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帝心尖宠:逆天邪妃太嚣张 > 第195章 混沌神格
    凤幽月站在一旁,紧张的看着秋彤和男人。
  
      一团白色光芒从男人的眉心缓缓飞出,凤幽月清楚的看到在那光芒之中,是小小的一片白色晶石状的晶片。
  
      她心中一动,忽然想起之前小混说过的‘精神烙印’。
  
      当初夜枫晚,正是因为遇到了上一任玄尊的精神烙印才自动觉醒的。小混说,精神烙印是小小的晶片,每个尊使拥有的烙印颜色不同,这是他们最独特的象征。
  
      难道男人眉心里飞出的,就是属于他的精神烙印吗
  
      凤幽月眸光微动,就在这时,男人手中飞出一团光团,包裹着白色晶石飞向秋彤上空。
  
      圣洁的白光从白色晶石中散开,将秋彤笼罩其中。
  
      秋彤迅速流逝的生机,停住了。
  
      她的身体内,开始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原本受损的五脏六腑和丹田,在混沌之气的洗礼下重新铸造。
  
      不知过了多久,一颗白色灵珠从秋彤的丹田中缓缓飘出。
  
      凤幽月眼睛一亮,那是十二尊使的本命灵珠,秋彤竟然真的是药尊!
  
      本命灵珠缓缓向白色晶石飘去,白色晶石光芒一闪,‘嗖’的一下钻入灵珠之中。
  
      与此同时,秋彤的身体一震。
  
      原本耗损的生机开始恢复,修为也开始向上暴涨。
  
      凤幽月感受到秋彤沉稳绵长的气息,提着的心终于落了地。
  
      这时,男人挥挥手,秋彤落回地面,盘膝进入入定状态。
  
      他松了口气,身子忽然一个踉跄。
  
      “前辈!”凤幽月连忙上前想要扶住他,可是手却从他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她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这……”
  
      “本尊早已是灵体,如今精神烙印消失,灵体也要散了。”
  
      凤幽月的脑袋‘嗡’一下。
  
      她怔怔的看着男人,声音颤抖道:“您早就知道精神烙印消失,您也会消散”
  
      男人勾唇浅笑,轻轻点了点头。
  
      凤幽月张了张嘴,只觉得喉咙里有东西堵着,说不出话。
  
      “不必难过。”男人盘膝坐下,虚弱的靠在玉柱上,“我活了十数万年,又在这墓穴中待了十数万年。生死于我来说,不过是寻常罢了。”说着,他挥挥手,“丫头,你来。”
  
      凤幽月走到他面前坐下。
  
      “我时间不多,有些事,需要告诉你。”男人说完沉默了一下,然后又徐徐开口,“我叫荨默,天域人士。一百二十岁那年,遇到混沌体尊主结成至交好友。后来一次意外觉醒了本命灵珠,才得知自己的身份。丫头,混沌体与而十二尊使应天命而生。你们的存在,意味着天下大乱。”
  
      凤幽月倏的睁大眼睛。
  
      什么叫他们的存在意味着天下大乱!
  
      “混沌体,混沌生。混沌体,生混沌。天下平安,混沌隐没。天下大乱,混沌现世。”荨默拿出一块月白锦帛,上面写着他刚刚说的二十八字。
  
      他把锦帛递给凤幽月,“混沌体与十二尊使,为天道之宠,也承天道大任。此道艰险坎坷,尔等定要团结一心,方可破除万难!”
  
      凤幽月双手将锦帛接下,沉声回答:“是!”
  
      “另外,我还有几件事要告诉你。”荨默吃力的喘了口气,他的身体开始变得虚幻,周身的光芒时隐时灭。
  
      “三十万年前,混沌体与十二尊使现世。九重天东黎一族神女欲夺尊主混沌神格,引起天下大乱。我等与东黎一族对抗十数万年,一直未能分出胜负。后来,尊主被歹人所害,性命垂危。尊主之女不忍母亲受苦,提前觉醒了自己的混沌体质,夺取尊主的混沌神格,与东黎一族大战七天七夜,最后同归于尽。尊主丧女,悲痛欲绝。她用尽毕生灵力,将破损的混沌神阁修复好。只不过因为她已不是混沌体,无法聚拢神格。所以,混沌神格化为五块碎片,散落于天地之间。丫头,你若想成为真正的混沌之神,必须集齐所有神格,方能成功。”
  
      凤幽月没想到上一任混沌体竟然还有这样的故事,心中震惊之下,她问:“我该怎么找混沌神格可有什么标志”
  
      “并无。”荨默摇头,“我只知道混沌神格中的一块,是尊主之女临死前用自己的情根修补而成。”
  
      “情根”凤幽月皱眉,“那是什么”
  
      “无情根之人,一生无情无爱。即便轮回转世,也无法知晓情为何物。情为天地衍生之物,是修补神格的最好材料。丫头,我没办法指引你该如何寻找。但你是混沌体,若是接近混沌神格,必定有所感应。”
  
      说着,荨默伸出手,缓缓落在凤幽月的肩上。
  
      “你……”他刚要开口,忽然,眼睛猛地睁大,好像见鬼一样盯着她。
  
      凤幽月被他看的浑身发毛,不安的动了动身子:“怎么了”
  
      荨默没有说话,他忽然一把捏住她的肩膀,磅礴的灵气涌进她的身体。
  
      片刻后,荨默忽然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哈哈!”他似喜似悲的看着凤幽月,一行清泪从眼中流出,“你竟然……”
  
      就在这时,他周身的光芒绽放,身影化为流光,消失在天地间。
  
      “前辈!”凤幽月伸手抓他,却一把抓了个空。
  
      荨默就好像是临死之人卸了最后一口气,再也无法支撑灵体,眨眼间消失不见。
  
      凤幽月愣愣的看着漫天流光,心头忽然涌出一阵悲伤。
  
      就在这时,一声低吼隐隐传来。
  
      魔煞站起身,警惕的环顾四周:“老大,情况不对。”
  
      凤幽月回过神,这时,地面开始颤动起来。
  
      “魔煞,把秋彤护好。”她站起身,召唤出噬天战戟,一双利眸警惕的环顾四周。
  
      地面的震颤越来越大,一声声低吼响彻四面八方。
  
      “哈哈哈!我终于出来啦!”疯狂的笑声响起,尖锐又沙哑,“荨默,你终于死了!老子我终于重见天日了!”
  
      一团黑雾从白玉棺中飘出,在空中凝聚成一道身影。
  
      恐怖的魔气夹杂着气流肆意席卷,玉柱上的十二根锁链在气流中哗哗作响。
  
      刺耳的笑声犹如魔音穿脑,鬼哭狼嚎间,那道身影发现了凤幽月的存在。
  
      ------题外话------
  
      去吃饭。吃完饭回来继续加更(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