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伏天氏 > 第六百二十七章 炼器结束
    炼金城内,一座极高的古殿之上,有着一道女子安静的站在那。
  
      她目光眺望远方,穿过虚空,望向那片炼金战场,当看到雪夜以魂祭器之时,她的身体颤了颤,美眸闪过一缕波澜,不过瞬间便又平静了下来。
  
      随后,便见到她迈步走出,踏着虚空朝着城主府外的方向走去。
  
      此刻炼器之地,所有人都因雪夜而动容,聚焦在雪夜身上的目光,甚至超越了尤图和公孙冶等人。
  
      他口中喜欢的人,洛凡口中的嫂子,是谁?
  
      莫非,他是为了心爱的女人来炼器?
  
      而刚才雪夜和洛凡说,他们想要炼金大会第一。
  
      第一,将能够迎娶城主府千金尤溪。
  
      就在诸人思考之时,城主府内一道倩影迈步走来,她径直往前,来到了阶梯上方,站在尤城主他们身旁不远处。
  
      她出现之时,无数道目光落在这身影之上。
  
      只见这女子穿着一袭宽松的长袍,将身子包裹在其中,看不清她的身材,但她身形高挑,气质高贵,那张绝美的容颜上透着冷傲之意,给人一种无法靠近的距离感,不敢亵渎。
  
      这是一位容颜不逊色苏红袖的女子,但她没有苏红袖那股天生的魅惑力,而是纯净之美。
  
      城主府千金,尤溪。
  
      她的目光,落在雪夜身上,雪夜也看着她,一笑,道:“你来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尤溪对着雪夜问道,她的声音像是冷冰冰的,感受不到情感。
  
      “回去。”尤蚩目光望向他女儿尤溪冷淡开口。
  
      然而尤溪却像是没有听到般,根本没有理会他。
  
      这一幕让许多人无言,浩瀚无尽的炼金城区域,敢如此无视炼金城城主尤蚩的人,大概也只有他这位千金了。
  
      别的人,谁敢如此?
  
      “因为,我想试着争取下。”雪夜一笑,看着尤溪。
  
      “果然……”诸人内心颤了颤,雪夜和洛凡之前就已经认识,这不伦不类根本不通炼器之道的人来参加炼金大会,因为,他喜欢上了城主府千金尤溪,所以他来了,想要夺取第一,甚至不惜赌上自己的性命。
  
      “我对你没有任何感情,现在滚。”尤溪看着雪夜冷冰冰的道。
  
      “哦。”雪夜笑了笑:“没关系,我喜欢你就够了,而且,我也不会滚。”
  
      说着,命魂古书继续疯狂的飞入法器之中,那炼制的金色书卷法器越来越亮,诸人这才真正明白之前他炼器的意义何在,就是为了此刻。
  
      他在最后的炼器过程中,将那长形的板砖切成一页页,化作书卷之页,炼制成书。
  
      他命魂刻法阵,融入法器之中,与之共鸣,再炼制为一体,以魂祭器。
  
      “师兄。”叶伏天一直站在那,目光死死的凝视前方,之前还玩世不恭的师兄,竟突然间不惜性命去炼制法器,对他的冲击太大了,就为了要迎娶尤溪吗?
  
      这几年来师兄究竟经历了什么,他和尤溪又经历过什么?
  
      花解语也站了起来,紧紧的握着叶伏天的手,她同样内心震动,这反转太过令人心惊。
  
      这样的情感,让她想起了自己和叶伏天的曾经过往。
  
      “她也是喜欢雪夜师兄的。”花解语看了尤溪一眼,哪怕尤溪很冷漠无情,并没有流露出情感,但女人的直觉让她感觉到了,尤溪此刻内心正在剧烈的挣扎着,她克制着自己内心的惊涛,保持着平静。
  
      殷红的鲜血不断流淌而出,染红了雪夜的衣衫,触目惊心,他的气息正在不断变得衰落,仿佛要油灯苦尽,他的命魂正在经历着炼制,炼自己的魂,魂入法器。
  
      但他依旧催动着精神力,要去完成法器的炼制,既然都走到了这一步,无论如何他也要完成,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
  
      一股可怕的气息在燃烧,诸人只感觉雪夜身上的气息陡然间暴增,不减反增,越来越强。
  
      “他在燃烧自己的精神力,彻底将潜力释放,真是个疯狂的家伙。”炎君看着雪夜开口说道,能够做到如此,倒也需要勇气,然而只是为了女人,哪怕那女人非常出众,有着绝色容颜,但这真的值吗?
  
