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起种田:农门医女山里汉 > 第430章 真假豆蔻

  430
  “二位,打问一下,张豆蔻姑娘家在哪里?”
  胭脂和昌家媳妇看着他面生,问道,“你是谁?找张豆蔻有什么事情?”
  两人坏心眼的觉的,张豆蔻的口味真重,这个男人眼上一个刀疤,不知道眼睛瞎没瞎,一股子穷凶极恶的面相,她也吃的下。
  “有事。”
  胭脂和昌家媳妇对视了一眼,计上心头,“你没见过张豆蔻?”
  男人如实相告,没有。
  “那你找张豆蔻什么事?”胭脂想打探出更多的事情,如果真的是张豆蔻的奸夫,她可有的玩了。
  “好事。”
  两人一听是好事,心里那个不爽,昌家媳妇推了胭脂一把,又给胭脂使了个眼色。
  胭脂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说道,“我就张豆蔻,有什么事情说吧。”
  男人看着胭脂,皱了皱眉,长的倒是符合老大说的样子,清丽逼人,一想到这个美人的下场,他就有点不忍心。
  “你真的是张豆蔻?”
  “废话,你看我这屁股,就是被齐腾淼的娘打的,那个死女人竟然还是公主,呸。”胭脂说完,看见男人脸上的疑虑打消了,不耐烦道,“快说啊。”
  男人心想,这个女人一定就是张豆蔻的,齐腾淼的娘是公主这件事情,除了亲近的人,不会有人知晓的。
  “那就得罪了。”男人说完,一个手刀就把胭脂当场给劈晕了。
  昌家媳妇当场就愣在原地了,她刚要张嘴大喊,眼前一黑,也晕了过去。
  男人见四下无人,真是老天爷长眼,这趟活这么顺利就搞定了。
  他一个肩膀上扛一个,把人全扔进停在村口的马车里面,把车帘子一放,谁都看不见里面是啥。
  马车一路颠簸着进了城,直接来到青楼后门,早就有人等在那里,马车一停,立刻有人从马车里面把胭脂和昌家媳妇给抬了出来,直接从后门上青楼二楼。
  眼睛上面有刀疤的男人一进房间就把门关好,招呼手下的开始干活了。
  “都听好了,老大吩咐的,把张豆蔻轮完就卖到这里,你们一会可悠着点别玩坏了。”刀疤眼的男人盯着沉睡的女人啧啧叹息。
  “你说你惹谁不行,惹我们主子,你可别怪我们兄弟们下手狠,一切都是迫不得已啊。”
  刀疤眼说完,兄弟们已经跃跃欲试了,他虽然是土匪,可是实在是不喜欢这种场面,奈何手下们都喜欢玩女人,想着便宜街上要饭的不如便宜了自己兄弟。
  “老大,你不玩吗?”
  “我不喜欢,你们随便,我去找老鸨谈价钱,你们可快着点啊,一会拿了钱咱们就赶紧闪,不能让人逮到咱们。”
  刀疤眼交代了一声,有个兄弟脱了裤子问道,“老大,这怎么还多一个,也能玩吗?”
  他想了想,老大没有交代,所以对他们说道,“只有张豆蔻能动,这个留着,不能碰,不然一会回来我剁了你的老二。”
  “大哥,我们知道了,大哥喜欢这个,我们准保不懂。”
  他关好门,去找老鸨谈价钱。
  按照老大说的,他们这一趟活全靠老鸨出多少价钱了。
  房间门一关,里面立刻就闹疯了。
  昌家媳妇第一个醒过来,看见胭脂躺在地上,有个陌生的那人光着下面正在顶。
  “啊!!!。”昌家媳妇在看清楚这个那人在胭脂身上做什么的时候,吓的脸都绿了,使劲嚎叫着往门口爬,结果被人一把拽了回来。
  “你喊叫个屁,我们老大说了,不动你,你要再喊,就让你尝尝老子的二弟。”
  她立刻闭上了嘴,看着胭脂也被弄醒了。
  “啊,放开我,从我身上下去,救命啊,救命啊。”胭脂被下面疼醒了,醒来一看身上正趴着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她顿时就懵了,除了大喊大叫已经吓到不知道要干嘛了。
  “小娘们,叫的还挺带劲,叫啊,使劲叫,这地方就是让人泻火叫唤的地方,你喊破嗓子也没人来救你。”
  这人恶狠狠的说着,下面一刻都没停,还愈发的使劲了。
  胭脂本来惊恐的叫声慢慢变成了让昌家媳妇面红耳赤的声音。
  “大哥,你,轻点,我,受不了了。”胭脂被顶的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上来,下面那股子疼劲儿过去后,反倒是她从来没体会过的爽。
  这种感觉简直要让她疯了,这就是男人嘛!?她发现自己白跟了金财主这么长时间,竟然不知道这种欲仙欲死的感觉。
  太美妙了,简直让她欲罢不能,她的脑袋里面一片空空,闭着眼睛享受,全然忘记了自己身处陌生的环境,当然也忘记了这个房间里面不只她们两个人。
  昌家媳妇已经被吓的爬到墙角不敢看了,胭脂的叫声不是喊救命,她不知道要怎么办了,这些人一会是不是要杀她。
  “不行,我不能让这帮人糟践我,我是昌子的媳妇,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昌家媳妇魔怔的自言自语一番,直接拿脑袋撞墙。
  昌家媳妇感觉脑袋上一股暖流下来,眼睛看都的是一片血红的场景,她笑着道,可算是没给昌子丢人,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快点,该老子了。”另一个见胭脂浑身软的跟泥鳅一样,早就受不了了,把她身上的人一推。
  “小娘们,你尝尝老子的。”
  “诶呦,这姑娘可是极品,这么享受,行了,人我就留下了,开价吧。”
  老鸨看着胭脂那股子浪劲,她这里就却这样的,走了一个八姑娘,她得赶紧再找个摇钱树才行。
  可是姑娘们整天哭哭啼啼的,一说接客就这疼那痒的,每一个肯多卖一宿。
  胭脂完全沉浸在欢愉的世界中无法自拔,根本不知道旁边还有人观赏。
  刀疤眼男人本来还觉的自己做这事有点...可是看见‘张豆蔻’这副模样,真的和老大说的一样,是个人尽可夫的女人,他心里的罪恶感一点都没了,反倒是觉的救了齐腾淼那小子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