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帝心尖宠:逆天邪妃太嚣张 > 第108章 云陌归来
    少女的喊声,撕心裂肺,带着浓浓的悲怆。
  
      她疯狂的挥舞着噬天战戟,向小火扑去。
  
      与此同时,一股强大的力量铺天盖地的席卷整个鹿儿山。
  
      刚入山的轩辕问天等人脚步一顿,脸色大骇。
  
      “这是……”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
  
      铺天盖地的威压落下,将彘的防护罩整个击得粉碎。
  
      当凤幽月扑到小火身边时,一个高大的身影凭空出现。
  
      玄色袖袍一挥,瞬间卸掉了彘的攻击。
  
      “小火!”凤幽月接住从半空掉落的小火,双手不住的颤抖。
  
      毛绒绒的小身子被冰刺贯穿,鲜血浸湿了红彤彤的皮毛。
  
      “吱……”小火吃力的睁开眼,不舍的看着眼中含泪的少女。
  
      “你别怕,别怕,不会有事的。”凤幽月脸色惨白,哆哆嗦嗦的拿出丹药,小心翼翼的喂小火吃下去。
  
      防护罩破损,严逸飞飞快的跑了过来。
  
      “师妹……”他看着少女含泪的模样,一脸心疼。
  
      凤幽月死咬着唇,将所有能够救命的丹药都给小火喂下。紧接着,她又拿出两滴树血和一颗精果,一点一点喂给小火。
  
      “吱……”小火身体的温度,飞快的下降。
  
      凤幽月的双手哆嗦的厉害,眼泪不停的涌出,心中泛起浓浓的恐慌。
  
      高大的男人俯下身,心疼的看着她。
  
      “幽儿……”
  
      “云陌!”凤幽月霍然抬头,好似看到了救星一般,一把抓住男人的衣角,“救救小火!它不能死……”
  
      云陌看着那双含泪的眼,心疼不已。他蹲下身,轻轻搂住少女,柔声道,“不会死。它不会死。”
  
      有了男人的保证,少女似乎找到了主心骨,小心翼翼的捧着手中的毛团子,脸颊轻轻贴了上去。
  
      “小火……”
  
      “吱吱……”小火虚弱的叫了两声,缓缓抬起小爪子,抹掉她脸上的泪水。
  
      忽然,小爪子一顿,无力的垂了下来。
  
      凤幽月身子一僵,睁大了眼睛看着闭上了眼睛的小家伙,目眦欲裂。
  
      “小火……”她浑身发抖,双目通红,好似着了魔一般。
  
      云陌脸色一沉,一把扣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探上小火的身子。
  
      半晌,神色一松。
  
      “它没死。”
  
      凤幽月双手一顿,睁大眼睛看着他。
  
      “小火的身上,有肖如天的力量传承。”
  
      凤幽月猛然一愣,想起了神迹中,肖如天的元神破碎后,力量被小火和小冥吸收。在那之后,小冥进了一阶,而小火却只是沉睡了一段时间,苏醒后修为仍然原地不动。
  
      “你是说……”
  
      “肖如天的力量,抵御了彘的攻击。小火伤的虽重,但并没有死。不过,也不知何时能醒来。”云陌尽量放缓语气。
  
      凤幽月怔怔的看着小火,半晌,她闭了闭眼,心中的大石猛然落地。
  
      “没死就好……没死就好……”她喃喃几声,小心翼翼将小火收进空间。复又袖袍一挥,小冥几只也消失不见。
  
      在云陌的搀扶下,凤幽月缓缓从地上站起来。
  
      她冷冷的看着被云陌的力量控制住的彘,眼中划过一抹血色。
  
      忽然,她挥起噬天战戟,疯了一样向彘杀去。
  
      彘被束缚住,无法动弹,只能狂吠着看着凤幽月冲了过来。
  
      “孽畜,给我受死!”
  
      凤幽月大吼一声,噬天战戟从天儿落,破空劈下!
  
