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起种田:农门医女山里汉 > 第167章 偷得浮生半日闲2

  
  “明月,你先放开我,咱们回府再说,”白星河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开始求饶。
  豆蔻看着白星河一脸落寞和孤寂,不由的心软的说了一句,“今天腊八呢,药行不是要舍粥吗,这腊八粥必须晌午之前送出去,才能讨个好彩头,你们再耽搁下去就误时间了。”
  红明月忘记了还有这茬,把白星河放出来,说道,“先办正事,不过你必须跟我回白家。”
  白星河一双眸光中尽是难掩的孤单,他的身份本来就不光彩,自小就不被白家承认,顶着白家二爷的身份其实还不如个野孩子受宠,白家的家宴也只参加过一次,那个他本该喊爹的人却拒绝和他同坐一席,竟然厌恶到此等地步,白家,不是他不回,只是因为那边不是家。
  还不如豆蔻这丫头家呆的舒心自在。
  “红小姐,今天豆蔻还有朋友在,改日再去府上拜会,拜拜啦,”豆蔻微微一笑,快速抽身。
  看着豆蔻轻快的转身奔向巷子口靠在墙壁上的少年,白星河说不出来哪里有些郁闷,好像自己的属下去伺候别人,他成了被抛弃的那个一样心有不甘。
  “忙完了?”齐腾淼从白星河的身上收回视线落在豆蔻那张明媚的笑脸上,抬手摸了摸她的发丝,还挑衅的朝白星河摆出一副胜利的微笑。
  “走吧,先带你买棉被和炭火,城里没有太好的炭火,明天我给你送一些过来,上次白公子送给我们家的,燃起来没有青烟,很是好用,”两人沿着青石板街走到尽头,有一家卖杂货的铺子,买了炭火和炭盆,说明了地址,让伙计一会给送到门口。
  伙计一看,地址是百味堂,笑着打问了一句,“莫非是张老板要重开百味堂了?”
  百味堂可是个老铺子了,当时说关就关了,大家都觉的不甚方便,谁也没料到会关张半年,这回看见送货的地址,伙计不由的喜上眉梢。
  豆蔻礼貌的点点头,并没有挑明老板换人了,反正开张的时候大家总是要知道的。
  齐腾淼的眼睛一分钟都不愿意离开豆蔻,半年未见,她不仅个子长高了头发变长了,笑容也更温婉如女孩子了,不似以前那个疯妮子,满身跑着采药什么苦都吃的下,活像个男孩子一样要强。
  “重开百味堂的日子定了吗?”
  两人买了棉被,抱着往回走,齐腾淼随口问了一句,若是能赶在他离开前,还可以帮豆蔻做点什么事情。
  “还没,也不急于一时,百味堂关张半年了,需要协调的事情还挺多,尤其是汪神医那边,我现在只担心他出什么幺蛾子,”豆蔻说道这,想起那日齐腾淼不顾自己安危救下的事情,恍如昨日一般。
  发觉她的视线一直停驻在他身上,扭头一望,那双清冽的眸光还在寻找他上次受伤的痕迹,笑着安慰道,“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
  豆蔻笑了笑,闷头走在路上,一路走来到了百味堂才发觉大长腿的齐腾淼一直紧跟在她身侧,慢慢慢慢的等着她,随着她的步伐一点点往前挪。
  “那****被人追杀,你似乎从来没问过原因。”
  珍宝阁,钱老板,这个人让她记忆深刻,为了一个收养小九家赠的那个镯子信物,钱老板居然想杀人灭口,把那个镯子占为己有,可惜她虽然夺回了镯子,但是那个信物还是在接小九回家之前就已经丢失了,娘翻遍了家里也没找到,除了豆蔻和嬷嬷,大概已经没人知道那个镯子的价值了。
  娘一直当成是个普通的镯子放着,丢了也只是觉的对不起收养小九的老夫人和老爷,本来心里负担就大,所以豆蔻也就没提那个镯子的价值。
  不过那个不见的镯子,始终悬在豆蔻的心上,她遇险,齐腾淼受伤,全都跟那个镯子有关系。
  “救人需要什么原因?更何况还是我齐腾淼认定的人,我相信自己的眼光。”
  豆蔻仰头对上他熠熠生辉的眸光,那眸光的尽头印着的是她狂跳不已心。
  “小傻瓜,你快点长大吧,以后有事情就交给我来做,你只负责吃饭长大,然后嫁给我,”齐腾淼笑着揉了揉她柔软的发丝,“我想看你带簪子的样子。”
  她点点头,“好。”一时情急,被口水卡得咳嗽了起来,下一秒,带着齐腾淼体温的黑色大氅就抱她裹成了粽子,她抬头一脸赫色,“我不冷,你快穿上小心感冒。”
  “我未来的娘子是医术高明,有你在,我不怕。”
  她再没说什么,而是把大氅往身上紧了紧尽量不让它们沾到地上的雪水,小心翼翼的生怕被齐腾淼看见,可还是没逃过他的眼睛,最后双脚腾空,整个人被抱了回去。
  看着她羞红的脸,他安慰道,“男女七岁才不同席,过了年以后,再不能把你当小女孩看待了,也不能这么随心所以的想抱就抱了。”
  豆蔻干咳了几声,是这样吗?看着他灿烂的笑容,豆蔻为自己心里那点小心思红了脸。
  回到百味堂,把棉被放到厢房里,炭火也燃起来,豆蔻把黑色的大氅挂在门边散散寒气,“一会随我回我们家吃晌午饭吧,今天腊八,家里背了不少的腊八粥和酒菜。”
  “好,不过我没有准备礼物,”齐腾淼为自己疏忽的这件事情有些内疚,但是随即眼神亮了起来,“那咱们现在就走吧。”
  他想到了一个比买来的东西更好的上门礼。
  豆蔻笑了笑,“只是吃顿便饭而已,不用那么多礼节。”
  两人看着炭火慢慢燃起来,豆蔻又往里面加了一些,看着满满的炭火足够烧三四个时辰了才满意的说道,“走吧,等你吃完饭回来,屋里就暖和了。”
  出门关了门窗,从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慢悠悠的似乎要在天寒地冻的间欣赏一番光秃秃的美景....
  “白公子,找我有事?”豆蔻和齐腾淼对视了一眼,看见来人是白星河,不由的皱了皱眉。
  “怎么,不欢迎本公子大驾光临?你可是我的属下,本公子自然是要时刻挂心的,这不专程请你和你的朋友去府上一叙,算是犒劳你这半年为本公子效力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