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起种田:农门医女山里汉 > 第425章 谁破鞋谁知道

  425
  “我是胭脂啊,你不记得了?”
  昌家媳妇看见胭脂突然扭捏的样子,心里一阵不舒服,说是来找豆蔻的麻烦,实际上就是想来看这个男人吧。
  这个男人她知道,昌子在家喝多的时候总是提起来,说是大小姐身边的那个男人这好那好,要说昌子对豆蔻没那个意思,打死她也不相信。
  她怀疑昌子对张豆蔻的感情可不光这一件事情,多着呢。比如家里面还放着一双洗的泛白的手套,听说就是张豆蔻给他的。
  那些破玩意,以前穷吧,留着就留着,现在日子好过了,那样的破手套早就该扔掉了,都不能戴了,还压箱底放着呢,正巧前两天收拾柜子,就给它扔掉了。
  还有别的,比如当着豆蔻的面,什么时候都喊豆蔻的名字,背着豆蔻,在家跟她提起来喊豆蔻是大小姐啥的,豆蔻家祖上又没有做官的,咋就成大小姐了,要她看,就是昌子把自己的位置摆的太低了。
  她张家有啥,不就是比别人家先富起来吗,现在她家过的也不赖!
  梅姨瞧着进来这小媳妇一直眼巴巴的瞅着自己的儿子就跟看着一块金子一样,那眼睛都是金星。
  “这位姑娘是?”梅姨轻声问豆蔻。
  “梅姨,这人是我们村金财主的媳妇,估计是来找我娘说啥事的。”
  胭脂看见豆蔻和桌边坐的夫人嘀嘀咕咕的,新生不悦,“张豆蔻,你在下面嘀咕啥呢。”
  “你来我们家有什么事情吗,你没看见我们家有客人在吗,有事去外面谈。”见这胭脂过来看她的男人还趾高气昂的,豆蔻毫不客气的回敬了一句就把人往外面推。
  桂花还以为胭脂真是来找她说地里的事情呢,结果一进门没说两句就直奔自己的女婿去了,心里早就恼火了,只是碍于齐腾淼的父母都在,不好发作。
  这会豆蔻轰人,她也起身带着昌家媳妇往外走,“你们说说,说是找我来说事,进门就打算吵架,都给我出去。”
  胭脂被豆蔻给撵到院子,气的说道,“怎么,见不得人啊,非得把我们赶出来,是不是怕我说你家张豆蔻的丑事啊?”
  来之前她心里还有一点幻想,也许不是这个小子来提亲,也许是个又老又不中用的老男人过来给豆蔻提亲呢。
  结果看见是齐腾淼后,心里怒火中烧,她比豆蔻长的魅惑人心,咋张豆蔻就能找到有钱又帅的男人,她就得跟金财主那个秃头大肚子的土财主?
  胭脂越想越气,早知道当初就不该同意,要是在等等,兴许就能遇见齐腾淼,现在哪里还轮的上清汤寡水模样般的张豆蔻。
  “出去,胡说八道,我家豆蔻啥事没有,少用你的脏嘴在这里胡说八道了。”桂花拿起扫把赶人。
  胭脂一看桂花生气了,兴奋的使劲大喊道,“齐腾淼,你不知道吧,你家张豆蔻都不知道跟了几个男人了,光我就知道两个了,你还被蒙在鼓里吧。”
  昌家媳妇一听胭脂说这些,赶紧捂住她的嘴。
  “你干啥捂住不让我说,本来就是真事,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张家把一个破鞋当成黄花大闺女一样嫁出去祸害人啊。”
  桂花气的直接用扫把往胭脂身上招呼,梅姨听着闹哄哄的就从屋里面出来,问道,“这个姑娘刚才说的什么?”
  齐腾淼站出来护住豆蔻说道,“娘,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件事情回头我再跟你解释。”
  梅姨脸上依旧是淡淡的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来,只是摆手让桂花把扫把放下来,“让她说完。”
  桂花为难的看着梅姨,想给女儿解释一下,可是豆蔻却摇了摇头,倔强的迎上胭脂的目光,说道,“说吧,今天不让你说完,出了这个院子,你不知道要胡说八道什么。”
  胭脂冷冷一笑,揉着刚刚被打红的手腕,啐了一口道,“张豆蔻,这可是你让我说的。”
  昌家媳妇使劲在后面拉扯胭脂不让她胡说八道,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胭脂就跟疯狗一样,谁来都拉不住了。
  “你干啥,让我说完,这些不是你跟我说的吗,都是实话,你还怕人知道?”胭脂一脸不以为然的瞪了昌家媳妇一眼。
  豆蔻皱了皱眉,目光扫到昌家媳妇,她什么时候跟昌大哥家结仇了?
  昌家媳妇跺了跺脚,知道这回躲不开了,索性死猪不怕开水烫,也就任由胭脂去说。
  胭脂见没人拦了,还多了几个想听故事的,笑着说道,“你们是来提亲的吧,我跟你们说,张豆蔻跟过这村的金财主。”
  梅姨脸上依旧波澜不惊的看着胭脂问道,“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我就是金财主的媳妇,不过豆蔻跟我夫君的事情是我进门之前发生的。”
  她可是听昌家媳妇说过,张豆蔻和金财主一夜贪欢,第二天金财主就找没人过来提亲,结果张家说啥都不承认,这门亲事才没办成。
  好像最后还把媒人给打了。
  “你胡说,我们家豆蔻是清白的,金财主睡的根本就不是豆蔻。”桂花急忙替女儿辩解,还一直看梅姨和齐域平脸上的表情,见两人不动声色,心里更着急了。
  这个胭脂就是成心过来捣乱的,说些不着边的话来诽谤她女儿。
  “哦?你不是说你知道两个吗,还有一个呢?”梅姨挑眉循循善诱的问道。
  胭脂清了清嗓子,嘴角扯过一丝诡异的笑容,盯着齐腾淼说道,“另一个你都不知道,听说你当时不在。”
  豆蔻知道胭脂说的是费庆明这件事情,当初这件事情她处理的确实不够干净利索。
  “说来听听,我倒是想知道,你还能说出什么花来?”齐腾淼大概也猜到是哪一件事情了,当时他确实离开一段时间,但是他相信豆蔻的人品。
  胭脂见齐腾淼也感兴趣,更开心了,“豆蔻跟费庆明,就是县令大人,你不知道吧,县令大人跟豆蔻是一个村的。”
  齐腾淼故意装出吃惊的样子,把豆蔻搂在怀中。
  “你还碰她,张豆蔻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碰过了,你也不嫌脏,还来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