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里汉子:捡个媳妇好生娃 > 第1011章 分家

  
  庄大牛回来的时候,桑月东西都收拾好了。
  看他表情似乎有点凝重,秦姑姑识趣的出去了。
  桑月上前换住他的胳膊:“怎么了?这么严肃,出什么事了?是不是祖母不让我们走?”
  庄大牛点点头:“祖母是不愿意让我们走,她说齐家以后就是我们的,我们不能逃避责任。后来我说了许久,她是答应了。”
  这话一听桑月不解了:“既然答应了,你还这么表情,吓我一跳。”
  可庄大牛却幽幽的出了口:“月儿,祖母说让我们再等两日,我们要走她想把家分了,再让我们走。”
  这话一出桑月吃了一惊:“分家?你祖母与祖父都还在,现在怎么可能分家?”
  父母在不分家,这是规矩。
  齐氏是大族,所以庄大牛在听到齐老夫人说等分了家再走时,他的心是沉重的。
  “祖母说了,既然我们不乐意,反正这个家将来也要分的,不如趁着她还能动先分了,也好各过各的日子。还有就是,祖母说爹还不算老,我们一走身边连个人都没有,想给他成个亲。”
  真的给大牛爹成亲啊?
  今天早上两人还在说笑,竟然这事就定下来了?
  桑月惊讶的问:“那祖母这样说,是有对象了?”
  庄大牛点点头,说了个对方是谁。
  顿时桑月终于明白了,那日齐秋梅特意把那章洁介绍给她的意思,这是叫她相继婆婆呐?
  齐秋梅给桑月的印象就是个惯会算计的人,她把自己寡居的小姑子说给自己亲大哥,那是因为她知道这个亲大哥与她并无感情不说,她要给小姑子找个好去处,她那婆婆肯定也会对她另眼相待。
  把她嫁进齐家,一是解决了小姑子以后养老的问题,二是解决了婆婆的心思,三是一手抓两线(娘家与婆家),果然是一举三得啊!
  这齐家大姑,有手段有心计!
  不过,昨日虽然只与那章家姑姑说几句话,可是桑月对章家姑姑印象还不错:性格温柔却不失果断、笑容浅淡却不失真诚。
  大牛爹是山里人,猎户出身的他性格比较固执。
  也许给他配个温柔娇妻,未来的日子也许会幸福些?
  既然是这样,桑月只得再拖几天了。
  分家的消息一传出,整个齐家几乎是翻了天。
  几兄弟集齐在齐二爷齐肃楚的书房里,一个个看到着他,希望他能说点什么。
  而另一边的偏厅里就不一样了,齐三婶性格比较直接:“二嫂,你说父亲都还在就分家,她就不怕别人指脊梁骨么?莫不是栾氏出的主意,想把我们这一大群甩出去?”
  公爹在齐府,谁不知道是个摆设?
  齐二夫人冷冷的看了这弟妹一眼:“她虽然后台硬,可是现在就想作这个家的主,恐怕还太可能。”
  这话一出,众人浑身一震:这个嫡母的手段如何,别人不清楚她们能不清楚么?
  ——这么多年来,她可时给别人作过一回主?
  ——就算这个二嫂还是当家主母的时候,真正能作主的也不是她!
  齐四夫人性子最懦弱,齐四爷也是最没出息的一个,书读不出、庶务管不了,一家人只知道默默吃饭。
  一看这个家真要分了,顿时她一脸欲哭的模样:“那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成儿与湘儿都还未成亲,家一份他们还能找得到好的亲家么?”
  见娘真要哭了,齐四夫人的女儿十三岁的齐欣蕊拉了拉亲娘,示意她别这样。
  齐五夫人一看这动作倒是笑了:“四嫂,你也别担心,分家总要分些东西给我们,只要好好打理过日子总是容易的。当初家人把我们嫁进来,我们就知道嫁的是庶子,分家不过早与迟而已,总会有这么一日的是不是?只是,我们得商量商量如何去找找爹商量,才能不让大家太吃亏就好。”
  齐三夫人一听觉得有理,虽然这个公爹不管事多年,可到了这关节眼上他总不能看到他的亲生儿子去讨饭吧?
  就在几个女人要进书房时,屋内的人已经出来了。
  齐二爷看看众弟妹:“什么也不要说、什么也不要做,娘的性格你们都清楚。她是什么样的人,我想不要我来提醒,我只言尽于此。”
  齐三夫人心中不满:“二哥,你是不是被吓破胆了?要是我们什么也不做,万一她就给我们一些没用的东西,到时候我们这一大家子怎么办?”
  “是呀是呀,三嫂说得对,要真是这样以后日子就没法过了。”
  齐二爷扫了这三弟妹与五弟妹一眼,这几个弟妹除了四弟妹是个扶不上墙的外,一个个都不是善茬。
  他不想多说:“我说了我言尽于此,你们要去说是你们的事,我二房的人谁要敢去,就不再是我二房的人了!”
  身为嫡子多年,叫了她四十几年的娘,齐二爷知道此时他若不强硬起来,后果很难想象!
  “夫人,去把几个孩子叫来,我有话要吩咐他们。”
  齐二夫人一脸说不出的愠恼,只是当家人说的话她哪敢不听,这个男人在嫡母细心的培养下与别的庶子根本不可比。
  虽然心有不足,可是齐二夫人知道什么是底线。
  这条底线她如何不把握,恐怕这二房的主母还真能换个人当当!
  虽然齐二夫人的娘家也不差,可是现在的齐府比之当初的齐府强得太快,而她的娘家甚至有破败的迹象了。
  各房里波涛涌动,可桑月与庄大牛却在院子里写信。
  “月儿,还有什么要吩咐的?”
  桑月想了想:“种子挖回来后,叫大姑把它们放在山后那石洞里,不要让它们沾着了水,否则会烂掉…嗯,还有就是让村长叔把要制种子的材料也买好,这样我们一到家就可以开工了…唔…对了,让三姨这会别垛辣椒酱了,所有的都让它自然红,全晒成辣椒干…”
  桑月正在考虑还要写些什么,却听得丫头过来回禀:“大少爷、大少奶奶,几位叔爷与夫人过来了。”
  几位叔爷与夫人?
  就是庄大牛的几个叔叔与婶婶?
  他们来他们这院子做什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