      尤溪纤细修长的五指轻微的颤抖着,她冷傲的眼神也似要渐渐融化,出现了一缕血红色。
  
      “够了。”尤溪双拳握紧对着雪夜道。
  
      “你还是在乎的。”雪夜看着她一笑。
  
      “你个白痴。”尤溪冰冷开口。
  
      “你个骗子。”雪夜依旧笑着,听到他的声音尤溪的眼角终于无法忍住有泪光出现,晶莹剔透,如水珠般滑落而下,在那张美丽的容颜上留下一缕缕泪痕。
  
      看到这一幕许多人都为之动容,原来,他们已经有感情了啊。
  
      尤溪自然不可能为一个不相干的流泪,很显然他们早已经认识,那句白痴、还有骗子,像是在骂对方,却何尝不是一种暧昧。
  
      炼金大会的第一人将有资格迎娶尤溪,然而在此之前,尤溪已经和他人相恋了。
  
      若夺取炼金大会第一之人不是雪夜,该如何自处?
  
      于是,还没有完成炼器的公孙冶和赤练等人神色都不是那么好看。
  
      不仅是他们,即便是城主尤蚩的脸色同样不大好看。
  
      这种事情,显然会让城主府难堪,威严受损。
  
      但十年一度的炼金大会乃是尤氏无数年来的规矩,他们主持历届炼金大会,将此举办为荒州盛世,当然要挑选最优秀的女子,哪怕他不舍得,更何况,这也是为了城主府考虑,历届炼金大会第一人,无不是炼器天赋卓绝的人物,这也是他城主府女子最好的归宿。
  
      然而他的女儿尤溪性格却格外的刚烈,为了反抗这桩被定好的婚事不惜一切,如今铸成了大错。
  
      只见此时,一股极为狂暴的气息绽放,只见公孙冶那边,法身疯狂在画卷上铸更强法阵,哪怕是以魂祭器又如何,初入炼器之道的人想要不惜一切就拿到炼金大会的第一,痴人说梦。
  
      哪怕是以生命为代价,照样会是一场空。
  
      此刻的公孙冶极为愤怒,他一直坚定不移的认为,他才会是此届炼金大会的第一人,不会有任何意外。
  
      他会入城主府,迎娶城主千金尤溪,将来,他会继承城主府的一切。
  
      然而此刻发生的一切,让他感觉受到了极大的羞辱。
  
      “他在重铸法器?”诸人看到公孙冶的动作目光一闪,公孙冶法器并未炼制成功,只是快要成功,因此他是可以重铸的,如今公孙冶像是受到了刺激般,想要铸更强的法器出来。
  
      许多人隐隐有些理解公孙冶的心情,炼器天赋纵横一方的炼器世家子弟,在炼器界有着极高的名气,堪比修行界的帝罡,也是第一呼声最高的人物,他若入金榜第一位,便是尤溪未来的丈夫,然而,如今头上却像是有了绿光,自然不能忍。
  
      尤图看了一眼公孙冶那边,他炼制的法器还能更强吗?
  
      这样的话,他没什么希望了。
  
      尤蚩希望他夺取第一,这样炼金大会第一人就不会迎娶尤溪了,那么尤蚩自然可以控制好局势,然而这第一,他怕是没什么希望。
  
      “凝。”尤图吐出一道声音,法器成型,九龙举鼎,吞吐可怕霞光,一股骇人的力量从中弥漫而出,随后九龙鼎坐落而下,落在他身前。
  
      赤练的重剑也炼制而成,越来越多的人完成了炼器,然而雪夜和公孙冶还在继续,直到最后只剩下他们两人。
  
      雪夜的气息由盛而衰,精神力像是被耗尽了般,法器漂浮于身前,金色的书卷熠熠生辉,然而雪夜的脸色却是一片惨白,毫无血色,他的命魂,完全融入到了法器里面。
  
      终于,他吐出一口鲜血,无法支撑柱,身体直接往后倒下,口中却吐出一道声音:“交给你了。”
  
      随后,他昏死了过去。
  
      诸葛明月目光死死的凝视那一方向,叶伏天和花解语的手紧紧的握着,渗出汗水,尤溪的容颜上满是泪痕,身体轻微的颤抖着。
  
      “你才是灾星,有你这师兄算我倒霉。”洛凡嘀咕了一声,随后他的精神力像是也在燃烧,将火焰催动到极致,去完成雪夜最后没有完成的一切,凝法器。
  
      一页页金色的书卷飞舞着,每一页蕴藏着两人的心血,终于,当金色的书卷从头到尾的合拢之时,一道道更为璀璨的光辉绽放,洛凡笑了笑,随后一屁股坐倒在地上,看了一眼身旁的雪夜开口道:“师兄啊,师弟为了你算是两肋插刀了,等你娶了嫂子,记得也帮师弟介绍个像嫂子一样好看的啊。”
  
      许多人听到他的话一阵无语,这玩世不恭的家伙还真是乐观面对一切啊。
  
      就在此时,一道更强的光辉绽放,前面方向,公孙冶也同样完成了炼器,法器铸成。
  
      炼金石柱内,百位炼器大师,全部结束了法器的炼制,一时间,那片区域出现了百件法器,每一件都是顶级王侯法器。
  
      接下来,便将排定名次,入金榜。
  
      但此刻所有人更关心的是,第一,会是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