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起种田:农门医女山里汉 > 第81章 自讨苦吃

  
  “呦,瞅瞅谁来了,我们家安平和桂花,来看娘了?你们不去碰山神老爷的地方娘就高兴了,来来来,快点跟街坊四邻的说说你们打算咋个挖山惊扰山神老爷?”
  桂花瞪了婆婆一眼,“你以为在村里胡说八道就没人帮俺们了吗?你腿咋断的你心里不清楚啊。还有,不是今儿要送你去县衙告状吗,你这腿打算让人家白打?”
  “告状明个儿去也一样。砸断的腿也是跟你们遭的报应,你这个扫把星进么前,我们张家还是高门大院,瞅瞅你进门这些年,张家都成啥样了,你还有脸在这跟我叨叨,”张家婆婆先下手为强,把所有的事多推到了桂花是扫把星这件事上。
  桂花想起娘家那些烂事,不由心头发酸,拉着安平就往回走,“跟她说不清楚,她爱说啥就说啥吧,有会说的有会听的,总不能谁都信她的混账话。”
  张家婆婆瞅着远去的安平和桂花的背影,想打了胜仗一样冷笑了几声,“哼,跟我斗,小狐狸精你们还嫩点。”
  富贵今天要去城里找点零活干,刚到村口看见安平和桂花两口子面色沉重的往家走。
  “你们这是咋啦?娘又出事了?”
  安平叹了口气道,“想找点人手上山采药,村里没人肯去,娘还在村口那边捣乱。”
  富贵咽了口吐沫,小心翼翼的问道,“一天给多少钱啊?”
  “干一茬活一两银子,也许是三五天也许是八九天,也没个准,”安平想着能用的人手也就那十个木匠们,少说也得八九天,要是人手多了,兴许有个三五天就能完事。
  “那...那你看哥去给你们干咋样?”富贵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安平,直到安平和桂花对视一眼点了点头后,一颗心才落地。
  安平倒是没啥意见,倒是桂花,担心有诈。
  “我们回去点一下人数,不够的话在麻烦大伯哥,不然娘这边没人照顾,嫂子早上听说了这事,跟娘说怕俺们上山得罪山神大人,嫂子还说怕俺们遭报应啥的,你去可能不合适。”
  “啥?听你嫂子胡嗪,这事就这么定了,那咱们就回去收拾收拾准备干活吧。”
  桂花咬了咬唇没有吭声,快步走在前面进了家门。
  来帮工的木匠们都到齐了,豆蔻正跟他们说上山要注意的事项,还一人准备了一个背篓,见娘回来,笑着跑过去撒娇。
  “娘,你就别上山了,在山下晾晒草药。”
  新鲜的草药是不能直接熬制的,必须经过不同的炮制去掉或者降低有毒草药的毒性,有些是通过炮制改变或者增强药理性能,比如有子必炒,就是说带壳的会影响药性,要炒制爆开外壳才能使用,类似的炮制的工艺很复杂,豆蔻在医学院的时候选修过中草药炮制的这一类课程。
  但是要是系统的炮制工艺,还要委托给专门做这个作坊来完成,目前她只能先采摘回来,简单加工一下,复杂的需要找百味堂的掌柜,交给他们药堂来完成。
  桂花也不懂这些,闺女说什么她就听什么,嬷嬷也说留下来帮忙,小九却偏要跟着上山,还以为她们说的药材是一种好吃的东西。
  “小九也去,小九也去,”小九扑腾这胖乎乎的胳膊就朝豆蔻怀里蹭,豆蔻笑着使劲抱起小九。
  实在太重了,抱了三下就不行了,把她搁下累的气喘吁吁的说道,“小九你在家跟着娘和嬷嬷,姐姐给你带好吃的果子回来好吗?”
  小九吃着手指头,眼巴巴的抬头瞅着豆蔻委屈的撇撇嘴,朝豆蔻伸了五个手指头,“小九要吃五个果子,”伸完犹犹豫豫的又缩回来,盯着自己的两只胖嘟嘟的小肉手把一双手都伸出去了,“小九要吃十个果子,吃十个果子就在家跟着娘和嬷嬷。”
  “你个小屁孩,还会讨价还价,姐姐说五个就五个,多一个都不行,”豆蔻笑着逗弄小九,小九一听委屈的跑回娘和嬷嬷身边搬救兵。
  “娘,娘,你也想吃果子吧,你五个,小九五个,嬷嬷五个,我们每个人都要吃五个果子,娘,你跟姐姐说,要三个五个果子。”
  嬷嬷被小九逗的合不拢嘴,念了她一句馋嘴猴,小九眨巴着眼睛问道,“馋嘴猴是什么果子?”
  桂花抱着小九送豆蔻她们到山脚下面,“你们去吧,一会我给你们熬点绿豆汤送上去。”
  曹白兰为了躲清静不照顾那个死老婆子,就到小溪边,找那边打水的汉子调情去了。
  富贵上山,正好被她瞅见,打水的汉子说道,“你去找你家男人吧,一会让俺媳妇瞧见了,非得打起来不可。”
  汉子倒是憨厚,也知道曹白兰和蒋承福那点事,全村都传遍了,那些个小媳妇现在见了曹白兰嘴上不说啥,一个个回了家都教育自家男人,见了那种人就离远点,免得沾得一身SAO。
  她也顾不得撩别人家汉子了,追着上山的人就去了。
  富贵走在最后面,五短身材又好吃懒做的,没爬几步山路就累的气喘吁吁的蹲下来喘气,突然耳朵一阵疼,转身看见是自家媳妇。
  “你干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从来不知道给他留点脸面。
  “干啥?你说干啥?桂花家刚包了山,娘就欠了那些个银子被人打断了腿,这就是现世报,你还敢跟着来山上凑热闹,嫌命长是不是?让我守活寡不成,非得等你死了当个小寡妇是不是?”
  安平停下来,有意过去劝劝,豆蔻拉着爹的衣裳让他别管闲事。
  “咱干咱的,我大伯也没力气干这活,万一再给热着累着了,又得借机找事了,正找不到理由撵他走呢,让他下山去吧。”
  豆蔻说完,安平觉得也是这么个理,就朝富贵喊了一句,“哥,你听嫂子的吧,跟嫂子下山去,别为这事伤和气。”
  曹白兰自作多情的以为安平是为了顾她的面子,那脸变的快,手一撒,把富贵往前一搡,“瞧人家安平多心疼人儿,算了,今天就看在安平的面子上,让你上山去,一会我给你们送吃的。”
  下山的时候,曹白兰还朝安平抛了个媚眼,扭着腰肢乐呵呵的走了。
  “人没走,咋办?”安平还不知道这个嫂子的心思,豆蔻一眼就看穿了。
  “随他吧,反正多一个少一个,也不碍事,不过既然来了,拿咱家银子,就不能让他白拿,该干的活一点都不能少,”豆蔻跟上木匠们,在山路见小跑着给大家带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