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山里汉子:捡个媳妇好生娃 > 第1027章 强悍

  
  众人说笑着进了院,突然桑月眼一扫:“阿婆,我哥人呢,难道他不知道我今日到家?”
  说起亲外孙,刘阿婆有点心疼。
  她嘴一呶:“在里边呢。”
  什么?
  在里边?
  这大哥在闹什么别扭不成?
  “大舅娘,我大哥是不是知道我今日回家,他特意去山上打野味给我吃了不成?我与你们说啊,这应京和省府好是好,人多车多东西也多。可是要我说真话,它真没有我们乡下好!咱们乡下不仅空气好,而且要吃个野味更方便,我好久都没吃到这个了,今日我哥哥要是打来了,我可得好好吃一顿!”
  说起桑雷的打猎水平,大家都捂嘴偷笑。
  “妹妹,你想吃野味?”
  “哇?哥哥,你在家呀?我以为你去打野味欢迎我了呢!这青天白日的,你躲家里做什么呀,莫不是准备跟我一样准备捂月子么?”
  这话一出,桑雷一阵脸红:“我~~~”
  “这有什么不好说的?不是我把你拦在了屋里么?”
  这是什么情况?
  当一个熟悉的女声从屋内传出,桑月差点跌坐在地上:“邵娇惠?你跑我家来做什么?天啊,莫不是你又在逼婚不成?”
  这“逼婚”二字让邵娇惠刹那间脸皮都烧着了,但素来强势的她却不是那种容易被人打击的人:“是又如何?我就是看上桑雷,怎么又不行?不过我得告诉你,你不是她的亲妹妹,我可没想去占你的什么便宜!”
  果然是邵娇惠——这脸皮,就是杠杠的!
  不过桑月倒佩服她:人家敢说出口,比那些背后使手段的人强得多!
  只是她以后要有这样的一个嫂嫂,她哥哥的日子会好过么?
  顿时桑月一脸同情的看着桑雷:“哥哥,我们就算不是同一个爹娘所生,可是我们是吃同一个人的奶长大的就是亲兄妹对不对?”
  桑雷只有在知道这个妹妹竟然不是他妹妹的三天里心里失落过,可是后来他却认定:他要管妹妹是谁生的么,只要是他妹妹就成!
  桑月一问,桑雷一脸傲然:“那当然!谁敢要破坏我们兄妹关系,我绝对不放过他!”
  这话一落,邵娇惠顿时哭了:“谁破坏你们兄弟妹关系了?我只不过说个事实而已!”
  面对这说哭就哭的女子,桑月抽得牙都痛了:“哥哥,要不你先把你的人去哄好再叙?”
  桑雷顿时脸一红:“才不是我的人呢,谁爱哄谁哄去!”
  不是你的人,你脸红什么?
  不是你的人,你能让她把你堵在屋里不出来?
  花配花、柳配柳、一物降一物。
  他们两个,也许合适呢…
  桑月邪恶的想想,他们真要成了亲,以两个的性子到底会是谁压谁呢?
  为了大局着想,看在邵老大的份上桑月推了推桑雷:“邵大小姐是姑娘家嘞,来者是客,你是主人,是不是应该好好招待客人?不过,她可是邵老大的妹妹,哥哥你别让她太生气了啊,以后我们与邵老大就不太好见面了。”
  众人对这邵大小姐也是头痛万分,谁知道就因为那天在镇上桑雷一时仗义,就把人给惹上了呢?
  大家多多少少知道邵娇惠喜欢庄大牛的事,只是她此时追得桑雷满镇子跑,谁也没办法了。
  可就如桑月所说,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邵老大的面子上也不能太过份了。
  顿时有人去劝邵娇惠了,可谁知越劝声音越大:“我又没说错,为什么要这样说我?我什么时候想破坏他们兄妹关系了,我真的没有…呜呜呜…你们兄妹一起欺负我…我知道我不好,可我不是改了很多么,为什么你们还要这么厌恶我…”
  素来强势的人突然变成了一小白花,桑月无奈:“哥,你再不劝,家里要发大水了!”
  看着大伙又想笑又不敢笑的脸,桑雷的脸色更不好了,大吼一声:“邵娇惠,你信不信?再哭,我就把你扔出去!”
  顿时,寂寞无声…
  桑月,呆若木鸡…
  原来她哥哥,竟然是如此威武!
  家里人一多,这住处得重新安排了。
  桑雷搬去厂子里住,他那个厢房就成了秦姑姑带着余家姑侄住了,诸葛连云与栾二爷住原本的右上厢,大牛爹与后娘就住了秦姑姑的对面。
  好在每个厢房都有三间主卧,每个主卧都有卫生间与洗漱间,就算是屋子不大人多些也能住得下。
  众人对大牛爹重新回来好奇极了,一个个的问着这些年他去了哪。
  大牛爹难为情的笑笑:“那年我进山遇到猛兽追击,然后我在跑的过程中不小心摔下山崖,后来被人所救。只是当时摔着了脑子,一直记不起来自己是谁、家在哪里,后来跟着别人进府州找活干,被齐家的一位总管找到…”
  看着如今的大牛爹,众人摇头感叹:真是无巧不成书呐!
  这边刚叙好旧,那边一群进了门:“大哥,真的是你?”
  “大姐,真的是大哥!这么多年,大哥没变!”
  看到门口激动得说话都发抖的两个妹妹,大牛爹“咻”的一下站了起来:“大妹、二妹…”
  “大哥,真的是你么?”
  大牛爹眼眶热了:“大妹,是我。”
  “呜呜呜…老天有眼!大哥,你终于回来了!呜呜呜…”
  庄大姑的一阵呜咽让众人落泪,就算明知道他们不是真正的亲兄妹,可是却是真感情!
  大牛爹看着妹妹哭成这样,心中酸得不行,抹了一把泪拉过章洁:“大妹、二妹,这是你大嫂…洁儿,这是大妹庄春英、这是二妹庄春莲。”
  这就是她们的新大嫂?
  在接到侄儿的消息后,两姐妹不敢相信自己大哥还活着的事。
  如今看到这个看似比自己侄儿大不了几岁的新大嫂,两姐妹顿时傻眼了:“大哥,你又成亲了?”
  大牛爹点点头:“嗯,刚成的亲,因为路途太远,所以没有通知你们。”
  自己的大哥当年受了多少罪啊?
  还有那该死的李桂荷,她根本把她们的大哥在当牛使!
  “好!”庄大姑一拍大腿:“大哥这亲成得好!有了新大嫂照顾你,我与妹妹也就真正的放心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