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里汉子:捡个媳妇好生娃 > 第660章 害怕,庄大牛失眠
第660章害怕
  
  想着与鸿雁楼一直以往的生意,桑月忍住了内心的不高兴,依旧笑脸盈盈:“季老板,我知道你很诚心,如果你坚持买,那我也只能割爱了。不过我得说明,做这种大酱,其实并不是一年四季都好做,当然也不是不能做,只是不按季节做做出来的酱一不小心就是霉味太重味道就不好了。
  我的这种酱经过多次试验,只能在腊月做。腊月里气温低发孝慢不容易坏,等大豆发孝后又天遇上气温回升,然后晒足一百天,这样做出来的味道才能保证正。你要想清楚,一万两银子买这个配方是不是合适。”
  一万两银子?
  季子均被这个价钱吓了一跳:要知道那木炭价才一千两!
  作为商人季子均阅人无数,他从桑月的眼中看出了她没说谎,也没乱开价。
  只是他不知道,她这自信从何而来。
  在这双丰大陆来说,西齐并不大,只能算中等国家。
  七大州四大城虽然地域宽广,可大多数都被山林占领,加上时不时的小动乱,西齐的人口并不多。
  如果一年只能做一季,那一万两银子的成本,他得多少年才能收回?
  季子均定眼直视桑月,表情平常:“价格没得商量?”
  桑月又是一笑:“季老板,你应该知道,我家世代从土里刨食靠天吃饭的人家。如今好不容易自己研制出一个良方,自然想挣脱这面朝黄背朝天的生活。一个方子也许一年能赚的银子并不多,可是与其给后代留一座金山银山,不如给后代留一门谋生的手艺,你认为如何?”
  季子均从来就没看低过桑月,只是此时他还是觉得自己低估了这个女子。
  “授人与鱼不如授人与渔?看来夫人也是个知书识礼的女子,季某佩服!既然夫人说到这个份上了,那季某也不好意思强买了,这样吧以后我季家要的酱希望夫人给个好价格!”
  这是放弃了么?
  季子均这么爽快让桑月出乎意料,心中对他的厌恶倒是减少了一些。
  不过她可不是初生牛犊的鲁莽性子,更不是那种骄傲自满的人。
  做生意讲究诚信为本,可同样讲究和气生财。
  她顿时笑盈盈的站了起来非常诚恳的朝季子均行了个礼:“谢谢季老板成全!以后所凡季家所订的酱料,均比别家价格少一成!”
  季子均只觉得眼睛一花,眼前那笑盈盈的女子不是在与他谈生意,而是…
  被这突然冒出来的怪想法,季子均吓了一大跳:他这是做什么?
  庄夫人是有相公的人,他再有钱也不能去亵渎别人!
  看来,他是太久了没碰到合意的女人了!
  不想让自己出丑,季子均拱手相谢过后,便找了个借口出手看桑月的酱。
  最后一百斤大酱以十二文一斤的价,全给了季子均。
  不过当他看到这满满一大坛清香的酱时,心中在自问着:他应该没做错吧?
  直到几年以后,当玉珠牌各式酱品占据整个西齐,甚至卖到了周边的几个国家后,季子均扪心自问:如果当时他以十万两银子的价格买下那方子,是不是如今发达的就是他季家?
  只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那时候季子均怎么也想不到,区区一个村姑怎么转眼就成了皇上亲封的县主呢?
  庄大牛对桑月赚银子的能力已经见怪不怪了,虽然心里还震撼于那一万两银子的价码,可是那是自己媳妇的事,她想怎么着就怎么着。
  他一直都未开口,直到出了门才说:“月儿,大舅回客栈之前与我说了,两天后让我们与他一同回临山镇。”
  两天后?
  会不会太急了?
  不过想到桑月儿的仇,桑月想了想说:“那一会看过大舅后,我们去成衣店买两套衣服吧。”
  人靠衣服马靠鞍,庄大牛自然应允,他也想小媳妇能体面风光的回次娘家。
  庄大牛甚至在想,不要说现在小媳妇赚了大把的银子,就是靠他打猎赚银子,他也乐意给她置办一切。
  与大舅在客栈碰过面后,大舅先让他们带着去看了郎中,然后又带他们去镇上置办了一些见面礼。
  虽然大舅坚持要出银子,可是桑月觉得自己既然是代表桑月儿回去看亲人,那么让大舅出银子自然不合适。
  刘大舅没看到桑月卖酱的过程,自然不知道她身上有这么多银子,当然不让她出钱了。
  可桑月哪里肯让刘大舅出银子给她置办礼物?
  于是说好说歹,总算自己把银子付了。
  回到家后听说桑月要回趟娘家,顿时庄大姑、张大娘与庄二婶都从家里拿来了土特产。
  桑月一看这么一大堆顿时傻眼了:“我只是回趟娘家,我不是去卖山货!”
  “噗”庄大姑被逗得拍了桑月一巴掌:“你好歹是头一回回娘家,不多带点东西那怎么行?要是让你娘家人看不起,那还是不丢了大姑我的面子?”
  张大娘也连连点头:“对对,桑月你大姑说得对,香菇、木耳干虽然说你们那也有,可这也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啊?再说你娘家没人会打猎吧,这野猪腿子、野羊腿子肯定难得吃,赶紧带去也好让他们看看,我家桑月如今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说来说去大家都是想让她挣个面子,桑月心里挺感动:“那好吧这些我就带了,那些什么果干啥的就不带了,要不然马车都拉不下。”
  大家都已经知道桑月乃临山镇人,那里离柳湖镇有一天的马车程,真要东西带多了马车得走不动了,也就依着她。
  这一天大伙都很忙碌,因着金宝银宝小么儿现在白天都得跟着花青学认字、学说话,桑月自然不能带着他们了。
  可她要离开个十来天,于是把两兄弟叫来与他们细细说了原由。
  两兄弟一听她要走,顿时就不干了,大花与香枝,加上大妮与二妮来哄了半天,直到桑月把他们兄弟送的那个不知是什么动物的牙齿给带上了,他们才答应在家等着。
  等收拾发一切后,天色已经很晚了。
  桑月一躺上坑就想睡了,可是她却发现庄大牛在坑上翻来覆去。
  “喂,大蛮牛,你怎么了?忙了一天还不累么?明天得坐大半天的马车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