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空间:天价神医 > 第337章 刮师傅

  
      师傅这次回来居然没走,一直待在京都。
  
      得知程玉受伤,便跟师兄一起来梁家看她。
  
      几年不见,师傅依旧还是当初见他那样,脸上一点皱纹都没有,儒雅的美大叔形象。
  
      当然,只要这人不开口说话,仙风道骨的儒雅气质毫无破绽,一旦开口,便荡然无存。
  
      冯扬看到大麦,忙抱起颠了颠,翻来覆去地看,“你这小家伙,你说你人不大,胃口怎么就那么大呢?这小肚子是怎么装得下那么多东西的?”
  
      冯扬到现在都还在稀罕,一个小小的人是怎么吃得下那么多东西的。
  
      “大麦啊,赶紧谢谢你师公啊,你师公上次可说了,下次见面要把见面礼补上,可待好好谢谢,你妈我当年入门的时候都没看见过见面礼呢。”程玉坐在轮椅上说。
  
      举着大麦的冯扬,嘴角抽搐地愣那儿了。
  
      梁午嘴角带着笑,媳妇还真是,刮起师傅来丝毫不手软,话说到这份上,冯扬简直想赖都赖不掉。
  
      大麦这会儿可听老妈的话了,当下很诚恳地谢谢师公。
  
      冯扬就瞪徒弟,这么穷的师傅你都刮,你好意思吗?
  
      师兄冯彬也在旁边加劲,“二叔,孩子都等着呢,赶紧拿出来吧。”
  
      冯扬又瞪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侄子一眼,这才把大麦放下,皱巴着脸,肉疼地掏出一个木盒子递给了程玉,“你的,拿好了,以后别再说,入门的时候,师傅没给你入门礼了。”
  
      程玉接过来,打开一看,是一副银光闪闪的银针,一看就知道这套比自己现在用的好太多,不管是材质还是做工,都无可挑刺,显然是用了很大心思的。
  
      程玉很喜欢,合上盒子,笑着说,“让师傅费心了。”
  
      冯扬拿鼻子哼了声,低头看到小家伙正仰着头,眼巴巴地看着他,肉疼地又拿出一个木盒子给了大麦,“给你的。”
  
      这个木盒子比程玉拿个大上很多,大麦忙打开来。
  
      看到里面的东西,小家伙的嘴巴顿时成了“O”字形,“哇,我的天呢,好大一个啊……”
  
      梁午看到儿子的那副痴迷表情,不由好奇地说,“过来给爸爸瞅瞅是什么?”
  
      大麦听到,忙合上,往身后藏。
  
      梁午气不打一处来,“你那什么表情,我还能抢你的不成?”
  
      “又不是没抢过,上次我交易来的东西都快被你抢光了。”大麦嘀咕了句。
  
      梁午脸黑了,“我那是帮你保管,你一个孩子身上那能放那么多贵重的东西,再说,东西又不在我这儿,都在你妈那儿呢,赶紧过来,给我看看是什么?”
  
      熊孩子这才慢慢走过去,打开了盒子,给老爸老妈看。
  
      一个拳头大小的夜明珠,散发莹莹绿光,难怪大麦会那副表情了。
  
      这么大的夜明珠可是很少见,价值不菲,程玉抬头看向师傅,“这么大个儿,你那儿弄的?你不是见天地跟我说你很穷吗?”
  
      “是很穷。”冯扬说,“可你师傅我走南闯北的,也见了些好东西。”
  
      这回不等程玉交代,大麦便跑过去,抱住冯扬好好感谢了一番。
  
      冯扬虽然嘴上说着这回算是被你们母子两刮干净了,但心里却是开心的紧,尤其还从来没被这么小的东西抱住脖子亲昵过,感觉心都化了。
  
      接着,冯彬也给了大麦一份见面礼,羊脂白玉的挂件,小家伙也很喜欢。
  
      中午两人没走,跟程玉他们一起吃的饭。
  
      知道这两人在,厨房准备了一大桌丰富的菜。
  
      吃过饭,程玉泡了壶茶。
  
      冯扬放下杯子说,“上次交易会你说你是我二叔的徒弟,已经传到了冯家人那里,现在冯家的人已经知道了你的存在,怕是会有不少麻烦事。”
  
      冯扬叹了口气。
  
      程玉说,“这个我早想过了。”
  
      梁午说,“他们应该还不敢上我梁家找人。”
  
      冯扬沉吟了下,“实在不行,到时我就回家一趟,传授医术的是我,找麻烦也应该找我才对。”
  
      程玉看看师傅又看看师兄,“难不成还能因为这个要把我除掉,好防止医术不外传?”
  
      冯扬哼了声。
  
      冯彬却是叹了口气。
  
      梁午说,“你可是我梁家的人,动你也要先问过我们。”
  
      程玉觉得应该没有那么严重,就说,“其实,今天,我还有重要的事要跟你们说。”
  
      “什么事?”冯扬问。
  
      “关于师兄的病的。”程玉说。
  
      “你找到修髓草了?”冯扬忙问。
  
      冯彬也猛然抬头。
  
      “没有。”程玉放下杯子,掏出一枚树丹来,“修髓草的作用是恢复促进生机的,而这枚是树丹,木之灵,生发的作用不知比修髓草强了多少倍。”
  
      这些都是她从梁家的古籍上看来的,“而修髓草存世的还有没有都是两说,所以我想,看能不能用它来代替修髓草。”
  
      “这真的是树丹?”冯扬不敢相信。
  
      “是我这次无意间得到的。”程玉点了点头。
  
      虽然他们进去的是玄真师傅的山河社稷图,但那些树妖却是有放进去的树丹所幻化的。
  
      “若真如此,那是可以试试。”冯扬不无激动地说,“不过,回去我要好好查查资料才行,若真要换成它,那丹方估计要做些调整,这可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不管怎么说,总算是有些盼头了,到时准备好,估计还要你来炼。”
  
      他这个徒弟收的简直没话说,连树丹这种东西都能弄到,这福气旁人真比不了,冯家的人要找麻烦,至少先过他这关。
  
      程玉看向冯彬,“没问题啊,只是师兄要等上一段时间了,我身体里的力量没那么快恢复。”
  
      “我早都已经不抱希望了,那里还在乎这点时间,你先顾着你自己,我已经习惯了。”冯彬虽然初开始很激动,但这会儿已经平静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