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伏天氏 > 第八百一十七章 圣战
    太快了,圣境强者借助圣剑图,一击必杀。
  
      剑图吞吐着可怕的光辉,将所有人笼罩在其中,守墓村此刻极其的安静,死寂。
  
      斩了。
  
      叶伏天,他直接下令,斩大周圣朝之人,杀人者,偿命。
  
      当着大周圣王的面。
  
      今日,他若死,便让村长斩大周圣朝周圣王以外的所有人。
  
      没有人想到他竟如此的疯狂,周圣王敢直接下令杀,那是来自于他自身实力的底气,他是圣王,圣朝之主,下令杀两位普通人,如踩死蝼蚁一般,谁能如何?
  
      但今日,霸道周圣王,遇到了这位九州最年轻的圣地之主,一位锋芒毕露,敢于挑战圣权的青年。
  
      无数人看着那道傲然挺立的年轻身影,这位曾经在九州问道谦虚有礼的道宫宫主,这位至圣道宫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宫主,甚至可以说九州诸圣地最年轻的领袖人物,在九州问道诸人看到了他无双的天赋,绝代风华,今日则让世人看到了他的风骨。
  
      “圣道风采。”有九州圣地之人心中暗赞一声。
  
      这一幕,让许多人从年轻的叶伏天身上,看到了属于圣人的风采。
  
      将来,又是一位叱咤风云的绝代人物。
  
      他们都明白,叶伏天是拿自己的命在赌,大周圣王要杀他的话,村长也拦不住。
  
      所有人的目光尽皆落在周圣王的身上,只见他那双眼神似能够将叶伏天吞噬掉来,犹如深渊般凝视着叶伏天,强大无比的圣道威压落在叶伏天的身上,让叶伏天浑身僵硬,几乎无法动弹,但他依旧凝视着对方的眼睛,没有闪避。
  
      同为圣地之主,如今荒州有圣,周圣王敢杀,他有何不敢?
  
      杀人者,偿命。
  
      荒州出圣,从此不再受九州圣地之欺,今日斩这两人,不仅仅是为了丫丫,为了出这口气,同样是让九州之人看到他的决心。
  
      荒州,不可欺。
  
      两人对视良久,虚空始终寂静无声,周圣王从年轻时代便是锋利霸道,一往无前,但今日,他碰到一个和他年轻时代相似,甚至比他还要更狠的年轻人。
  
      两人,隔着一个时代,交锋。
  
      “很好。”
  
      周圣王终于吐出一道声音,凝视叶伏天开口道:“没想到荒州之地,终于出了一个像样的宫主,只可惜,短命。”
  
      “滚回荒州,接下来,准备迎接圣战。”大周圣王看着叶伏天,云淡风轻的说道,仿佛只是说了一件微不足道之事,但在场所有人无不心脏跳动。
  
      圣战。
  
      九州之地,似乎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出战过圣战了。
  
      今日,大周圣王对叶伏天说,准备迎接圣战。
  
      “这将是你今日的决定,带给荒州的,你祈祷自己不会后悔。”大周圣王说罢,转身迈步,朝着虚空而去。
  
      苍穹之上,璀璨至极的光辉绽放,凤凰长鸣,有凤凰撵车出现在虚空之中,周圣王步入其中,乘凤凰撵车而行,离去。
  
      大周圣朝之人冰冷的扫视叶伏天,尤其是周亚以及周子怡等人,神色寒冷至极,第一次有人,胆敢在圣王面前如此放肆。
  
      荒州,叶伏天,准备忏悔吧。
  
      金凰军团之人,岂是他叶伏天能杀。
  
      “呼……”
  
      九州圣地之人深吸口气,时隔多年,‘圣战’又将在九州大地上爆发了吗?
  
      而且,是大周圣朝和多年无圣的荒州。
  
      今日,许多人仿佛看到了荒州圣地至圣道宫的崛起。
  
      然而今日,是否会是荒州圣地至圣道宫走上灭亡的导火线。
  
      圣战,顾名思义,是圣人之战,在九州,拥有圣人,便可称圣地,因此圣人之战,便等同于圣地之战。
  
      因此于九州而言,圣战,意味着圣地之间的战争。
  
      大周圣王,将发起圣战。
  
      圣战,甚至是要惊动夏皇的。
  
      不过想到今日之局面,九州诸圣地之人便也觉得这是顺理成章之事。
  
      叶伏天以荒州至圣道宫的身份对峙大周圣王,下令斩大周圣朝之人,若要周圣王当场斩叶伏天,这不可能,他也有所顾忌,毕竟叶伏天身份摆在那,是圣地宫主,而且,他还要顾及他的人。
  
      但让大周圣王就此罢手?
  
      任由叶伏天下令斩他大周圣朝之人,他直接转身离去?
  
      可能吗?
  
      那样,世人会如何评价周圣王。
  
      周圣王自身的道心怕是都过不去,他竟在和一位后辈的交锋中,落入下风。
  
      所以,圣战,便不可避免了。
  
      荒州至圣道宫,刚有崛起之迹象,便将面临圣战,有可能遭遇灭顶之灾。
  
      很快,大周圣朝之人全部离去,叶伏天目光环视西华圣山之人,柳宗平静的看着这一切,当日叶伏天在虚空剑冢中不听他劝告坚持斩棋圣,便也就注定了如今的结局,这位风华绝代的青年,他的命运,会如何?
  
