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伏天氏 > 第九百二十四章 何谓绝代
    九天道场,无数目光凝望那傲立于九天道台的两道身影。
  
      顾东流和余生都强势击败了对手,只剩下最后一战。
  
      而且从那两场战斗中几乎已经能够推断,这一战,裴千影怕是要惨,叶伏天之前故意让他,竟然,只是为了拘魂,让裴千影释放命魂并且控制。
  
      他想要做什么?
  
      九天道场,寂静无声,那最高的看台也一样极为的安静,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什么。
  
      绝影剑圣脸色异常难看,裴千影,有危险。
  
      裴千影的精神意志释放到极致,神猿双掌之间,剧烈的碰撞之声不断传出,命魂之剑想要破开束缚冲出,然而那神猿命魂蕴藏叶伏天的意志力量,释放规则,双掌宛若最为坚固的囚牢,死死的压制着剑魂。
  
      此时,叶伏天伸出手,顿时无尽星辰光辉流动,化作一根长棍,被他握在掌心,星辰规则之力流动于长棍周围,一股澎湃威压席卷而出,压迫向裴千影的身体。
  
      所有人尽皆凝视叶伏天的动作,仿佛这一刻的叶伏天,才真正开始认真。
  
      “砰。”叶伏天脚步一踏,天地风云动,规则之力咆哮,大势磅礴。
  
      “大道修行,弱者没有资格夺取大道机缘,是吗?”叶伏天冰冷开口,磅礴之势席卷而出,时空都似要静止般,裴千影感觉到,他身体周围的剑意流动速度开始变慢。
  
      双手挥动,一股股滔天剑道气流于苍穹流动,离恨剑斩断空间意志,破开规则束缚。
  
      “不自知者,便当剥离命魂,是吗?”
  
      叶伏天继续开口说道,脚步又一次踏出,虚空颤动,无与伦比的精神意志席卷天地,大道规则笼罩这片苍穹,不被斩灭,此时的他,犹如一尊神明般,需顶礼膜拜。
  
      裴千影驾驭滔天剑意,环绕周身,斩断周围空间的规则力量,不让那空间凝固规则力量束缚他的身体,否则,这一战将没有任何希望。
  
      “上界九天道榜之人,傲视一切,下界蝼蚁,焉能有资格打上九重天,是吗?”
  
      叶伏天声震九天,虚空中传出回响,无数人心头狂颤不知,他脚步又一次踏出,每一步,都惊天动地,大道威压越来越强,天地间棍影漫天,仿佛棍法已经融入这股大势之中。
  
      裴千影感受到那股压塌苍穹的威压,脸色苍白,他身前流动无尽剑道气流,汇聚成一柄离恨巨剑,释放无与伦比的剑光,撕裂周身体一切规则力量,以及那无形的棍影。
  
      “你卑微如蝼蚁,弱小不自知,却敢剥离我兄弟命魂,掠夺大道机缘,你说,该如何?”
  
      叶伏天声音寒冷至极,他肉身力量催动,握住长棍的手掌充满无穷力量,他身躯之上,有可怕的光辉穿透而过,似开启大穴,使得力量还在暴增变强。
  
      这一战,他要的可不仅仅是战胜裴千影。
  
      剥离无尘命魂,让解语他们闯九重天,傲然不可一世,视他亲人兄弟为蝼蚁。
  
      这一战,他会让裴千影感受到何谓万丈深渊。
  
      裴千影看到那绝代身影,竟被叶伏天所威慑,心境动摇,脸上的自信消失,双瞳之中,流露出一抹极狠辣之色。
  
      一道凌天剑意爆发,裴千影手中的离恨巨剑动了,割裂空间,斩断规则,将空间凝固规则都劈开斩断,利剑凌空斩下,斩向叶伏天的身体。
  
      然而叶伏天却站在那一动不动,抬头扫了一眼,一股滔天之势环绕周身,他所在的这片空间,禁锢一切力量。
  
      嗤嗤的尖锐声响传出,利剑刺入,威力却越来越弱,直至停止,那柄剑斩在流动的星辰光辉之上,无与伦比的气势压迫着剑和裴千影的身体,叶伏天身前的天地大势融入规则之中,离恨剑,依旧斩不断。
  
      裴千影脸色苍白,心脏跳动,他清晰的感受到,叶伏天精神意志所铸就的规则,离恨之意都无法诛灭,那股意志力量太过坚韧,似经历过千锤百炼,不可撼动。
  
      叶伏天在九州书院姜圣那里试药,淬炼的可不仅仅是肉身。
  
      他的精神意志无比稳固,哪怕裴千影的离恨之意能够针对精神意志力量,从而破开规则,但想要斩断他凝聚而生的规则之力谈何容易。
  
      “我从下界九州而来,登天梯,踏九重天,你在九天之上,高高在上,世人皆以为这会是一场上下界顶尖人物争锋。”叶伏天目光凝视裴千影,傲然开口道:“然而,你配吗?”
  
      他话音落下,脚步往前一迈,手中长棍挥舞而出,遮天蔽日,裴千影脸色惨白,想要退,但在叶伏天规则之下,如何退?
  
