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农家:空间灵泉有点田 > 第二十三章 奇迹发生

  听完她的解释,两个大人都是有些沉默,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梁立夏都说了出来,反而轻松了一些,毕竟她本来就抱着先斩后奏的心态去把这些都偷偷做好了,再在无法隐瞒的时候来坦白。
  而这个时候,或许爸爸妈妈会责怪她,可也改变不了什么了。
  过了一会,邱若云才打破气氛,皱眉道:“粥摊赚了那都是运气,可是水果……摊子要租金,进货要钱,万一要是卖不出去,水果这东西还容易坏,你这孩子,真当这些小本生意有那么容易做吗?”
  水果摊一个月的租金并不贵,不过是粥摊一天的营业额,她不需要再另行进货,卖不完可以放回空间保管,所以压根不用担心这些问题。
  但是,这些却是都不能说。
  “妈,我这还没开始做呢,你就打击我了!”不能解释,梁立夏就干脆采取撒娇方式。
  “你啊……”邱若云又好气又好笑的看她,“这世上谁不想赚钱?如果真有那么容易,那谁都去做了,还轮得到你?”
  “照我看,还是去把摊子转租出去,让有经验的人来做,你个小孩子就别瞎凑热闹了!”
  这怎么行!梁立夏立马摇头:“不行!”
  邱若云眉头一皱,正想说话却是被打断。
  “好了,”一直沉默的梁立国发话,“她想做就让她去做,是亏还是赚总要做了才知道……再说了,钱都是她自己赚的,你这个当妈的给了一分本钱吗?”
  她在医院待了近一个月,回家的次数统共不过两三次,每次都来去匆匆,压根没给梁立夏多少零花钱。
  那些钱光是平日里吃用都是勉强,哪里还能拿去做什么生意。
  想到这些,邱若云就不由有些愧疚,看了看一脸坚决的女儿,再看看不打算阻止的丈夫,微叹了一口气。
  “那好吧,就先做一个月,不行就立刻把摊子给租出去,知道了吗?”
  “知道了!”终于如愿的梁立夏露出灿烂笑容,逗得两个大人都是无奈的笑了起来。
  就算梁奶奶和方丽的到来让三人都有些不愉快,可是这番过后,便都恢复过来,被延后的午饭终于上桌,正式的开始庆祝梁立夏考上一中。
  可是开心也是短暂的,梁立夏抢着去洗碗,出来时正好耳尖的听到爸爸妈妈在讨论钱的问题,她便下意识的顿住了脚步。
  高中不比初中,学费贵了不少不说,一中还是在市里,那生活费自是没法跟县城里的一样。
  梁立冬也得上大学了,两个月的勤工俭学,大概也只够他一个学期的生活费。
  偏生住院这么久,加上手术费,花了近两万,原本就不厚的积蓄花得所剩无几。
  邱若云明天是可以恢复上班,可她一个月才不到一千的工资够什么用?
  林林总总的下来,两个月后能不能供两个孩子继续读书,成了最大的问题。
  孩子能考上好学校是值得骄傲的事,可是做父母的却供不起,还不得被人笑话?
  听着他们的顾虑,梁立夏不由轻叹一声,这些问题不出意料的话,她应该都能顺利解决,只不过她说了他们也是不会信的。
  这样想着,她就不由加重脚步声,走进了客厅。
  客厅两人自是适时的停下讨论,梁立国只得借口去睡午觉继续想办法,邱若云则是拉着梁立夏坐下了。
  她看了看梁立夏脖子上的红线,先是摇了摇头,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有些朴素的小布包。
  有些呆的看着妈妈从布包里拿出块更是水润有光泽,一看就知不便宜的玉佩,梁立夏怔了怔,“妈,你这是?”
  “玉这种东西,还是要戴好的才好,”邱若云帮她摘下原本的玉佩,换上自己手上的,“这是妈小时候,外婆买来给我用来祛病镇邪的,是块难得的好玉……希望啊,可以保佑我的夏夏,健健康康的成长。”
  眼看邱若云要将她的玉佩收起拿走,梁立夏连忙抢过来,轻咳两声:“谢谢妈,我会一直戴着的!”
  只当她是还不舍得这地摊货,邱若云也不介意,只是点了点头:“记得财不外露,要好好藏着,别让人看见抢了去……好了,你回房间去睡会吧,我去看看你爸。”
  先目送邱若云进了房间,梁立夏才一溜烟回了房,有些无奈的看了看身上的玉佩,以及布包里的玉佩。
  为了保险起见,带着空间的玉佩当然得一直随身带着才好,想着邱若云总不会时时惦记着她戴了哪一块,梁立夏还是换了回来,将那玉佩重新塞回布包里,然后下意识的进了空间。
  过几天水果摊就可以开张了,除了香梨和番茄,梁立夏还打算卖一些菜。
  当务之急,就是要开始采摘,放着好有机会就随时能拿出去。
  而空间里的菜,都是摘完了就又会飞快的长出新的来,正好到时既可以满足佳云餐厅的需求,又能自己去零卖一些。
  先摘完菜,分了两堆之后,梁立夏便出了院子去摘香梨。
  起初她还没在意,只一心顾着眼前的香梨树,等好几次不自觉瞄到,她才陡然一惊,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过去。
  只见前几天她埋下苹果核的地方,长出了一棵小树苗,郁郁葱葱十分精神。
  奇迹真的发生了?
  梁立夏顿时抛下香梨树,几步过去,双眼放光的看着这小苹果树,仿佛已经看到了它长大并结满红苹果的模样。
  空间真是太神奇了!就连果核都能生根发芽,长出树苗来,实在是个难得的宝物!
  满带爱意的盯着苹果树看了许久,都快生了它好像又长大一点的幻觉时,才想起来的跳起去拿碗舀泉水。
  然而刚冲到清泉边,梁立夏就不由得一愣。
  是她记错了吗?她怎么觉得,这清泉的水好像少了一点?
  难道是因为苹果树?
  正惊疑不定时,只听细微的一道清脆的叮声,原本被她随意塞在口袋里装着玉佩的布袋突然掉了出来。
  梁立夏顾不上想清泉的事,连忙蹲下身打开布袋,想检查玉佩摔碎了没。
  然而玉佩才拿到手上,还没怎么看清,就莫名滑溜的从手上落下去,直接掉入了清泉之中。
  “啊……”梁立夏惊呼了一声,看着那到了清泉深处的玉佩,有些头疼的扶额,这泉水看着不深,可也足以淹没她,这要让不会游泳的她怎么去拿回来跟妈妈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