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里汉子:捡个媳妇好生娃 > 第339章 深藏不露的老头

  
  桑月与庄大花摘好棉花刚回到家,上山打猎的一众人竟然也回来了。
  看着庄大牛扛着一头大野猪雄纠纠气昂昂的回来,桑月看着他那得意的样儿,心里极度鄙视:不就是打了一头野猎么?搞得个得胜回头的大将军似的,神气个啥呀?
  “月儿,这头大野猪大吧?师父真的是太厉害,他一箭就直中猪脑!”庄大牛脸上的崇拜,仿佛臭老头就是他心目中的偶像一般。
  不过桑月一听,顿时翻了翻白眼:原来这头大野猪是臭老头打的啊?
  搞得她会错了意!
  桑月鼻子一耸心道:又不是你打的,这么高兴做什么?果真是头大傻牛!
  不过当她看到金宝、银宝身上挂着的野鸡野兔时,桑月不禁想:以后这大围山野鸡兔子会不会绝种啊?
  好在桑月没有问出来,否则她肯定要被霍尚凌讽刺了:金宝、银宝兄弟在山上生活几年了,以前都没绝种,现在打这几只就会绝种?
  除了有一头大野猪和七八只野鸡野兔外,还有一只梅花鹿。
  “咦,沐四呢?他不是与你们一块去的么?”
  庄大牛立即说:“他回家了,今日其实打到了两头野猪,我征求了师父后给了他一头。”
  这头大蛮牛是想着昨天沐四因为银子而生气的事吧?
  桑月想说:其实你想错了,那沐四可不是那种小气人,二两银子买个女人会觉得可惜,他只是气那黄梦溪不知好歹罢了。
  “那野猪沐家兄弟肯定不舍得吃了,你怎么就没给他两只野鸡野兔呢?”
  桑月一问,庄大牛挠挠头:“我给了,他死活不收。”
  沐家兄弟人确实不错,虽然沐大愚憨了一点,但确是个实在人。
  那两兄弟因为家中没有一个女人,那日子过得比叫化子还不如。
  桑月想借机去看看黄梦溪,于是她提出:“大牛,一会拿上一只野鸡一只野兔子,再带上一点干香菇,我们去看看沐大嫂子吧?”
  “好,那就依了你。等我收拾一下就去。”
  野猪庄大牛不会处理,于是去叫来了陈方生,他虽然不是专业的屠夫,可却以前在山下的卖肉摊子上帮过两年工。
  杀猪不在行,可破只打死了的野猪,倒是能胜任。
  霍尚凌到了家就什么都不理了,吃过庄大花煮的面疙瘩后,带着金银二宝去了河边。
  野猪处理好明天早上送去镇上,可这头鹿却有一小节鹿茸,庄大牛想留给大花吃。
  可看他一脸说不出口的模样,桑月白了他一眼:“大花身体这几个蹉礳得太厉害了,这个就留给她吃吧。”
  陈方生听了一愣:“大牛媳妇,你可知道这鹿茸极值钱么?这点鹿茸能换的银子,可比这头野猪还多呢。”
  桑月一听笑呵呵的说:“方生叔,你说银子能让我家大花的身体好起来么?大花可是大牛一奶同胞的亲妹子,什么也抵不过她的身体好。”
  这话一出,庄大花“呜呜”的哭了:“大嫂…我不要,我的身体会好起来的,这东西太贵了。”
  贵?
  不就值个二三两银子么?
  要是你知道你家那头笨大牛花六两银子给我买一只红参的话,你会不会觉得他疯了?
  见人被她感动哭了,桑月一头黑线:我没想做感动庄大花的年度人物啊,你哭啥?
  再说,这是你哥打来的猎物,你感动我做什么?
  “大花,你可别哭,你身体好了,才能帮我做更多的活。你知道我这人比较懒,现在你来了,我可轻松了不少。难道,你是不想帮我不成?”
  自己在这个家里,又做了什么呢?
  庄大花虽然胆子被庄老婆子压得有点小,可却是个极聪明的女子,在这个家里虽然自己大嫂表面上咋咋呼呼的,可她却是真正的善良。
  “大嫂…我愿意的,我愿意一辈子都帮你干活。”庄大花抹了把眼泪,笑了。
  一辈子帮我干活?
  卧操,我又不是黄世仁!
  陈方生看了看这两女子,再看了看庄大牛一眼:“大牛,你好福气!只是这鹿茸一下子可不能吃这么多,大牛还是送到药铺去换干的回来吧。”
  桑月一听觉得有点别扭,她脑子晃了晃:“大牛,为何要去换?把这新鲜的鹿茸先割下来阴干,再烘烤磨成粉慢慢吃不就行了,还这么麻烦去换做什么?万一换回来的不如这个好,那不是吃亏了?”
  庄大牛还没来得应,霍尚凌却回来了,他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桑月:“臭丫头,你会熟药?这熟药可是药铺里的不传之秘技,你怎么知道?”
  桑月一愣:“真的么?鹿茸的制作只有药铺的人才知道?臭老头,你骗我的吧?你问我怎么会知道这法子,我哪知道?只是一听到这事,我脑子里就是突然跳出这个想法来的。”
  这话倒是让霍尚凌怔住了:“你说什么?你根本不知道这熟药之法?这念头只是突然从你脑子里蹦出来的?”
  桑月一脸老实的点点头:“对啊,就这么跳出这个想法来了?臭老头,你说莫不是我脑子里住着个神仙?”
  这一傻样,气得霍尚凌吃胡子瞪眼:“我说你脑子里还住着个鬼呢!世上哪来的神仙,你见过?”
  世上有没有神仙我不知道,可是我家有个小神棒,离成仙还有一定的距离。
  这心思一出,小七跳脚了:主人,你竟然骂我?我才不是神棒,我是只神虫!
  好吧,神虫神虫,我说错了!
  只是看着臭老头那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桑月傻呵呵的一笑:“没看过,只是猜想的。要不然我脑子里怎么会突然有这种想法?臭老头你说对不对?”
  突然霍尚凌想起桑月的来由,他朝庄大牛:“去拿个枕头出来。去,那边坐着。”
  庄大牛赶紧去了,不一会霍尚凌让桑月把左手放在大木墩上,右手的食指与中指压了上去…
  “你忘记了好多事对不对?”
  这话一出桑月瞪大了眼:“臭老头,原来你深藏不露啊?箭术这么好就算了,竟然还懂医术?窝滴的天啊,你是哪位大侠?小女子多有怠慢,请多多包涵!”
  不过,臭老头不会从脉中摸出,她不是真正的桑月儿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