      彘虽然没有了防护罩,但到底是神级凶兽,身体强度是寻常凶兽无法相比的。
  
      凤幽月也不理会,发了疯一般,一刀一刀砍在彘的身上。随即,她又拿出烈焰弓,数箭齐发,通通射入彘最脆弱的地方。
  
      七星弟子们被她疯狂的手段吓傻了,愣愣的站在原地不动弹。
  
      严逸飞担心凤幽月走火入魔,正欲上前,却被云陌拦住。
  
      “让她发泄。”云陌如是说。
  
      严逸飞皱了皱眉,看向发狂的少女,到底还是没有动弹。
  
      姚星辰从云陌出现的那一刻,目光便落在了他的身上。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云陌的全貌,眼底的惊艳和爱慕愈发浓郁。
  
      她看着云陌,目光微移,落在发狂的凤幽月身上,神色晦暗不明。
  
      “凤师妹如此,我们是不是应该帮帮她”忽然,她柔声开口,脸上浮现出担忧。
  
      大家一愣,看着被砍得头破血流的彘,一脸纳闷。
  
      这还用帮
  
      严逸飞皱了皱眉,想明白了姚星辰的目的,脸色一沉。
  
      又想要功劳,又想在云长老面前博个好名声,这女人是不是太不要脸了
  
      他心里有气,正准备开口。却被云陌打断了。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云陌邪肆勾唇,一张嘴十分不饶人。
  
      姚星辰脸色一白,身子摇摇欲坠,眼中含泪,“云长老,你误会我了。星辰并非歹毒之人……”
  
      “你是什么人与我有什么关系”云陌眉眼一挑,冷笑一声,“这彘是我家幽儿和她的契约兽拿命换的,谁敢抢功,别怪我不给宋星子面子!”
  
      大家脸色一变,这才明白其中的猫腻,看向姚星辰的眼神有些许复杂。
  
      姚星辰没想到云陌竟然如此无情,眼圈通红,小脸惨白。
  
      凤幽月发泄了一通,终于把彘折磨死了。
  
      庞然大物‘砰’的一声倒在地上,鹿儿山都跟着震了震。正巧看到这一幕的轩辕问天等人眼皮一跳,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解决了彘,凤幽月落回地面。她喘了口气,凌厉阴森的双眸猛然看向姚星辰。
  
      姚星辰心头一跳,心底涌出一股恐慌。
  
      少女冷冷的看着她,身形骤然消失在原地,紧接着,出现在姚星辰身前。
  
      “你……”
  
      还没等姚星辰惊呼出声,凤幽月一把扼住她的喉咙,将她从地上提了起来。
  
      众弟子们被吓傻了,几个长老心头一跳。
  
      “凤幽月,你做什么!快放下星辰!”姚星辰的师父庞长老急急忙忙的冲了过来,却被云陌一把拦住。
  
      庞天看着眼前俊美无俦的男子,愣了一下,觉得莫名的眼熟。
  
      “你是……云长老”
  
      云陌没理会他,只挡在他身前,不让他上前。
  
      “云长老!”庞天见他没有否认,脸色一变,急急道,“你快让我过去!凤幽月她残害同门!”
  
      云陌脸色猛然一沉。
  
      “残害同门”凤幽月听了这话,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微笑。她冷冷的看着脸色发红的姚星辰,一字一字的问,“究竟是谁,将大家的性命至于不顾!”
  
      “姚星辰,你为了功劳名誉,怂恿同门弟子,使得大家陷入危险!我问你,你知不知错!”
  
      姚星辰奋力的拍打着掐在脖子上的手,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玄力竟然使不出来!
  
      “你、你……”她惊恐的看着凤幽月,随即哀求的看向庞长老,艰难道,“师父……救……”
  
      “今日,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凤幽月娇喝一声,手中又用了几分力道,“若不是你急功好利,小火怎会如此!今日,我就让你尝尝被冰刺贯穿之苦!”
  
      说罢,冰蓝色光芒乍现,一根锋利的冰柱,出现在姚星辰身前。
  
      嗖——!
  
      在姚星辰恐惧的眼神中,冰柱以极快的速度向她的心口冲来!
  
      不要!
  
      姚星辰心中爆发出浓浓的恐惧和绝望,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冰柱刺入胸口!
  
      就在这时——
  
      一道玄力冲了过来,将冰柱无声无息的打碎。
  
      凤幽月神色一厉,扭头看向动手之人。
  
      然后,愣住了。
  
      “师父……”她咬着唇,倔强的看着轩辕问天。
  
      轩辕问天大步走了过来,大手捏住少女冰冷的手腕,轻轻一捏,姚星辰从她的手中落下。
  
      “为师会给你讨一个公道。”轩辕问天握着少女冰冷的手,语气难得的温柔。他冷冷的扫了一眼姚星辰,对凤幽月道,“兴风作浪之人,本峰主一个也不会放过。”
  
      说着,他张开大手,轻轻在她的头顶拍了一下,“你是有功之人,不该因此而受过。你且放心,为师心中有数。”
  
      凤幽月看着目光温和的轩辕问天,抿了抿唇,半晌,重重点了下头。
  
      “我信师父。”
  
      轩辕问天双眸愈发温和,难得的勾起唇角,“乖。”
  
      云陌看着这老东西抢了自己的台词,终于忍不下去了。他走过来,挡在师徒二人中间,护犊子一样将少女搂在怀里。
  
      “既然轩辕峰主如此说,那此事就有劳你了。本长老会将这件事一五一十的告诉宋院长,那些兴风作浪之人,给我仔细了皮!”
  
