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伏天氏 > 第八百七十九章 调解

  九州诸圣地强者陆续到来,诸圣地的领袖人物皆都坐在阶梯之上,从上面往下看,能够非常清楚的看到九州来客。
  
  叶伏天便看到了一些熟人,譬如,知圣崖的孔尧、秦仲,还有当初不少参与了至圣道宫外那一战的知圣崖强者。
  
  孔尧和秦仲自然也看到了叶伏天,他们坐在一处席位,孔尧的眼眸中闪过几道冷意。
  
  叶伏天,竟然坐在了上面,和诸圣人同席而坐。
  
  曾几何时,他根本不曾将叶伏天放在眼里。
  
  秦仲心中同样感慨,他倒并没有多厌恶叶伏天,虽曾败在叶伏天手中,但也激励着他前行,然而他却发现一个残酷的事实,他越努力,发现对方却距离自己越来越遥远。
  
  如今他已经是中品贤人,但据传,叶伏天在九州道台,以一己之力横压四大上品贤人,而且是四大圣地的顶尖妖孽。
  
  这让他感觉有些绝望,越追越远。
  
  时间,能够改变一切。
  
  莫说是孔尧秦仲,事实上即便是荒州之人见到叶伏天坐在上席,周围都是圣境强者,心中也颇为不平静。
  
  “小师弟现在越来越有气场了。”荒州人群之中,诸葛明月微笑着看着叶伏天,时间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气质,当初的稚嫩少年,如今已真正拥有了一宫宫主的风范。
  
  “小师弟可是老师要等的人。”顾东流轻声道,听到他提起老师身边的草堂弟子都看向他,三师兄对于老师,有着盲目的崇拜,发自内心的尊重。
  
  刀圣神色内敛,平静的坐在那,只有他知道,小师弟不仅仅是老师要等的人那么简单,他依旧记得对方对他所说过的话语,他会见证一个时代,对方所指的时代,究竟是怎样的时代?
  
  当然,这些只有他自己知道就够了,哪怕是师弟师妹,也只能瞒着。
  
  “厉害是厉害,但小师弟也是很能‘装’的。”洛凡轻声嘀咕了句,顾东流目光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顿时洛凡立马闭嘴,虽然都已经是贤者了,但无论是二师姐还是三师兄,还是惹不起。
  
  “胖子,你好歹也是当过小师弟的人,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洛凡将目标转移道易小狮身上,毕竟,现在貌似也只能欺负欺负小狮子了。
  
  易小狮看了洛凡一眼,胖胖的脸上露出几分不屑的神色,这眼神让洛凡无名火起,不过想到现在易小狮境界不比他低……算了,大人有大量,不和师弟一般见识。
  
  叶伏天此时目光望向诸圣,从位置和身上的气质,便大致能够猜测到这些圣境人物是谁了。
  
  席位分为左右,他坐在右边末尾。
  
  首席左首位置空在那,不知道是留给谁的,叶伏天研究过圣贤榜,圣榜第一不可能来,圣榜第二,应该也不会。
  
  至于圣榜第三,便是寿宴的主人,夏圣。
  
  因此,按理说左边第一个位置应该是留给圣榜第四,九州书院黎圣才对。
  
  但黎圣坐在左边的第一个位置,因此,想必左边第一个位置是留给极为重要的人物,夏圣对其重视程度,甚至超过了黎圣。
  
  左边第二个席位,坐着的那道身影气质极其出众,叶伏天只看了一眼便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圣榜第五,齐州圣光殿的殿主姬圣。
  
  据他所了解,齐州曾经是齐国,属王朝势力,便是齐家的前身,稷下圣宫也是其创造,培养齐州的天骄人物,这两大势力,底蕴皆都极其的深厚。
  
  然而,齐州后来出现了一位极负盛名的人物,创立了圣光殿,擅长光之规则,凭借一己之力,带领圣光殿走向了辉煌,矗立在九州之巅。
  
  如今,圣光殿殿主排名圣榜第五,圣光殿虽然弟子不是太多,但实力却能够排名九州前五,其高端战力非常强。
  
  似乎察觉到了叶伏天的注视,姬圣目光转过,眼眸落在叶伏天身上,刹那间,叶伏天只感觉有刺眼的光芒直接穿透而至,让他短暂的失明,眼前只有一片刺目的光芒。
  
  他眼睛避开,片刻后才缓过来,却听姬圣眼眸凝视于他,虽没有了之前那刺眼的光辉,但他的眼神依旧让人不敢直视。
  
  大概,这便是圣榜第五的威严吧。
  
  “如此肆无忌惮的打量他人,这般不懂礼数吗?”姬圣声音非常平静,并无任何的波澜,但却让这片空间安静了下来,随后,阶梯下方的诸人也都抬头望向阶梯之上的那些圣人席位。
  
  “是姬圣。”许多人露出一抹异色,姬圣,质问叶伏天。
  
  “今日在此得见九州诸圣,因而好奇多看了一眼,勿怪。”叶伏天微笑着回应,不卑不亢,实则心中也隐有些不悦,姬圣虽然是圣榜第五,然而诸人同席而坐,看都不能看一眼?
  
