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之灵愿:主神大人求放过 > 第三十八章 后宫妃子的心愿 二

  李诗诗回到床上服下了伐骨洗髓丹,过了一会身体就开始往外排除杂质,她叫人给她抬了水沐浴,这才感觉身体没那么虚弱了,她回到床上休息,准备醒来之后再服用强身健体丹,主要是这身体太糟糕了,她怕自己承受不了反而弄巧成拙。
  李诗诗再次醒来是第二天了,四妃前来请安,那贴身奴婢灵巧将她叫醒的。
  “主子,一会儿她们说什么,您可千万别动气,太医说了您这身子需要静养,万万不能生气的。”灵巧为李诗诗整理衣衫,担忧的劝慰道。
  “嗯,知道了。”李诗诗也知道灵巧是对她真的担忧,她是李老将军安排的人,前世她是在原主生病时不小心掉进湖里淹死了。
  李诗诗冷笑,这其中还不知是谁的手笔呢,“最近将军府可有什么消息传来?”
  灵巧扶着李诗诗走出室内,“将军得知消息后很担忧您,公子也是气的不得了,说是很后悔将您送进宫,都想闯进宫将您接出宫去,最后还是被将军拦下来了。”
  “嗯,让爹爹找机会与我见上一面吧,最好能在封后大典之前。”李诗诗蹩了蹩眉说道,她不清楚皇上到底打算如何对待将军府,但是这封后大典必是他的第一步,说不定请旨封后的官员也是他授意的。
  李诗诗在灵巧的伺候下用完早膳这才来到来到主厅,她坐到主位上,就听到下首传来的几道声响。
  “臣妾参见皇贵妃。”
  “起吧。”李诗诗抬了抬手。
  在她们起身依次入座后,李诗诗才看清她们的容貌,左手边的是丽妃和安妃,二人都是小家碧玉型的,身材也是小巧玲珑,她俩可是在当今是皇子时就跟在他身边的老人,二人各育一儿一女。
  而右手边最后一位是晴妃,长相妖媚,那一双眼睛带着钩子,能把人都勾走,她是皇上从民间带进宫里,皇上对她很是宠爱,破例让她登上四妃之一。
  而做在右手第一位的是梦妃,她长相清纯,妆容也很淡,眼睛大大的,她是四人中最显眼的,清丽脱俗。他父亲是守卫边境的一员大将,虽没有李大将军级别高,可是人家却得皇上信任。
  晴妃突然开口了,“皇贵妃,您这身子能挺得到封后大典吗,听说昨日您这苑内,可是动静不小呢。”
  李诗诗听后,端起一旁的茶盏,润了润唇,“妹妹怎么对本宫这了解如此详细,莫非你还趴在那墙根偷听,想要知道,你可以直接进来一看,也不会有人阻拦你的。”
  晴妃听着李诗诗话一愣,随后脸色绯红,可是碍于李诗诗位份比她高,也就容忍不发。
  梦妃一脸天真的表情,对着李诗诗担忧道,“贵妃姐姐您的身子,今日看起来好了不少,定是放宽了心,这样也好,不然真担心姐姐支撑不到封后大典呢。”
  梦妃这话,如果是原主听到,指不定大发雷霆,可是李诗诗根本不在意,有没有孩子对她来说无所谓的。
  李诗诗真的懒得跟她们在这虚情假意的过招,她感觉纯属是浪费口舌,“多谢梦妃一番好意了,今日本宫也乏了,你们无事就回去吧,在本宫这也等不到皇上的。”
  几人听到李诗诗的话,各自神情不同,不过她们都发现今日李诗诗的不同之处,要是以往,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几人起身再次对着李诗诗行行礼。
  “臣妾等告退。”
  李诗诗养目闭神也不理会,随她们远去。
  不一会灵巧快步走进来,来到李诗诗跟前,“主子联系上了,将军说下了朝就会请旨过来。”
  “嗯。”
  李诗诗响起昨日的场景,那直呼冤枉的婢子就是将绝子药下到她饭食里的人,不知被人允了什么好处,就是不松口,那婢子也是她这苑内的屋里人,可惜了,只要是背叛了一次,无论什么原因,这人终究是用不了了。
  李诗诗起身,灵巧上前搀扶着她,二人往内室而去,“想必昨日那婢子也是问不出来什么的,别再审了,杖毙吧。”
  “是。”灵巧听到李诗诗的话,虽有意外,但是她把主子如此心狠的一面归到这次绝子药身上。毕竟女人一辈子没有孩子,还是宫中的女人,这是何其凄惨。
  午时,散朝后,李老将军来到了贵妃苑,李诗诗也见到了这位虽已年迈却威风凛凛,杀伐决断却非常宠爱自己女儿的军人。
  灵巧守在门外,李诗诗与李老将军在屋内谈了一个多时辰,李老将军走出来时他神情凝重,等走离了贵妃苑几步,又返回来还不忘吩咐灵巧好好照顾李诗诗。
  接下来的几日,李诗诗除了面见四妃,剩下的时间就卧床休息,皇上这几日也不曾来过,只是派人送来封后大典的礼服,还送来了教习嬷嬷。
  终于到了封后大典的这日,这一日皇宫内一片红火,李诗诗早早的就被叫起,洗涑,梳头,上妆,换上华丽的凤服。
  李诗诗也在这时见到了皇上,他的确威武不凡,容易吸引女子的倾心,可也仅限于这古代中的女子,李诗诗只感觉他身上带着的气势有所不同而已,至于容貌还比不上夜七呢。
  二人乘坐轿撵跟着队伍来到了太庙,拜了祖宗,接受了大臣的跪拜,百姓的祝福,才返回宫内。
  回到皇宫内,李诗诗被送到了,历代皇后的居住处凤仪宫,灵巧早已带着众人将贵妃苑的东西转移过来。
  李诗诗看着眼前奢华的凤仪宫,走进宫内,灵巧见她一脸疲惫不堪,为她卸了妆容,换下了凤服。
  她才浑身无力的瘫软在床榻上,昏昏欲睡,这古代的繁文缛节可真不是她一个现代人吃得消的。
  到了晚间皇上来了,因为今日是封后之日,皇帝要留宿凤仪宫,这也是南赫朝祖制规定,就算是皇帝也不能在这个时候任性。
  到了就寝时,李诗诗随手往香炉里扔了一点东西,过了不一会,皇上就迷迷糊糊的开始脱衣服,直到他就要脱下衣时,李诗诗转身走出寝室,灵巧在外守夜,这个时候见到李诗诗她一惊。
  “主子,您这是……”
  屋内传来一阵暧昧的声响,打断了灵巧的话。
  “无事,你陪我去外面散散步,他明天早上才会清醒。”李诗诗自己披上披风,朝外走去,她实在不愿在这听屋内那糟心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