一把颗药丸出来。
  
      胖子并不认识白蜡丸上的字,也不知道他嘴里被塞进的,是对身体没有一点害处的乌鸡白凤丸。
  
      看到韩明秀手里攥着一大把毒药,胖子吓坏了,一边哭着一边把嘴里的乌鸡白凤丸咽进了肚子。
  
      “哦天啊……我真是太倒霉了,怎么会这样呢……”胖子呜呜呜的哭着,韩明秀就站在他旁边观察他的嘴巴,发现他口齿清晰,以此确定,那颗乌鸡白凤丸已经被他咽到肚子去了。
  
      韩明秀放下心来,等胖子哭了一会儿,稳定了情绪后,才说,“现在,我要你把我带上去,我不管你怎么跟刘再武他们说,反正不能叫他们怀疑到我。如果你想要解药的话,就别耍花样,不然的话,你就等着去死吧。”
  
      胖子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抽泣着说,“我知道了,你这个巫婆,等着瞧吧,上帝一定会惩罚你的。”
  
      韩明秀‘切’了一声,气人的说,“我有佛祖和观音菩萨保佑呢,你的上帝伤害不了我,别啰嗦了,赶紧的上去开门。”
  
      胖子被韩明秀逼着上了台阶,台阶的最上端,被几块木板挡着,还有一段大约三四厘米长的拉绳藏在木板下的角落里,不仔细看的话,绝对看不出来的。
  
      胖子拽着这根短短的拉绳拉了三下,上方立刻传来一阵微弱的铃声。
  
      很快,有人移开了最上端的木板,一张寡淡的脸露了出来。
  
      是刘再武的老娘。
  
      “马克西姆,怎么是你呢?你妈妈和你舅舅呢?”刘再武的老娘奇怪的问道,忽然,又惊叫起来,“哎呀,你怎么了?怎么包成这样了呢?出了什么事吗?”
  
      马克西姆虚弱的说,“亲爱的舅妈,能让我上去再说吗?我真的很累……”
  
      这会儿,马克西姆很想扑到舅妈的怀里哭上一场呢!只是怕后面的巫婆再放狼咬他,所以只好生生的忍住了。
  
      刘再武的老娘伸出手,把胖子扶了上了来。
  
      胖子的身后紧跟着韩明秀。
  
      刚才韩明秀被胖子的胖身子挡着,挡的严严实实的,刘再武的老娘并没有看见她,现在胖子上去了,韩明秀才露出脸来,刘再武的老娘看到韩明秀竟然没有被蒙着眼睛,直接看到外面的情形了,惊慌的说,“马克西姆,你怎么没给他戴眼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