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伏天氏 > 第两百八十二章 五殿主到来
    悬王殿,何惜柔。
  
      诸葛慧目光落在叶伏天的手指上,问道:“小师弟怀疑她?”
  
      叶伏天将当初苍叶国发生的一些事情告知了诸葛慧,随后道:“二师姐,我也无法完全确认,而且这份名单是秦王朝提供的,只能说,是她的可能性不小。”
  
      诸葛慧点头,她自然也明白,如若这件事是秦王朝做的,也可能有意朝错误的方向引导。
  
      “既然小师弟认为她的嫌疑不小,那么就足够了,假如真是她,那么,她逃不掉了。”诸葛慧美眸中闪过一抹笑容,站起身来,道:“走。”
  
      “师姐去哪?”雪夜问道。
  
      “将悬王殿的人全部控制。”诸葛慧淡淡的开口,雪夜一阵汗颜。
  
      师姐就是师姐,不需要证据,既然小师弟认为她嫌疑最大,先控制,再排查。
  
      这一页名单,一个个排查,如若都不是,那就是秦王朝了。
  
      此时,悬王殿弟子各自忙碌着自己的事情,有人在客栈中修行,有人在外走动打探着消息,他们和其它顶级势力一样,好奇究竟是谁做的。
  
      这件事最终,是否会引发顶级势力之战?
  
      客栈外,便有两名悬王殿弟子随意的聊天。
  
      但就在这时候,一行强者从远处而来,随后瞬间朝客栈各方向而去,隐隐要将客栈围起来。
  
      “怎么回事?”他们的脚步僵在原地。
  
      “书院的人。”
  
      他们脸色难堪,随后转身回到客栈里面去通禀。
  
      很快,客栈中,悬王殿之人内心震动,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道道身影闪烁,悬王殿的强者朝着客栈外而来,只见为首之人是悬王殿的一位长老人物,他目光望向前方出现之人,开口道:“书院这是什么意思?”
  
      “何惜柔在吗?”
  
      雪夜走上前,冷淡问道。
  
      顿时悬王殿强者目光尽皆凝固,书院如此阵仗前来找何惜柔,是为了什么?这还需要多说吗?
  
      最近朝歌城,谁不知道书院在做什么。
  
      这一瞬间,悬王殿的人忽然间想起一年前苍叶国发生的一件事情,顿时许多人脸色都变了,极其的难堪。
  
      莫非,是何惜柔做的?
  
      此时的何惜柔和洛君临在一起,此时,客栈内一片混乱,不断有身影闪烁,何惜柔自然明白发生了什么。
  
      她的脸色变得惨白。
  
      终于,还是被查到了吗?
  
      可是这怎么可能,死无对证,即便有些线索,书院凭什么拿人?
  
      忽然间,一只有力的大手握住了她的手,洛君临在她身边温柔的道:“惜柔,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陪你。”
  
      何惜柔美眸瞬间红了,她紧紧的握着洛君临的手,目光中闪过一抹坚定,回过头,看向洛君临,何惜柔温柔的道:“不,若是有什么事,我会一力承担,答应我,好好的。”
  
      事已至此,她已经做到了最坏的打算,她知道,如若草堂确信是她做的。
  
      那么,没有人能够保住她的命,哪怕她父亲是悬王殿的五殿主,也一样不行。
  
      “不。”洛君临露出痛苦的神色。
  
      何惜柔对着她温柔一笑,随后踮起脚尖,在洛君临的嘴唇温柔一吻,轻声道:“这件事情本就和你没有关系,我不希望你有任何事,答应我好吗?”
  
      洛君临目光似乎露出极为痛苦的神色,紧紧的拥抱着何惜柔。
  
      就在这时候,有破空之声传来,何惜柔从洛君临的怀中挣脱而出,眼神又变得坚定,看向闪烁而来的身影。
  
      “何惜柔,长老让你去一趟。”来人开口道。
  
      “好。”何惜柔点头,随后放开洛君临的手,柔声道:“你就在这里。”
  
      说着,她身形一闪,随来人而去。
  
      片刻后,何惜柔也来到了客栈门外,目光望向书院之人。
  
      “这件事是你一个人做的,还是悬王殿的意志?”雪夜看向何惜柔问道。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何惜柔冷漠的看向雪夜,她不会坐以待毙,悬王殿同样是东荒境的顶级势力,胡铜已死,即便对方有线索又如何,没有证据,书院凭什么认定是她?
  
      “你不承认?”雪夜冷道。
  
      “书院认为叶伏天之事是我做的?”何惜柔看着雪夜,冷笑道:“凭什么?”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书院自会前往悬王城查,查你今年到过的所有地方,见过的所有人,你认为自己能逃掉?”雪夜继续道。
  
      “没做过的事情,随你们怎么查。”何惜柔声音强势,却像是在掩盖自己的心虚,此时的她内心冰凉。
  
      她知道,她可能彻底完了。
  
      但她还是不甘心,抱有一丝希望,她不想就此放弃。
  
      “既然如此,这些天希望悬王殿能够配合下,不要离开。”雪夜又道。
  
      悬王殿的长老目光一闪,冷冷的开口:“事情还未查出,书院便前来封我悬王殿住地,如今还欲禁足,是否欺人太甚?”
  