      姚星辰面容一僵,不敢置信的抬起头,看向云陌。
  
      他怎么会如此说她!
  
      云陌看也没看姚星辰,只小心翼翼的搂着怀中的少女,看着她惨白的脸色,满眼心疼。
  
      围观的弟子和长老们都惊呆了。
  
      云长老和凤幽月这是……
  
      早已经知道内幕的葛天君和古易阴晦的看了一眼彼此,无奈的捂着脸,觉得心累。一行人带着彘的尸体回到了县衙。
  
      经过一番调查之后,大家终于搞清楚了这次灾祸的原由。
  
      在彘的身体中,有一种和瘟疫很相似的毒素。卫公河与鹿儿山紧紧相连,想来这彘应该是喝水之时,将毒素染到了喝水之中。
  
      彘每每出现,必定会水灾不断。至于地动,便是彘修炼破关之时,波及到了整个沧源县。
  
      神级凶兽破关,当真是地动山摇。
  
      灾祸的源头解决了,接下来的十日内,真的再也没有异状发生。
  
      卫公河的水源被投了解药,消瘟丹也源源不断的派发下去。瘟疫已经完全得到了控制。
  
      至于接下来的事情,便与七星学院没有太大关系了。朝廷已经派下了兵马,想必不用太久,沧源县便会重建起来。
  
      至于那些在灾祸中死了的人,大家只能一声叹息。
  
      明日,七星弟子们便要离开沧源,返回瑶城了。
  
      方大人感恩七星对沧源的帮助,特意设宴为大家践行。
  
      不过由于情况不许,所以宴席并不十分丰盛。
  
      不过大家也并不在意,不论吃糠咽菜还是山珍海味,都是对方的一番心意。
  
      当晚,大家齐聚县衙后院,其乐融融。
  
      朝廷派下的钦差、知县方大人、方夫人以及一干核心人员,都到了场。
  
      “感谢七星的各位贵客,大恩大德,没齿难忘!下官替沧源县的老百姓谢谢你们!”方大人起身端着酒杯,神色激动,热泪盈眶。
  
      将近两个月,死伤无数。若不是有七星的帮忙,这沧源县就完了。
  
      “方大人客气。”葛天君笑着回应,“七星学院虽能力微薄,但百姓有难,定不会袖手旁观。钦差大人和方大人才是为民解忧的好官,我等佩服。”
  
      两位大人都激动了,七星学院的地位多高啊,能得葛天君的夸赞,比得了皇上的夸奖还高兴!
  
      凤幽月坐在下面,看着葛天君和几位大人你来我往,好听话一套一套的往外说,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要不怎么说人家能当上副院长呢就这睁眼说瞎话的能耐,就比别人强。
  
      正想着,她感觉到一道火热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少女抬起头,看到云陌正笑看着自己。今日他重新带上了面具,一身紫衣,同其他长老们坐在一桌。在他的身旁,是喋喋不休讲个没完的药峰长老,他漫不经心的听着,看着她的目光却特别专注。
  
      凤幽月勾了勾唇,冲他展颜一笑,绝美明艳。
  
      男人眸光微沉,翘起唇角,笑如繁花盛开,妖冶俊美。
  
      凤幽月强忍着将他推倒的冲动,抹了一把嘴角的口水,移开眼睛,正巧落在了不远处的姚星辰身上。
  
      她蓦然眯起了眼。
  
      自从那一日从鹿儿山回来后,她就再也没见过姚星辰。这几日,她一直关在房间里炼药,身边有云陌守着。听说姚星辰来找过她几次,却都被云陌给关在了门外,无情拒绝。
  
      姚星辰找她,无非就是为了那日的事情。前几日大家忙于救援,没时间处理这件事。可等明日回了七星,当着宋星子的面,这件事必定要决断一番。
  
      姚星辰求助无门,不得已才来找她。
  
      想让她原谅门都没有!
  
      小火还在空间里昏睡着,她怎么允许这个女人好过!
  
      待回了学院,姚星辰,必须付出代价!(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