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伏天氏 > 第六百一十章 史上最惨道战第一人

      西门孤目光凝视着叶伏天,叶伏天则是依旧背对着他。
  
      两届道战第一,竟然第一次碰面便发生了摩擦,而原因,是新人挑衅老人。
  
      周围的人都露出诡异的神色,道宫中历届老人欺负新人是很常见的事情,然而新人挑衅老人的不多,但西门孤乃是道战第一,又有道榜第一的兄长西门寒江,因此他自然没什么顾忌,骄傲的他直接挑衅了上一届道战第一叶伏天。
  
      然而,西门孤或许不了解叶伏天是谁,但至圣道宫的人谁不了解他?
  
      这可是入道宫一年在论道战台就敢面对道宫所有弟子,向规则宣战的猛人。
  
      而且,他当时八等王侯境,就挑了连玉清,让道榜第五的连玉清从此以后便低调修行了。
  
      之后的两年时间,叶伏天一直没有和任何人发生过冲突战斗,所以他的排名一直是道榜第十。
  
      如今,竟然有人挑衅他?
  
      而且还是西门寒江的弟弟,这让很多人隐隐有些兴奋,看来,好戏开幕了,这两年不曾出手过的骄傲家伙,怎么能容许西门孤的挑衅。
  
      “我若是不道歉呢?”西门孤看向叶伏天道,他并不担心,甚至有些兴奋,虽然叶伏天的境界可能会高于他,必然比他强,但如果有机会和他交手,看看上一届道战第一人的实力也颇为不错。
  
      至于其它后果他倒是没有想,毕竟叶伏天虽是道榜第十,但他的兄长所在的位置可是道榜的巅峰。
  
      叶伏天转身看向西门孤,笑道:“你若说不,我不介意教一教你,什么叫做尊重。”
  
      西门孤看了一眼叶伏天身旁的龙灵儿,随后一笑,道:“是吗,然而,我说的话,有什么问题?”
  
      他话音落下,周围的空间像是凝固了般,陡然间变得格外的安静。
  
      许多人的目光尽皆落在叶伏天身上,他,可不是好脾气的人。
  
      “没什么问题。”叶伏天笑了笑,随后他抬起手朝着西门孤所在的方向伸出,顷刻间一股无比狂暴的气息陡然间降临,那是融合意志的力量,天地间风云色变,遽然间刮起了灵气风暴,西门孤的身体周围,飞沙走砾。
  
      西门孤瞬间释放出自己的意志力量,然而下一刻,他感觉一股无比恐怖的意志降临,他的身体仿佛凝固了般,竟然,难以动弹。
  
      西门孤脸色陡然间变了,他想要挣脱这股意志力量,但无论他如何挣扎,都逃不脱,他所在的空间,像是彻底的凝固,他的身体,被死死的压迫着。
  
      叶伏天抬起脚步,一步步走向西门孤,他速度很慢,然而身后诸人却内心颤动着。
  
      时隔两年多,叶伏天终于再一次出手,可是,这是什么意志力量?像是融合意志所诞生的可怕力量。
  
      西门孤,要惨。
  
      “道宫中没什么规矩,因此老人时常欺负新人,我入道宫之时可是非常低调,因为知道自己打不过,所以我非常厌恶老人欺负新人,但今天,我却要做我曾经所厌恶的事情。”叶伏天看着西门孤,平静的道:“因为有些人,真的很欠揍。”
  
      话音落下,他的手掌隔空甩了出去,狂风肆虐,化作一道掌印,啪的一声,直接甩在了西门孤的脸上,将他的身体直接甩飞出去,留下了一道五指印。
  
      寂静。
  
      道战第一人西门孤,入道宫的第一天,被叶伏天甩了一耳光。
  
      这第一人,也算是前无古人了。
  
      西门孤起身,摸了摸嘴角的血迹,他抬起头,眼眸冰冷的凝视叶伏天。
  
      “你故意羞辱我?”西门孤双拳紧握。
  
      “看来你体会到被羞辱的感觉了。”叶伏天并没有任何同情,也不觉得有任何的过分,道战第一,无论你多么骄傲都没有关系,他自己也骄傲。
  
      但以侮辱性的言语对龙灵儿那么说话,而且一点没有悔改之意,那么,只好让他也感受下了。
  
      西门孤讽刺一笑:“你是前辈,既然道宫没有规矩,你要羞辱我没问题,然而,想过后果吗?”
  
      说着,他还讽刺的看了一眼叶伏天身边的龙灵儿,这一巴掌,他记下了。
  
      “看来,你并没有觉悟。”叶伏天平静开口,随后,他手掌伸出,虚空中竟出现一大手印,直接扣住了西门孤的脖子,西门孤想要躲避,但身体依旧一动不能动。
  
      大手印隔空将西门孤身体抬起,随后又朝着地面砸了下去,轰隆一声巨响,西门孤的身体被狠狠的砸下,身躯动荡。
  
      “叶伏天,你如此欺我,我兄长岂会放过你。”西门孤冰冷喊道,然而他话音落下,却见地面陡然间颤动了起来,远处一道身影狂奔而来,许多人抬头看向那边,便见一道魁梧的身躯脚步一踏,直接降临西门孤身边,抓着他的衣服举起。
  
      西门孤低头,便看到了一双无比冷漠的瞳孔,充满了狂野霸道之意,看向他的眼神,就像是看向看一个死人般。
  
      西门孤感觉浑身发凉,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睛。
  
      可是在至圣道宫中,他们怎么敢如此对他?
  