      “若是查出了,你认为仅仅是禁足这么简单?”雪夜冰冷开口:“此事最好不要是悬王殿的意志,否则,就不仅仅是你们的事了。”
  
      悬王殿诸人尽皆阴沉着脸,简直狂妄至极。
  
      悬王殿长老拂袖转身,步入客栈之中,然而他此刻也极为愤怒,不仅是对书院,还有对何惜柔。
  
      书院既然查到了何惜柔身上,很有可能是真的,如若最终的结果查明是何惜柔做的,那么这白痴女人死不足惜。
  
      …………
  
      消息传出后,朝歌城震动。
  
      竟然是悬王殿做的?
  
      据说何惜柔喜欢的男子洛君临乃是悬王殿一位天才人物,拜入悬王殿五殿主门下修行,和叶伏天一样来自蛮荒区域百国之地,两人有大仇。
  
      那么何惜柔做这件事,是怕叶伏天成长威胁到洛君临的命?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倒是个可悲的女人,为了男人刺杀草堂弟子?
  
      听闻书院之人前往围悬王殿客栈的时候,洛君临甚至都没有献身,女人容易感情用事,被爱情冲昏头脑,但那洛君临,可不见得和她一样。
  
      很快有消息传出,书院派强者前往东荒境南部悬望城了,甚至将那刺客的尸体都带去了。
  
      假如这件事情真的是何惜柔做的,那么,怕是插翅难飞了。
  
      看来,当日草堂二弟子在东秦书院外强势之言,果然是有用的,显然秦王朝出力了,否则不可能这么效率,这里毕竟是朝歌。
  
      压力全部落在了悬王殿强者的身上,其余诸人都是看热闹的姿态。
  
      这些日,悬王殿强者被禁足,不得踏出客栈一步,朝歌城的人又一次见识到了书院和草堂的强势。
  
      显然,如若这件事是悬王殿的意志,那么在朝歌城的悬王殿强者,怕是一个都走不掉。
  
      数日之后,悬王殿所在的客栈中,有一行浩浩荡荡的强者御空而来。
  
      他们降临之时冷漠的扫了一眼外围围住客栈的人群,为首之人眼神充斥着寒意,冷淡开口:“事情还未查明便围我悬王殿强者,书院很好。”
  
      说罢,他便直接踏入客栈。
  
      一道道身影闪烁,躬身拜见:“见过五殿主。”
  
      悬王殿五殿主何玉律,到了。
  
      一道倩影闪烁而来,正是他的女儿何惜柔。
  
      “跟我来。”何玉律脚步往下,带着何惜柔离开,来到了何惜柔所住的院子中,背对着何惜柔冷冷的问道:“为什么这么做?”
  
      “爹。”何惜柔抬头看着自己的父亲。
  
      “数月前悬王城发生了一件事情,有一位天位境的强者得罪了一个世家,一家性命遭到威胁,是你出面摆平了这件事,对吧。”何玉律转身看着何惜柔。
  
      何惜柔脸色惨白。
  
      “既然我能查到,你认为书院查不到?”何玉律冷漠的眼神中还有几分痛苦,这是他的女儿,亲生女儿,但如今,铸成大错。
  
      “爹。”何惜柔的眼睛通红,她知道,瞒不住了。
  
      何玉律看着自己的女儿,心也软了下来,叹息道:“胡铜一家我已经解决,但想要彻底瞒过书院怕是难,惜柔,为什么要这么做,是他怂恿你的吗?”
  
      何惜柔身体颤了颤,她自然明白父亲口中的他指的是谁。
  
      “爹,这件事是我自己决定的,他之前并知道。”何惜柔红着眼睛道:“事已至此,女儿自会承担下来,爹,女儿不孝,若是发生什么事情不能侍奉您,请您原谅女儿。”
  
      何玉律看到何惜柔眼泪流出,内心微痛。
  
      他心中有些痛恨,书院、草堂。
  
      若是他足够强大,书院草堂焉敢如此欺他。
  
      若他足够强大,叶伏天至今好好的活着,草堂怎么敢对他女儿如何?
  
      但正因为他不够强,所以他很清楚,一旦事情查明,草堂,绝对不会放过他女儿。
  
      “爹,女儿没什么心愿,只希望女儿若发生什么,爹能够保住他。”何惜柔央求自己的父亲,她知道,事情查明后,叶伏天不一定会放过洛君临,哪怕事情是她做的。
  
      “你还在为他想。”何玉律愤怒的道:“若不是他,你何至于此,我只恨当初不该收他为弟子。”
  
      “爹,算女儿求您了,这是女儿最后的心愿了。”何惜柔泪流满面,何玉律内心抽搐,双拳紧握。
  
      女大不中留,但如今都到了这种地步,他还能说什么?能责怪何惜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