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霸道校草的魔女保镖 > 第二百五十五章 解救皇甫湛宇
    “喂,罗叔。”夏莫清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夏小姐,少爷可能出事了。”
  
      夏莫清只觉得心中一紧:“怎么回事?”
  
      “上午少爷跟申请专利的专家交待完事项,就准备去医院找您,还没出门就接到了老爷的电话,他说他来w市了,要单独见少爷,少爷就独自去见老爷了,可是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打电话过去也是关机状态。”罗叔的声音很是着急。
  
      “我知道了罗叔。”夏莫清急忙挂下电话,冲出了医院。
  
      来到一处没人的胡同,夏莫清闭上眼睛,利用蓝晶神石的感应之力,不断感应皇甫湛宇所在的位置。
  
      急促的呼吸声!
  
      暴怒的情绪!
  
      皇甫湛宇这是怎么了?
  
      夏莫清能感受到皇甫湛宇的情绪,很痛苦,很煎熬。
  
      “湛宇,你在哪里?你怎么了?”夏莫清喃喃地说道,不断加大了搜寻的范围。
  
      在那儿!
  
      终于感受到皇甫湛宇的位置,夏莫清来不及多想,一个瞬移就到了皇甫湛宇所在的房间。
  
      这是一个酒店的总统套房,房门大开。
  
      “滚!”是皇甫湛宇暴怒的声音:“都给我滚出去,不许碰我!”
  
      接着就有几名穿着暴露的女子被东西砸了出来。
  
      几名女子面面相觑:“怎么办啊?这个男人根本不让咱们近身啊。”
  
      “不是说被灌了最厉害的春药吗?怎么还能忍得住啊?他要真的这么忍下去,会死掉吧?”
  
      “走,再进去,”一个女人把已经绷不住的胸衣又往下拉了拉:“这事儿成了可是有好几万呢,咱们可不能放弃。”
  
      “你疯了吗?你没看那个男人的眼神,吓死人了。”另一个女人看了看自己胳膊上刚刚被花瓶划破的伤口:“我真觉得再进去他能把我们杀了。”
  
      “可这事儿要是失败了,咱们还不是一样吃不了兜着走?不管怎么样,一定要让摄像机录到视频才行,”有一个女人干脆脱掉了衣服:“走!我就不信,他还能一直这么忍下去。”
  
      夏莫清听罢已经知道事情的经过了。
  
      “站住!”夏莫清喊道。
  
      几个女人没想到周围还有其他人,不由得愣住了。
  
      “你是谁?”刚刚脱了衣服的女人,赶紧用手捂住了胸口。
  
      “对啊,你是谁?”另一个女人也追问道:“不是说这个楼层都被封锁了吗?怎么还会有人?”
  
      虽然在门外,但夏莫清听力超群,她能清楚的听到皇甫湛宇在屋内痛苦挣扎呻吟的声音。
  
      夏莫清一阵心痛,看着几个女人的目光越发冰冷起来:“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人!”
  
      “呵,怎么?你不会是来跟我们争男人的吧?”看着眼前清纯明丽的夏莫清,捂着胸口的女人虽有惧意,却还是壮着胆子说道:“不好意思,这个钱我们挣定了,你还是走吧。”
  
      “我的男人你们也敢碰,找死!”夏莫清不想与她们废话,眨眼的功夫已经迸射而出。
  
      几个女人的表情还没来得及变化,就已经被夏莫清击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夏莫清头也不回的冲进总统套房,将门锁上。
  
      夏莫清扫视了一下房间,有一台落地式台灯让夏莫清觉得异样。
  
      “针孔摄像头?”夏莫清准确的扯掉挂在台灯上的针孔摄像头,看着摄像头正对准了床的位置,只觉得一阵恶寒。
  
      皇甫湛宇的父亲,皇甫常山居然会这样对待自己的儿子,简直丧心病狂!
  
      夏莫清闭目,用心感受,很快发现整个总统套房里竟然有很多隐藏的摄像头。
  
      夏莫清怒火中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速的穿越整个总统套房,瞬间捏碎了所有镜头。
  
      卧室里,却没有皇甫湛宇。
  
      “哗哗哗……”浴室的水在不停的流着。
  
      夏莫清推开洗手间的房门。
  
      “滚!再往前一步,我就杀了你!”
  
      只见皇甫湛宇正背对着房门,立在花洒下面,虽然穿着衣服,但浑身已经被水湿透,正喘着粗气,身子也有些颤抖。
  
      夏莫清一阵心疼,瞬间红了眼睛,朝前走了一步。
  
      “我让你滚!”皇甫湛宇几乎暴喝着转头,却在看到夏莫清的一瞬间,刚刚还满是怒火和防备的目光瞬间变得温柔了起来。
  
      “清儿……”皇甫湛宇的声音有些沙哑:“你怎么在这里,这里危险……”
  
      夏莫清连忙冲上去抱住正在淋水的皇甫湛宇:“湛宇,你怎么样?要不要紧?怎么会这样?”
  
      皇甫湛宇的身子仍然止不住的抖动,却努力表现出轻松的样子:“没什么事,我可是为你守身如玉呢。”
  
      “我知道,我知道。”夏莫清想到刚刚听到的皇甫湛宇痛苦的声音,越发心疼起来,泪水不停的落下。
  
      “清儿,”皇甫湛宇看着怀中被水淋湿的夏莫清,越发性感迷人,只觉得身子越发热了起来,喉结耸了耸,努力晃了晃脑袋:“清儿,你再这样抱着我,我真的忍不住了。”
  
      夏莫清扬起小脸,认真的看向皇甫湛宇。
  
      水珠顺着皇甫湛宇完美的脸颊流下,看着夏莫清的双眸里有欲望、有怜惜、有隐忍、有无尽的爱。
  
      夏莫清抿了抿唇,修长白嫩的手指轻轻抚上皇甫湛宇的脖颈,滑过那好看的锁骨,轻轻衬衫的解开了第一颗扣子,接着是第二颗,强健的胸肌露了出来。
  
      皇甫湛宇的喉结不自然的滚动了一下:“清儿,我想要你。”
  
      夏莫清的脸越发红了起来,轻轻踮起脚尖,双臂攀上皇甫湛宇的脖颈,吻上了皇甫湛宇的下巴。
  
      皇甫湛宇轻哼一声,似乎是压抑已久的释放,一把扯掉自己的衬衣,露出完美的上身,水珠顺着流畅的肌肉线条流了下来。
  
      皇甫湛宇一个转身,将夏莫清带入怀中,抵在墙上,顺手关上了花洒。
  
      皇甫湛宇浑身灼热,夏莫清感受到他的手掌仿佛火炉一般,抚过的每一寸皮肤都仿佛烧灼一般,而他的目光更是炽热,这是自己从未见过的皇甫湛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