      看到那身影出现,许多人都为西门孤默哀,这家伙刚入门,还没弄清楚情况就挑衅叶伏天,惨。
  
      下一刻,西门孤便感觉到身体被甩了起来,轰隆一声巨响,五脏六腑都像是震碎了般,被狠狠的砸在地上,而且,对方的动作并没有停止,而是一次次将他往地上砸落。
  
      许多人有些不忍再看,西门孤大概是有史以来最惨的道战第一人了吧,入门不超过一个时辰,被血虐。
  
      西门孤口中鲜血吐出,脑袋有些麻木,进入道宫的第一天,他的人生观便被颠覆了。
  
      为什么会这样?
  
      他是道战第一人,此届最优秀的弟子,他的兄长是道榜第一,为何对方敢如此无所顾忌的羞辱他?
  
      他不明白。
  
      “余生。”叶伏天喊了一声,这家伙再继续下去他怕西门孤真得废了。
  
      余生听到他的声音这才停下,随后将西门孤扔在了地上,走到叶伏天身边,没有提西门孤,而是开口道:“老师让我们过去。”
  
      “嗯。”叶伏天点头,随后对花解语道:“解语,你带灵儿去道藏宫吧,我便不送她过去了。”
  
      “好。”花解语浅笑着点头,便见叶伏天走到西门孤身前,轻声道:“今天的事情,你可以去告诉你兄长,他要找我随意,只是我提醒你一句,以后再敢以羞辱性的言语对灵儿这样说话,我会让你在道宫中待不下去。”
  
      说着他有看向龙灵儿,道:“灵儿,道宫中你修为最弱,若是有人欺负你便来找我。”
  
      “嗯。”龙灵儿重重的点头,伏天哥哥比以前更帅了,还有余生哥,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他也这么帅,以后自己又有一位偶像了。
  
      叶伏天随余生迈步离开,花解语也带着龙灵儿御空而行,周围汇聚而来的人群看着那躺在地上的身影,时隔两年多,他们终于又看到了叶伏天和余生出手。
  
      真霸道啊!
  
      那语气,简直……许多人深吸口气,叶伏天如此说,是意味着根本不惧西门寒江吗?
  
      此刻西门孤,应该在怀疑人生吧?
  
      他惹谁不好,要挑衅叶伏天。
  
      人群中的燕轻舞同样愕然的看着发生的一切,道宫中,是这样的吗?
  
      那,就是当年击败她兄长的叶伏天吗,真让人印象深刻。
  
      …………
  
      战圣宫,叶伏天和余生一起来到了战圣殿。
  
      “老师。”
  
      见到斗战贤君两人都喊了一声。
  
      “三年时间,很不错。”斗战贤君望向两人露出笑容:“余生已经踏足通天塔十八层,叶伏天你现在能上第几层?”
  
      “十七层。”叶伏天道。
  
      “天残诀七星大穴能开几大穴?”
  
      “和余生一样,四星穴位。”叶伏天道。
  
      “比我强。”斗战贤君看着两位弟子露出笑容:“我不擅长教弟子,虽收你们为弟子但实则都是你们自己修行,如今,我传授你们一套炼体战斗功法,威力极强,务必要好好修行,叶伏天我也听说你擅长各道,但余生,你将来有机会肉身成圣,不要辜负一身天赋。”
  
      余生点头,他也知道自己天生体魄过人,生来便是超凡战士,炼体于他而言的确非常合适。
  
      “准备好。”斗战贤君眉心的竖眼再次开启,无比璀璨的光辉闪耀绽放,朝着叶伏天和余生眉心而出,随后一道道画面涌入脑海之中。
  
      在脑海内,他们像是看到了一尊神明,斗战贤君站在高空之上,赤膊着身躯,他体型像是变庞大了些,宛若一尊古神般,更可怕的是,在他身体周围绽放着万丈金光,一尊无上虚影出现,那是一尊极其可怕的金身。
  
      “斗战法身,可塑武道法身,爆发惊天战力,攻伐之力无敌。”一道声音出现在脑海之中,随后是修炼之法依旧修行所需注意的记忆,都涌入他们的脑海之中。
  
      叶伏天和余生闭上眼睛,安静的吸收这一切。
  
      “天残诀配合斗战法身,塑造了荒天榜第七的斗战贤君,你们的天赋还要在我之上,未来自然不会止步荒天榜第七。”斗战贤君看向低声说道,对于两人抱有极高的期望!
  
      (本章完)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