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里汉子:捡个媳妇好生娃 > 第713章 阿婆气晕倒

  
  到了这一步,女家坚持退亲,男方又觉得被侮辱了,这亲事不退是不可能了。
  很快,媒婆来了、宋家的信物与庚贴也拿回来了,事情进展得很顺。
  刘二舅收回小女儿的庚贴后,脸黑得像块抹布:当然他生气并不是失了宋家一门好亲事,而是他当初看走了眼,竟然结了这样的一门亲。
  刘阿婆知道小儿子心里在想什么:“反正再过几个月我们也要搬离临山镇了,这亲不结更是好事。秋芳,琴儿那里你去安慰安慰她。”
  刘二舅母缓缓的应了声好,刘阿婆甩先站了起来:“走吧,大家都饭了,什么事也大不过吃饭的事。月儿,好孩子,跟阿婆进去吃饭。”
  千事万事,吃饭大事!
  我阿婆就是申明大义!
  桑月爽快的应了一声,上前扶着刘阿婆进了屋。
  对于刘春琴,桑月觉得她不应该有什么可难过的事。
  丢掉一个人渣,这刘春琴难过什么?要是为这样一个人渣而吃不下饭,那可太不值了!
  可惜桑月高估了刘春琴,她不仅没吃早饭,甚至连刘二舅母都不让她进屋。
  刘阿婆气得脸都黑了,让人把门砸了开来盯着她问:“想为这样一个男人绝食?你也不看看人家眼里有没有你?如果你觉得这门亲事你阿奶当主给你退了不乐意,我可以马上再去悔一回,求着你爹把亲事要回来如何?”
  看着刘春琴怔怔的坐在椅子上,桑月扶着浑身气得发抖的刘阿婆劝着:“阿婆,琴儿表妹年纪还小,她并不是因为退亲而生气,而是她害怕嘛。”
  这时代退了亲的女子,想再寻一门好亲事,真比较难。
  哪知刘春琴却不领情,她愤恨的看着桑月:“我不要你在这里做好人!从小到大你什么都跟我抢,如今我被退亲了,你高兴了吧?”
  “叭”的一巴掌,刘春琴惊讶的看着她亲娘,震惊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了:“娘…娘,你打…我…”
  刘二舅母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恨不得再给女儿两下,这么不懂事的女儿,真的让她气得心肝都痛!
  看自己阿婆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情绪又给挑了上来,老人家虽然不知有没有高血压,可毕竟年纪大了经不过折腾啊。
  桑月急急劝慰着:“阿婆,不要生气不要生气,春琴妹妹还小,她还不懂事!”
  刘阿婆看看一脸关切的外孙女,再看看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亲孙女,顿时一脸黯然。
  可刘春琴并没有因为桑月的话而领情,甚至她还认清了一人事实:她的亲娘,因为这个表姐打了她了!
  热血冲上头的刘春琴瞬间根本没有了大脑,见桑月竟然说她不懂事,顿时冲着她大叫起来:“我不要你帮忙!少在这里假惺惺!你懂事,你厉害,你没媒没聘就带个男人回家,你太真的是太懂事了!哼,我早就想问问,你不过一个外孙女,可为何却比我这个亲孙女还被看重!”
  这一叫,刘二舅母给吓死了,她一把捂住了女儿的嘴怒吼着:“琴儿,你胡说什么?”
  刘春琴挣扎着高叫着:“我哪胡说了?自小她在你们的心里不比我们在你们心里重要么?难道她不是没媒没聘带了个男人出来么?”
  看着这被自己娇养坏的了女儿,刘二舅母一脸灰白,抬手就给了刘春琴几个大嘴巴子!
  顿时,刘春琴被打傻了。
  看着自己养出来的孙女竟然心眼如此之小、嘴巴如此之毒,顿时刘阿婆气得嘴唇都开始哆嗦了:“你你…好好…这就是我亲自教出来的知书达理的孙女…真是好…亏我还一直为你可惜,可惜你竟然嫁进了个商家,原来原来…原来是我太高估了你…是我老婆子…”
  看刘阿婆的脸色转黑,桑月吓得大叫:“大牛,大牛,你快来…”
  刘二舅母也发现了自己婆婆的不对劲,抬手又给了刘春琴两个巴掌后,赶紧过来扶着刘阿婆出去了:“娘,娘您千万别急,是我没教育好孩子,您要生气就打儿媳妇几下好不好?您千万不能急…”
  庄大牛就坐在天井里看书,一听到桑月的叫声扔下书就跑进来了:“月儿,快把阿婆给我。”
  天井里有一张竹躲椅,早在桑月叫喊时刘大舅母已经抱来了一床棉被。
  看庄大牛抱着刘阿婆出来了,她赶紧招呼:“外甥女婿,赶紧把人放这来!”
  瞬间,一院子人七手八脚忙开了…
  等刘阿婆缓过来时,刘二舅母已经把刘春琴拉出来让她跪在了自己阿奶的跟前。
  刘春琴这一下可是真吓着了,一家人中自己阿奶才是真正的家长,她竟然把阿奶给气晕了!
  如果今日阿奶出了事…
  越想,刘春琴越害怕:“阿奶,我错了…阿奶,您千万别有事,琴儿错了…”
  刘二舅母也跪下求情:“娘,娘您就别生气了,琴儿知道错了,以后她再也不敢胡说八道了。”
  在自己婆婆的眼中,桑月儿才是刘家真正的宝贝儿。
  虽然刘二舅母不理解,但是这个家里婆婆通情达理、相公忠厚老实、儿女听话乖巧、妯娌讲理明是非。
  这样的家庭,就那么一点点的想不通,刘二舅母心里虽有微言,但她绝对没生异心。
  今日之事,她真心觉得是自己没把女儿教好。
  刘阿婆久久的看着地上的母女俩没说话,直到桑月悄悄的摸上了她的手才开口:“琴儿,你是不是觉得我老婆子亏待了你?你说。”
  虽然心里就是这么认为,可刘春琴也不敢说了:“阿奶…没有…”
  “没有?”刘阿婆双眼一沉:“我让你说,就一道说出来,省得闷在心里像虫子咬心一样难过。”
  想着人家才是真正的亲亲祖孙俩,真要因为自己让她们之间生了缝隙,那多有不该啊?
  再说,这个外婆家,等他们搬到柳湖镇上,她桑月以后还得要来无数次呢。
  算了,这次就由她来当回圣母吧,谁让她就是眷恋这点亲情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