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起种田:农门医女山里汉 > 第406章 费氏不知齐腾淼身份挑衅豆蔻

  406
  过来两个小伙计陪小九一起吃糖葫芦,小九坏笑着对他们说道,“把糖葫芦吃了,把山楂子吐到这个碗里。”
  伙计们不明白,可还是照做了。
  三个人一人两根糖葫芦,吃了小半碗糖葫芦籽,小九笑着说道,“好了,去换下一班人来吃。”
  她端起山楂籽走到黄老板跟前,微微一笑,“看你一直流口水怪可怜的,糖葫芦太酸你吃了更得流口水,我这么好,就喂你吃点糖葫芦籽吧。”
  “姑奶奶,饶命啊,饶命啊,我真的吃不下了,你们快救救我,小九这是要杀人。”他跟作坊里面的伙计们求饶,可是怎么这些人吃的更欢快了,山楂籽吐的更欢。
  “你才吃点山楂籽和辣椒面,你把我们的人伤的吃了刀子,没为你吃屎就算便宜你了。”
  黄老板见这些人说话提醒了小九,慌张的说道,“祖宗,那种秽物我吃的下,你也拿不了啊,是不是。”
  “不让你吃屎,我还嫌脏呢,我去给你挖点虫子来,我姐姐说了,那些都是高蛋白的东西,你等着。”小九跑出去打算挖点蚯蚓,路过账房的时候,听见里面闹哄哄的。
  “豆蔻,我真没骗你,不是让你跟我进京的。”
  “我没说你骗我,只是担心,你想啊,梅姨和齐叔这段感情不被认可,朝廷怎么会派这些官兵来给你迎亲,我怕是我们成亲的话会钻进别人的圈套里面,不是不想跟你成亲。”
  齐腾淼沉默片刻,“我爹和梅姨被安置在县衙,不如我先过去探探口风,我也觉的奇怪,为什么上面突然给我封号了,是很反常。”
  “那我换身衣裳跟你一起去,”她总觉的事情不简单,偏偏是这个节骨眼上发生的事情,她心里有点没底,总是被人算计的,总是被迫反抗,这种日子她过腻了。
  豆蔻开门的时候没注意到门外有人,小九猝不及防的摔了一脚。
  “姐,我是来跟你汇报的,我正在给你收拾那个黄老板呢,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轻易的放过他的。”
  “你下手轻点,别弄死了,姐姐留着他还有用呢。”
  齐腾淼微微皱眉,“直接让我把他杀了不更省事吗,为什么还要留着他那条狗命?”
  豆蔻淡淡说道,“也许用的着的时候。”
  她没说实话,齐腾淼发现了,但是没有揭穿她,“嗯,听你的。”
  小九看着姐姐和齐哥一起离开,还不忘喊姐姐给她买上一些好吃的东西回来,肚子饿到现在还没吃晌午饭呢。
  县衙正在设宴款待齐叔和梅姨。
  “这些都是这里的特产,都是乡野的味道,公主一定要多尝一尝。”费氏站在梅姨身边给她夹菜。
  费庆明也陪在一侧,眼神淡漠的看着满桌的美味佳肴,这些才从娘的嘴里说出来,好像就成了上不了台面的东西,着巴结人的功力他还第一次见识到,他心里清楚是为了他的仕途,可是他就是不愿意承认,齐腾淼那小子居然是世子爷。
  梅姨轻轻咳嗽了几声,拉费氏坐下来,“一起吃吧,我不是什么公主的身份,我只是齐域平的夫人,不必如此拘礼。”
  费氏只当长公主是说笑,拍着马屁道,“您身份尊贵,”费氏笑着看了一眼齐域平,这汉子一看就不是凡人,心中不禁感慨道,“这人啊,不论男女,长得俊俏就是沾光。”
  费庆明使劲瞪了费氏一眼,她才惊觉自己刚才把心里话不小心给讲出来了,连忙跪地磕头。
  “罢了,起来吧,”梅姨微微皱眉,微微侧头去寻齐域平的视线,很怕这些话刺痛了齐域平,还好他脸上的神色未变,这一路上,他都是沉默寡言。
  也是,被一群人身着铠甲的人盯着吃饭,谁脸上也不会高兴。
  “瞧我这张嘴,实在是该打,我去前面看看,催催下人们去请世子爷来。”
  费氏边走边想,这镇子她住了几十年,从来没见人提起过这里有什么世子爷,今天呼啦来一大圈身着铠甲的人可把她给吓坏了,还以为是儿子犯错了,吓的魂都丢了一半,还好儿子冷静,见过公主后一直不卑不吭的,只是话太少了。
  她心里嘀咕着,晚上要准备些啥好的。公主可是个大贵人,自己飞到这县衙来这不是老天爷给她儿子找的贵人吗,可得好好款待着。
  走到门前,听见下人来报,说是寻到世子爷了。
  “我去瞅瞅啥模样,”这些事情是儿子吩咐的,她换了身衣裳出来后一直在公主身边伺候,大气不敢出,还不知道镇子上哪位公子是世子爷。
  豆蔻和齐腾淼刚迈进县衙的大门,和急匆匆不看路的费氏差点撞到一起。
  “诶呦,你们急着投胎啊,”费氏抬手扶了一下头上的步摇和金钗,翻了个白眼说道,“你瞅瞅你穿的素净的跟家里死人了一样,来这县衙奔丧啊。”
  “是你们,”豆蔻刚张嘴要说,就被费氏连珠炮似得话语给打断了。
  “张豆蔻,我说你没事少往县衙跑,跟你说八百遍了,我儿子瞧不上你这种小妖精,就你这种货色,谁要谁是眼瞎了,啧啧,瞧瞧你们两个寒酸样,可真般配。”费氏挖苦豆蔻的时候连带着也没放过齐腾淼。
  齐腾淼想上前维护自己的女人,被豆蔻一胳膊拦住了,“女的打架,男的别插手。”
  “呦呦呦,你还撸袖子,你想打我不成?我儿子可是县令,你动我一下我就关你大牢,”费氏对于豆蔻螳臂当车的挑衅行为嗤之以鼻,“给你十个胆,你动一下手。”
  豆蔻没让她把话说话,抬手就是一个响亮耳光,费氏被狠狠甩了一耳光,头上的步摇和发簪都被摔到地上了。
  费氏被打蒙了,捂着半边脸就要去抓豆蔻的头发,齐腾淼脚下使板子让她摔了个跟头。
  “好啊,今天我非让我儿子把你们两个都杀了,”费氏朝地上啐了一口,招手喊帮手,“来人,给我把这个小妖精按住了,今天非扇烂她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