      没有人知道,只有时间能够给出答案,也许,他看不到叶伏天成长为他的对手了。
  
      若是如此,便有些可惜了。
  
      “走。”大周圣朝的人离去,周圣王将发起圣战,西华圣山的人自然也没有必要继续停留在这里。
  
      而且,虚空剑圣的传承已经归叶伏天所有,那柄巨剑也归位,被叶伏天掌控,秘密揭开,且有了归属,留下来,似乎也没有意义了。
  
      至于虚空剑冢内那片修行之地,有机会去看看。
  
      “多谢诸位仗义执言了。”叶伏天对着稷下圣宫以及夏家之人开口道,目光对着诸葛懿点头致意。
  
      “事实而已。”诸葛懿笑着道:“此间事了,我们便也告辞了,叶宫主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叶伏天点头,随后,九州诸圣地的人也各自离去,圣光殿的人有些不爽,但也离开了。
  
      如今荒州有守墓村加入,有圣人在,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插足的了。
  
      伴随着一道道身影腾空,很快,守墓村似乎又恢复了以往的宁静,所有人都聚集在这边,看着坐在地面上抱着她爹娘尸体的丫丫,他们都微微低头,有些心痛。
  
      她终究还是个孩子,而且,她今日得知自己是灵体,不知道会如何。
  
      即便是荒州许多人都生出恻隐之心,苦命的丫头,大概这便是造化弄人吧。
  
      对于周圣王而言,那两人只是普通人,如蝼蚁一般,但对丫丫而言,那是她的至亲,她的父母。
  
      叶伏天走上前,而后安静的站在丫丫身后,花解语也来到他身边站着,两人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去安慰她,这种时候,任何的言语都显得苍白无力。
  
      叶伏天能够为她做的,便也只是斩杀那两人了,至于罪魁祸首周圣王,他没能力杀死。
  
      守墓村的人也都安静的看着叶伏天他们,没有阻止,今日叶伏天所做的一切,他们看在眼里,绝大多数人都已经从心中认可了他。
  
      能够不惜性命下令斩周圣王的人,这的确是一位值得托付的领袖人物,难怪村长选中他了。
  
      “丫头,让你爹娘入土为安吧,便葬在虚空剑冢内。”许久,终于有一道声音传出打破平静,是村长开口了。
  
      “嗯。”丫丫轻轻点头,随后放下她父母,站起身来。
  
      转过身,她微微抬头看着叶伏天,随后轻轻的靠在叶伏天的怀中,在她那双还有些稚嫩的面孔,布满了泪水。
  
      她才十五岁。
  
      “哥。”丫丫轻声喊道。
  
      “嗯。”叶伏天轻轻的抱着她,以这样的方式安慰着她。
  
      良久,丫丫从叶伏天怀中出来,娇小的身体左右两边同时抱着她父母的尸体,随后抬起脚步朝着一处方向而去。
  
      “丫丫。”
  
      诸人看到她的动作有些担心她。
  
      “村长,我去虚空剑冢陪陪爹娘,再将他们下葬。”丫丫路过村长身边时开口道。
  
      “好,我送你去。”村长点头,跟着丫丫一起。
  
      “你们留在这。”叶伏天也走上前去,跟在村长身边,他们一路往前而行,走到虚空剑冢入口之地,丫丫带着她的父母进入了虚空剑冢,村长跟着他一起进去了,让叶伏天在外面等着。
  
      过了很久,村长才出来。
  
      “我让丫丫在这里为她爹娘守墓几年,顺便在虚空剑冢修行,我们启程去荒州。”村长对着叶伏天开口道。
  
      “其他事情,村长不打算告诉我吗?”
  
      叶伏天开口道,他根本没有继承什么,也没有掌控虚空剑阵,他只是在虚空剑冢中引动了剑阵,但虚空剑阵乃是当年虚空剑圣的能力,他怎么可能继承发动虚空剑阵?
  
      他只是和村长一起演了一出戏,守墓村加入荒州至圣道宫,从此荒州有圣人,而叶伏天,将吸引九州所有人的目光。
  
      此间之事,了结。
  
      村长是因为棋圣将消息传出,才可以前往参加九州问道选择传承之人的,若是没有棋圣,也许,不会有什么传承之人。
  
      “知道了又怎样,不知道又如何,你我都是局中人,我答应你的便会做到。”村长和叶伏天并肩而立,目光望向虚空剑冢方向。
  
      “我在村长的棋局中,究竟扮演着什么角色,是否又真的影响了棋局。”叶伏天道。
  
      “当然,你所做到的一切,远远超过我的想象,这并非是我以前所想的。”村长缓缓开口:“不过,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希望丫丫能够快点长大。”
  
      “为了丫丫,可以赌上守墓村所有人的性命么。”
  
      叶伏天忽然间笑了笑,道:“虚空剑冢内都安排好了吧。”
  
      “嗯,不会有人打搅她。”村长点头。
  
      “走吧!”叶伏天最后看了一眼虚空剑冢方向,随后转身,离开。
  
      村长跟在他身后,从今日起,他不再是守墓村的村长。
  
      而是,荒州至圣道宫,圣长老!
  
      PS:月末了,有月票的兄弟们不要留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