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里汉子:捡个媳妇好生娃 > 第812章 泼妇的手段

  
  明明是与人私奔,偏偏要编个让自己都不信的理由来骗人,这亲娘真的以为他跟他爹一样傻呢!
  李桂荷的哭唱闹一起上,庄大牛冷眼观看。
  见庄大牛不承认自己娘,裘成刚知道这下要坏大事了。
  他们要是被赶出去了,那他的大院子不是就没了?
  于是扑了过去抱着李桂荷嚎叫起来:“哇哇哇…娘,我不要你死,你不要死,娘你要是死了,刚儿就没人管了…哇哇哇…大哥他不认你,可刚儿认你,以的刚儿会好好听话,等我出息了一定孝敬娘…”
  小儿子这一配合,李桂荷嚎得更响了:“啊啊啊…我可怜的儿子啊,要不是你还这么小,娘真的早就不想活了啊…可是娘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啊,亲生的儿子都不认我了…我怎么活得下去啊…”
  看着母子做戏做成了一团,桑月烦死了,怒吼一声:“行了!滚远点去哭,别把我的棉花给哭晦气了!”
  啥?
  把她的棉花给哭晦气了?
  这了嗓子果真起了作用,裘成刚一脸愤怒的止了嘴。
  可李桂荷却见远处有人来了,顿时一脸害怕与委屈,直把一个不受小辈待见的长辈,演得惟妙惟肖:“大牛,娘知道娘对不起呀,娘不是有意要哭,只是娘心里难受…是娘不应该哭,惹得你媳妇生气,娘太不应该了…呜呜呜…”
  自己的娘是什么样的人庄大牛不用想也知道,见她这样给自己抹黑,心里更烦了:“你们要是是来帮我浇水的,就赶紧拿了桶去那边提水。你们要是来这里哭闹的,就去那边哭吧,别碍着我们干活。这棉花可是我们下了不少成本的,我没空与你们闹腾。再闹,就不要进家门了!”
  一听庄大牛的话,顿时李桂荷心中顿时搁愣一下:完了,这地果然是他们租来的!果真像他爹一样,没一点出息!
  虽说已不是正当午,可五月的季节太阳挺猛。
  知道儿子的臭脾气,那是个比牛还倔的性子,她不敢与他对着来。
  李桂荷看着眼前这一大片的棉花地,提着水桶往沟边去,心里恨恨的骂着:没出息的东西,要不是你老娘实在没地儿去了,我才不来给你当牛作马使呢!
  裘秋菊倒是一直没说话只埋头干活,她害怕再次被赶出去,真要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李桂荷那个贱人一定会把她给卖了!
  不行,她不能被她卖了,她要找机会拿到自己的身碟牌,然后脱离他们!
  庄大牛与桑月不理李桂荷,他们母子怕被赶走,一时也不得不做个样子干起活来。
  正在这时,黄大叔过来了:“大牛啊,在浇地呐?这是你的家人啊?”
  见是黄大叔,庄大牛立即拉着桑月过去了:“黄大叔,这是我媳妇叫桑月。月儿,这是给我们买烟杆的黄大叔。”
  听说是帮忙的黄大叔,桑月很有礼貌的打了招呼:“黄大叔,你的棉花出苗了么?”
  黄大叔闻言极兴奋的说:“出了出了,大牛说的那什么脱棉子绒的法子还真不错,今日不出苗的可是极少数了。这一下,光是种子上,我就省了不少呐。大牛,你这法子从哪学来的,真的不错。”
  庄大牛顿时一脸骄傲的回答了他:“嘿嘿,我媳妇儿娘家那边学来的,您要觉得管用了就好。对了,黄大叔,您要是方便再帮我收点烟杆儿,今日我家还种了点水稻,我听说这烟杆儿水还能治水稻生虫呢。”
  “是么?”果然黄大叔兴趣更浓了:“那行,我再帮你收些,不过怎么杀虫你可得与我说说。”
  庄大牛连连点头:“这简单,就是把烟杆儿煮了水摊凉,煮的时候煮浓点,到时掺上凉开水直接洒在水稻叶上就行。”
  听说这么简单,黄大叔看了看庄大牛的棉花后:“大牛,你真的认为这移栽的棉花比点种的棉花会更好?”
  自己媳妇说了会更好,自然就是更好。
  更何况,这培植棉苗的泥团里全是肥料呢。
  庄大牛呵呵一笑:“我也只是想试试,真正的好与不好,得等秋收了才知道。”
  确实,这话实在。
  黄大叔笑笑点点头:“行,那你们忙,我先走了。”
  李桂荷看自己儿子对着一个陌生人如此热情,可对她这个亲娘却像个仇人,顿时心里更恨了。
  而庄大牛根本不会去管她想什么,反正他们在镇上住不过一个多月,倒时把他们送走就行了。
  一通水浇下来,太阳快落山了。
  看看还有一亩不到的地,庄大牛喊了声桑月:“月儿,你回去做饭吧,我们把这里浇完再回去。”
  什么?
  还要浇完了才能回去?
  家里晚饭是中午余下的,回到家就只要烧两个菜就行了?
  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响的李桂荷一看小儿子那不耐烦的表情,立即接过了话头:“大牛,还是娘回去做饭吧,这地不多了你们慢慢浇,别让儿媳妇累着。”
  这想偷懒还找个好听的理由?
  庄大牛抬头冷冷的看了一眼李桂荷:“你回去烧饭?你知道油在哪?晚上吃什么菜么?”
  这话一出,李桂荷知道被自己儿子窥破了心思,心里早已把庄大牛骂得要命,可脸上却一脸讪讪的表情:“那个…那个我是怕…儿媳妇她太辛苦了。”
  庄大牛理也不理他,等桑月走了后,低头干活。
  李桂荷本想扔了东西就不干了,想当年在寨子里时,她连衣服都不洗,就更别说做地里的事了。
  可现在倒好,吃个饭还得看儿子的脸色不说,不干活还说没饭吃,顿时李桂荷心中的怨恨越来越浓。
  “娘,什么时候有饭吃啊?我饿了。”
  看着一脸心不甘情不愿拿着木勺子在水桶里搅来搅去的小儿子,李桂荷看看那仿佛没听到小儿子话的大儿子,她无奈的说:“赶紧把这水浇好了,马上就有饭吃了,你大嫂已经回家做饭了。”
  裘成刚一看这一席长长的棉地,顿时把手中的木勺一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不干了!我要吃饭!”
  “不干活想吃饭?你以为天上会掉啊?今天你不把这席地好好的给我浇了,就没有晚饭吃!”不知何时庄大牛站在了裘成刚身边,冷冷的看着他。
  忍耐已经到了极限的裘成刚一听怒了,他爬了起来一头朝庄大牛撞去:“你这个黑良心的短命鬼,竟然敢不给我饭吃?小爷撞死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