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造神:溺宠小魔妻 > 第四百零九章 奇葩的地方
    云若梵从她的眼神中看出了她的心动。
  
      将司尧拉到自己身后,想要挡住女王的视线。
  
      却悲催的发现,司尧太高,她完全挡不住他。
  
      不仅如此,还让女王看到了司尧的正脸。
  
      看到司尧那完美的正脸后,女王顿时不自觉的上扬了嘴角。
  
      那是猎人看到猎物,并立志要将他抓到的表情。
  
      毕竟这男子简直是过分的好看,她终于找到一个能配得上她的男子了。
  
      云若梵见此,转身,郁闷的扯了扯司尧的袖子,“低一些。”
  
      司尧毫不犹豫的弯腰低头,视线与云若梵平齐。
  
      而后才好奇的问,“娘子,怎么了?”
  
      云若梵不高兴的嘟嘴,很是直接的说:“有人看你,我不开心。”
  
      司尧笑了笑,“原来娘子是吃醋了啊。”
  
      看云若梵可爱的模样,忍不住上前一些,蹭上了云若梵的鼻尖。
  
      女王呼吸顿时一滞,终于忍不住开口,“你们在做什么?!大庭广众之下的!”
  
      云若梵心中顿爽,向后退了退,“好了,站起来吧,这样你也要挺难受的。”
  
      司尧又依言起身。
  
      云若梵再次转身看向女王,“做夫妻间应该有的甜蜜事情。”
  
      女王皱眉,“夫妻?那是什么?”
  
      “还有,你们是哪里人?之前怎么没见过你们?”
  
      世间好看的男子不是应该在她成年的时候,就全部笼络过来,供她挑选了吗?
  
      怎么还有一个这么好看的漏网之鱼?
  
      而且,看起来竟然是被这个女子独自享用,她凭什么!
  
      云若梵回答,“我们来自很远的地方,路过此地,无意打扰。”
  
      “夫妻”要怎么解释?
  
      女王很是直接的指了指司尧,跟云若梵说:“你可以离开,但是他必须得留下。”
  
      云若梵眼神瞬间变的冰凉,一字一顿的说:“痴!人!说!梦!”
  
      女王又看向司尧,“我可以给你无上的荣耀。”
  
      “给你庇护,让你只侍奉我一人。”
  
      司尧仿佛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冷笑了一下。
  
      并未看女王一眼,也未搭话。
  
      而是低头看向云若梵,轻声的哄着,“娘子不要生气了。”
  
      “你说说你,跟那么一个傻子置气做什么呢?”
  
      司尧说的这话,声音可不低。
  
      女王听的一清二楚,生气的说:“你!”
  
      然真正看到司尧那张脸后,又生不起来气,“你敢不敢看看我?”
  
      “我长得可不比你旁边的女子差!”
  
      “最重要的是,我能庇护你啊,她能给你什么?”
  
      小宝听不下去了,“脸皮这般厚的吗?”
  
      “我娘都说了,他们是夫妻,就算是夫妻你听不懂是何意。”
  
      “但是也该看得出来他们是什么关系吧?”
  
      “是了,你是知道的,不然,也不会说出让我爹爹离开我娘亲再选你的话。”
  
      女王这次是听懂了,重复的说了一句,“爹爹?娘亲?”
  
      “你们已经生了孩子?”
  
      十六极其不耐烦烦的说:“是啊,还不只是生了一个呢!”
  
      女王震了一震,连旁边的人都一副被震到的表情。
  
      女王反应过来味再看云若梵,脸上已经满是谴责的表情。
  
      活像她犯了什么滔天的大错一样!
  
      “你明明已经生了孩子,为何还要霸占着这样的男子?”
  
      “你究竟来自哪里,那边的官员是怎么做事的!”
  
      云若梵有些无语了,看了昆吾剑一眼,“你确定要进去吗?”
  
      这带他们来的究竟是什么奇葩地方啊!
  
      小宝放开昆吾剑,昆吾剑的身子再次前后晃了晃。
  
      女王看到昆吾剑的时候脸色再次一变,脱口而出,“竟然是昆吾剑!”
  
      说完后,表情就变得懊恼。
  
      是啊,她之所以出来,不就是听到下属来报,说有人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朝皇城进发。
  
      就是飞行的时候,脚下还带着一柄巨剑。
  
      现在想来,那柄巨剑,说得就是昆吾剑吧。
  
      她出来看到司尧之后,竟然完全忘记了这一茬。
  
      云若梵看着她不断变化的脸色。
  
      感叹,知道昆吾剑就好,也总算是有点共同话题了。
  
      于是,有点耐心的跟她解释说:“是啊,再说一遍,我们来自很远的地方。”
  
      “是昆吾剑带我们来找一个东西。”
  
      “我们那边跟你们这边不一样,男女数量差不多。”
  
      “两人要是相爱,互相喜欢了,就可以结为夫妻,在一起一辈子。”
  
      “直到死后还要葬在一起,而不是说,生了孩子之后,男子就没用了。”
  
      “可以让给其他人,让他继续传宗接代了,明白么?”
  
      女王将云若梵的话细细的品味了一番。
  
      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难不成,还有不同的世界吗?”
  
      “那个世界男女数量相差不多?”
  
      云若梵点头,“明白过来就好,能明白过来,说明你还不算笨。”
  
      女王想到云若梵的最后一句话,眼中满是防备,“你怎么知道我们这男子是为了传宗接代。”
  
      云若梵自信一笑,“因为我比较聪明啊。”
  
      “所以,不要跟我说太多的话,容易暴露你们族的秘密。”
  
      “也容易暴露你的无知。”
  
      女王气急,指着云若梵,“你!”
  
      司尧眉头轻皱,昆吾剑顿时急速的朝女王飞去。
  
      架在了女王的脖颈上。
  
      司尧冷冷的说:“管好自己的手,自己的嘴,以及自己的心!”
  
      “否则,我可不敢保证,昆吾剑会不会一不小心,就砍了你的头。”
  
      周围顿时发出了惊呼声。
  
      都在暗暗运力,打定了主意,就算是死,也要与这四人拼一拼。
  
      太嚣张了,竟然敢威胁他们的王。
  
      可是他们的王,此时却不是那么想的。
  
      她看到如此霸气外露的司尧后,更是无法抑制自己心中的喜欢。
  
      更是嫉妒云若梵,按照她的说法,这么俊美无俦的男子这一生都要与她在一起。
  
      而且死后,还要与他同眠。
  
      不管他们来自哪里,此时来到了这,来到了她的国度,就必须得听她的。
  
      那个男子,也必须得只属于她一人。
  
      但是此时,昆吾剑还架在她的脖子上。
  
      她不得不暂且先忍下来,女王这般想着,阖上眼帘。
  
      掩饰着她眼中的占有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