      “砰!”
  
      一声巨响,长棍直接扫荡在裴千影的剑上,将之轰裂,继续往下,轰在了裴千影身躯之上,使得裴千影身体直接朝着下空坠落而去。
  
      然而叶伏天却并未停止动作,他身形一闪,直接追上,在半空中又是一棍轰杀而出。
  
      “砰。”
  
      又是一声巨响,伴随着鲜血吐出,裴千影浑身骨骼炸裂,面如死灰。
  
      “砰、砰、砰……”
  
      一道道棍影不断砸落而下,两人的身体在道战台上飞舞着,每一次声响,都令九重天上的人心脏狠狠的跳动。
  
      这,就是九天之上的道战?
  
      这场万众瞩目的战斗,九天道场九重天无数人关注,自三天前便万众瞩目,又因裴千影一句会让他们更懂得敬畏,将此战的气氛推向顶峰,许多大人去亲自前来观战,甚至小公主夏青鸢,都到了。
  
      终于,三大从下界而来的妖孽人物,踏上了九重天上。
  
      但正如叶伏天所说,这真的是一场上下两界顶尖人物的争锋吗?
  
      裴千影,配吗?
  
      看着那一滚滚轰在裴千影的身躯之上,无数人内心不停的颤动着。
  
      何谓绝代,何谓无双。
  
      这便是,纵然你是上界天九天道榜上的人物,纵然你是圣人之子,于离恨天修行,我只一棍。
  
      若非是因为裴千影动了叶无尘,叶伏天根本不会从九州而来,两人,不是一个层次的人物。
  
      九天道榜,叶伏天根本不屑,从九州而来,只因叶无尘。
  
      “够了。”一声叱喝声传出,绝影剑圣脸色冰冷至极,浑身如利剑般锋利。
  
      见到裴千影被如此虐杀,哪怕是圣境人物,也无法忍住,出言喝道。
  
      “砰。”又是一声巨响,叶伏天的长棍笔直的轰在裴千影的胸口,裴千影正面朝天,一路往下,落在了道战台上,叶伏天的脚,踩在长棍之上,将他镇压于道战台。
  
      傲然不可一世的九天道榜天之骄子,此刻如死人般躺在那,浑身再无力量,体内五脏六腑都像是被打碎了般。
  
      唯独他的眼睛还能动,思维还能运转,但他宁愿昏死过去。
  
      看着叶伏天,那踩在他身上的傲然身影,他内心中有着无尽的绝望和悲凉,这一战,九天道场无数人关注着。
  
      此战后,他将彻底沦为夏皇界耻笑的对象,所有人看到他,都会想到这一战,想到那从九州而来,自称无双,踩在他头顶之上的叶伏天。
  
      此战后,他再也无法进入离恨天真正的核心,离恨天,不会愿意培养一位受过这等奇耻大辱的弟子,他永远无法接触到夏皇界第一剑修,离恨剑主。
  
      他那双眼神,只有无尽的绝望。
  
      为何,一位下界之人,能够强横到这等地步,他不明白。
  
      为何他敢从九州一路打上这里,如此对他。
  
      叶伏天踩着裴千影,却没有理会裴千影心中想什么,正如裴千影剥离叶无尘命魂,他也不会考虑叶无尘怎么想。
  
      鲜血的代价,只有鲜血能偿还。
  
      叶伏天抬起头,看向绝影剑圣,神色冷漠,道:“你儿剥离他人命魂,你带走炼化之时,可曾想过够了?”
  
      无数人看着叶伏天,面对一位剑圣,依旧如此强势吗。
  
      “弱者,不配大道机缘,当被剥夺命魂,这,是你教出来的吗?”叶伏天没有理会绝影剑圣,冰冷道:“如今,裴千影,是弱者,你说该当如何?”
  
      绝影剑圣挥手,顿时一柄银色利剑飞舞,铮铮而鸣,正是叶无尘的命魂,叶无尘精神意志波动更强烈了。
  
      但绝影剑圣依旧控制着他的命魂,道:“命魂拿去,到此为止。”
  
      叶伏天冷漠的扫了绝影剑圣一眼,到此为止?
  
      夏青鸢和三师兄他们的约定便是,只要战胜裴千影,命魂归还。
  
      他绝影剑圣,不过顺其自然,他敢不归还吗?
  
      “公主之言,可还算数?”叶伏天看向夏青鸢道。
  
      夏青鸢看了叶伏天一眼,随后望向绝影剑圣道:“裴千影自己定下的规则,命魂归还吧。”
  
      绝影剑圣听到夏青鸢的话脸色难看,他看向夏青鸢,只见夏青鸢眼神依旧很平静,并没有太大的波澜。
  
      昔日裴千影剥离叶无尘命魂,傲然不可一世,而今如此,是他该付出的代价,没有谁可怨。
  
      “是。”绝影剑圣看到夏青鸢淡漠的眼神,终究不敢忤逆,松开了束缚,顿时银色之光化作一道闪电,朝着叶无尘的身体而去,直接钻入了他的眉心之中!
  
      ps:这段剧情终于尾声,大家这些天骂也骂了,现在爽完,可以投月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