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里汉子:捡个媳妇好生娃 > 第480章 摊子被人占了

  
  本以为什么贵公子、大小姐与自己无关。
  可桑月没想到的是,这陈家夫妇还真与庄大牛爹一样爱好,看中的地方竟然是她家右侧上去的一个小山坳里。
  这小山坳离着她家有一条田埂,大约两百米左右。
  不过这些,真的没有影响到桑月。
  这两日太阳好,几个男人都上了山,家里的女人也没闲着,挖起来没做成粉的红薯准备做成红薯片了。
  晒红薯片最高兴的莫过于孩子们了。
  为啥?
  谁家不趁着这日做些糖薯,晒些糖薯干啊?
  今日大伙都聚在了大青婶子家,切片的、煮片的、晒片的整整一院子的人。
  李桂花看小么儿带着孩子们在竹笙下跑来跑去,立即叫住了:“小么儿,不许跑了,站那边去。”
  小么儿虽然心不甘可却不敢不听娘的话,于是他站在一边撅着嘴嚷着:“娘,大表嫂都说我们可以玩捉迷藏,你为啥不让我们玩呀?”
  李桂花闻言又气又笑:“你大表嫂是说你们可以玩捉迷藏,可她是说让你们在这竹笙下玩么?要玩可以,那边玩去。”
  小么儿现在是越来越可爱了,每一回他娘批评他,只要他觉得不在理儿,就总是“大表嫂说、大表嫂讲”的来反驳他老娘的话。
  桑月看他那可爱形象,实在忍不住笑了:“小么儿,你们进去看看秋茶婶婶的糖薯熟了没有。要是熟了,给大表嫂拿两只来。”
  总指挥官的命令一下,几个孩子全涌进了厨房,大青婶子都看乐了:“这小家伙,还真有意思!”
  桑月没有红薯,自然不准备晒红薯片。
  她突然就想起了小时候奶奶做的瓷花片,那原料可是红薯粉呢。
  虽然材料都来自于红薯,可味道却不一样。
  于是这一日在大姑家晒红薯片的时候,桑月做起了试验品。
  张大娘一看她不务正业:“桑月啊,你这又在想什么新鲜事呢?”
  桑月抬头一乐:“大娘,等我试难成功了再说!”
  看她这神秘兮兮的样子,张大娘把她当成个孩子懒得理她了:“对了,桑月,你说明天恐怕人会更多,要不今天晚上我们去镇上住得了?”
  去镇上住?
  桑月赶紧摇头:“我不习惯住别人家,我们还是早点起来走吧。”
  张大娘想想也是,就算是到自己堂叔家去住,那还得去那吃晚饭呢,确实不太合适。
  第二日一大早,一个比一个早。
  等桑月起来时,大青婶子已经拿着两个饼子过来了:“桑月,先喝两个饼子顶下饿,等到了镇上再吃碗汤面好了。”
  今日的霜挺大,昨晚庄大牛告诉她,今天中午陈家起房子开土动工了,村长叔让大伙过去帮忙。
  桑月起来的时候,庄大牛已经洗好手脸了:“婶子,你咋起这么早呢?”
  “大牛啊,我多带了几个,你也来两个吧,一会等早饭好了再吃。”
  庄大牛也不客气,伸手接过一个就塞进了嘴里:“月儿,真不要我送你们下山?”
  五个女人一起下山,还要人送?
  这天快要亮了,这路虽然拐七拐八,可还没听说过这路上出现猛虎与土匪呢。
  “不用了,大黄与黑珠子都跟着,你还担心个什么?我们走了,你要是不急着出去的话,就把门关好。”
  说话间几个人都出了门,在村口五人全部相会后,说笑着往山下去了…
  一路上非常安静,连只野兔都没看见。
  到了镇上五人在面摊子上喝了一碗热汤面后,便急急去了张大娘的堂叔家,拿了炉子与锅具去了她们上回租好的屋子。
  只是她们没想到的是,今日一早这屋子外竟然被人占了…
  这是怎么回事?
  房东原本是卖竹器的,平常他的竹器摆在店里,一旦有集市他的东西就摆在店门口。
  今日桑月早已跟他说了,她们不摆卖汤的摊子,只要留一条过路就行了。
  可今日这情况似乎太不正常了!
  竹器店老板人都没看到,而他的店门口摆着另一个摊子:卖酸辣粉条!
  张大娘一看这情况火了:“我说这几位兄弟,这个店子是我们租的,麻烦你们把摊子搬走。”
  一个五大三粗、暴眼阔嘴的男人眼一瞪:“这位大嫂,你说些什么呢?我咋没听懂呢?这店是你们租的?那你们用啊,我又没占你们的铺子,在这里叽叽歪歪做什么?”
  大青婶子一听也火了:“我说这位兄弟,你是人会说点人话不?你把条路都挡住了,叫我们怎么进?”
  “哈哈哈…”另一个比这男子大上几岁的人突然大笑:“我管你们怎么进?想进去是吧,从爷们裤裆下进去好了!”
  原来今日碰上了故意找茬的?
  桑月把两位气得脸色铁青的婶子拉在身后,盯着眼前五个长像相似的汉子冷冷的说:“好狗不挡道,趁着我还好说话时,趁紧给我搬了,否则…”
  依旧是这大笑的男子,当他看到桑月时顿时双眼一亮:“好标致的小娘子,你是谁家的媳妇啊?要我们搬开行啊,只要你答应跟哥哥回家当小妾,我们就马上搬开。”
  “叭”的一声,话音即止。
  “啊”的一声惨叫后,一口血水从男子的嘴里吐出。
  再紧接着“噗”的一声,一颗牙齿掉在了地上…
  此时集市还早,除了来做生意的人,赶集的人并不多。
  “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给我上!打断这臭娘们的手去!”
  说时迟那时快,五个汉子扑过来之时,五个女人拿起手中的锅盆不往他们身上招呼…
  这一下,终于有人发现了这里在打架!
  庄大姑手中正拿着一把,准备用来切粉条的菜刀。
  看一个汉子朝她扑过来,急得她顿时高喝一声:“不怕死,你就给老娘上来!”
  高高举着的菜刀,闪着白色的光茫。
  顿时五个男人同时站住了,还是那个被打掉牙的汉子开口:“今日我们要找的是这个臭娘们,不想死的就给我走开!别以为我怕你一把菜刀,就是十把老子今日也不怕!”
  本书来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