  所有人都坐在席位上,抬头便能看到其他人,难道要一直低头不语?
  
  “姬圣,些许小事也要在意?”黎圣淡淡开口,姬圣这才将目光收回,安静的坐在那,仿佛刚才之事没有发生过般。
  
  但宴席的气氛却变得略显微妙,也不知叶伏天哪里得罪了姬圣,这是给他下马威?
  
  姬圣,圣榜第五的存在,只一句话,便隐隐将叶伏天的气势压了下去。
  
  在阶梯下方的人群之中,圣光殿的人平静的看着这一幕,昔日九州问道之时,叶伏天何其威风,他圣光殿遭到荒州针对,结局颇为惨烈,后叶伏天如日中天,名声渐渐响彻九州。
  
  如今他坐在圣席之上,想必都已经忘记自己只是一位低阶贤者了。
  
  即便天赋再出众,虽坐在同席,但那里坐着的人,他依旧只能仰望。
  
  “姬圣果然如传闻中的一样,难以接触,还真是强势。”许多人心中暗道,哪怕是圣境强者也在心中如此想着。
  
  不过,他这般做,也不知是无意还是刻意针对叶伏天,仅仅凭借一句话,也无从推测。
  
  叶伏天见姬圣没有说话,他自然也没有说什么,嘴角带着几分自嘲的笑。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天赋,算什么?
  
  他没有多说什么废话,因为毫无意义。
  
  这些日他名震九州之地,和大周圣朝开战,如今哪怕坐在圣席,其身上的光环也不遑多让,然而姬圣仅仅一句随意的话语,便将这些日所积蓄的势直接压了下去。
  
  只此一句,恰到好处,再多言,便显得他姬圣没有风度,为难后辈。
  
  “姬圣性格极傲,从年轻时便是如此,无人能够亲近,几乎没有朋友,而且,他对自己的修行的力量有着极其强大的自信,为人非常护短,认为他圣光殿修行之道,乃是最强之道。”此时,叶伏天耳中响起一道声音,是月圣在对他传音说话。
  
  “你是否哪里得罪他了?”月圣暗中问道。
  
  叶伏天看了月圣一眼,随后同样传音道:“这是第一次见面,若说得罪,也可能是在九州问道上,我荒州弟子和圣光殿修行之人发生了一些摩擦吧,然而这点恩怨,身为圣境人物,应该不至于在意这种小事。”
  
  月圣听到叶伏天继续传音道:“也许姬圣所在意的并非是战败,而是圣光殿的光之规则,败给你荒州的其它规则力量吧。”
  
  叶伏天微微点头,没有继续议论此事,姬圣心中的想法,他自然是无法猜测的。
  
  不过月圣刻意传音于他,看来确实是有意想要拉拢他。
  
  “夏圣到了。”这时,一道道低语声传出,诸人目光转过,便见到前方夏圣朝着这边走来,身上透着超然的气质,在他身后,有着不少夏家的强者额跟随。
  
  然而在夏圣身旁,还有一位青年,这青年那张脸漂亮得有些过分,虽看似男子,但肌肤却比女人还要细腻。
  
  “女的?”修行之人眼神非常毒辣,尤其是修行到了一定的境界,隐约能够看出此人是女子,只是穿着装束都是男子打扮。
  
  “莫非,那位置是留给她的?”许多人看到那张干净无瑕的面孔开口道,此人和夏圣并肩而行,可见其地位。
  
  “九州监察使。”许多人猜测到了对方的身份。
  
  能够和夏圣并肩而行的人不多,有资格在夏圣的寿宴上依旧和他并肩的人,怕是除了那两位存在之外,便只有夏圣的人有这资格了。
  
  很显然,这应该不会是那两位存在。
  
  那么,只能是九州监察使了。
  
  圣席诸人都陆续站起身来,对着夏圣拱手道贺,今日乃是夏圣寿宴,自然免不了一些俗套的祝贺词。
  
  却见夏圣笑容和煦,对着诸人拱手道:“我等皆都活了不少岁月,便不必在意这些俗礼了,都请落座吧。”
  
  诸人并未立即入座,而是做出请的手势,等待夏圣先坐。
  
  “请。”夏圣并未入座,而是对着身旁的青年做出请的手势,使得许多人暗暗心惊,猜测这监察使究竟是何许人也。
  
  青年也并未客气,直接坐在了左边首席,随后夏圣才在主位上坐下。
  
  随后,诸人纷纷落座,目光尽皆望向夏圣。
  
  “今日老朽寿宴,诸位能来,是老朽之荣幸。”夏圣含笑开口,下方许多人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圣榜第三的人物,本以为会是充满了威严,但此刻的夏圣却像是个慈祥的长者,让人感觉非常舒服。
  
  “这次邀请九州诸君前来,其一是为了见见老朋友,顺便看看九州后辈之风华。”
  
  “其二,是为了圣战一事,大周圣朝和至圣道宫之战,双方也都元气大伤,我听闻死伤不少,甚至,在九州道台,入圣的斗战、以及周煌等人都面临生死。”夏圣环视诸人,继续说道:“修行不易,能够入圣乃是大机缘,周煌也是贤榜人物,周圣王之子嗣,距离圣境只一步之遥,何苦要鱼死网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