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斯文妖怪 > 263 冷血动物滚烫的心
    大蛇把罗弋从石像肩上缠住,放回到地面,给罗弋讲述那时的见闻。
  
      “当时我听闻他陷入困境,便赶去帮忙,我自知力量单薄却也希望自己能出一分力。没想到路上便听说,他的好兄弟义和已经背叛,早早投了降!为此纪熙实力折损大半。
  
      当我赶到地方的时候已经晚了,混战结束,只剩下一地的残骸。
  
      我看到地上无数块碎裂的盔甲,才知道纪熙他毁掉了自己的修为,散去元神。他的身体已裂成千块万块混入空气之中,逐渐消散在天地之间。”
  
      大蛇说出了多年前看到的那痛心一幕。
  
      “所有人都说他做错了,但我觉得没错!”
  
      罗弋没想到,面前这个看似冷血的黑蛇,居然如此有情有义。
  
      他问大蛇:“壬子是谁?”
  
      大蛇听到这个名字,有几分意外,“你也知道壬子?!”
  
      “刚才听到有人说起这个名字。”
  
      大蛇用浑厚的声音说:“壬子,是纪熙极为信赖的副将,可惜他一早就失踪了。”
  
      “失踪?”罗弋觉得不寻常。
  
      “对,在大战还没开始的时候,他便已经找寻不到踪影。”
  
      “是不是他也背叛了?”罗弋问。
  
      大蛇摇摇他巨大的脑袋,“当时我也怀疑,可至今没有找到确切的答案。”
  
      一个人不可能平白无故地消失,这种情况肯定是发生了什么。
  
      大蛇接着说:“纪熙死后,义和羞愧于面对世人,从蛇族逃离出去,去了一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避世。
  
      可是壬子,那以后我出动了成千上万的小蛇去寻找他的踪迹,然而什么都没找到,壬子就像从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一样,凭空消失了?
  
      如果有机会看到他站在我面前,我一定问清楚,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罗弋听着这些,“这个壬子,和纪熙关系好吗……”
  
      “当然,虽然不像义和一样是结拜兄弟,但纪熙曾经救过壬子的命,壬子发誓永远效忠他。”
  
      “壬子……”罗弋念了遍这个陌生的名字。
  
      直觉告诉他,这个人有问题。
  
      “壬子是出了名的足智多谋,当时龙族有心招揽他,被他拒绝,一心一意跟在纪熙的身旁,可惜谁都不知道他为什么消失?如今我怀疑他死了。”大蛇说。
  
      “是吗……”
  
      罗弋看着空中飘落的雪花,想着纪熙那无奈的处境。
  
      原本雄心壮志,没想到会是那样收场,想必当时何其的绝望!
  
      他问大蛇:“你又何必做这些?万一纪熙永远不醒来,岂不是徒劳?”
  
      “不!真神是不会死的!纵然他们的身体和灵魂碎成千块万块,只要机缘到了,便会重新汇聚在一起,重生于天地间。”
  
      大蛇黑压压的脑袋凑近罗弋,道:
  
      “所以你就知道,为什么即使纪熙死了,那些神还要在他身上下那么恶毒的诅咒!他们就是怕有一天他会真的回来。”
  
      “神不会死……”
  
      罗弋想起,很久以前听一个爱讲故事的老头说过:神即使死了,他的灵魂会重新慢慢融合,直到有一天汇集重生。
  
      罗弋以前只把这个说法当作故事,那时候他还在想,如果真是这样,那些神岂不是永远不会惧怕任何对手?反正迟早都会活过来。
  
      那时罗弋觉得这个设定十分荒唐不合理,直到老头告诉他:虽然复活,不过以前的力量会消失殆尽,需要重新修炼!
  
      “等了这么多年,原本我也要放弃了,直到看到了你。”大蛇有点感激命运。
  
      罗弋看看自己,浑身一无是处,不知该如何应对这句话。
  
      “可惜……”大蛇闷闷道。
  
      “可惜你现在什么都不会,完全是个普通人。”
  
      罗弋心下说不出的压抑。
  
      大蛇问:“关于纪熙的事,你脑子里能记得多少?”
  
      “非常少,只有几个片段。”
  
      可能是吃了月老太多的草药,罗弋脑中充斥着前几世的感情纠葛,挥之不去,甚至已经混乱到无法区分时间。
  
      “以后你可怎么办?这世间那么多厉害的妖魔鬼怪,拿什么和他们抗衡!”
  
      大蛇血红的眼睛突然升起怒气。
  
      “那些神太狠!这世间最恶毒的诅咒,不是让人流血伤痛,不是身体残缺亲友背弃,而是让一个原本雄心壮志的人,被情所累!”
  
      他笨重的身体爬到不远处一个角落,黑色的尾巴狠狠敲打着地面,不一会地上出来一个深深的大坑。
  
      坑中露出一个盒子。
  
      大蛇对罗弋说说:“打开它看看。”
  
      罗弋走过去,伸手把那个盒子刨出来拿在手里,由于埋在地下太久,这盒子已经看不出原本的颜色,被一片乌土裹着厚厚一层。
  
      他把盒子打开,看到盒子里面只有一块奇怪形状的木头,他拿起那块木头细看。
  
      “这是……”
  
      一块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木块,甚至连盒子都比它好看。
  
      大蛇说:“这是一个信物。”
  
      “信物?”
  
      大蛇:“我一直都知道纪熙早晚有一天,能重新出现在我面前,我一直在等!为此做了很多准备!”
  
      它巨大的身体缠在罗弋周围的空地上,“我有一个好友,他有着别的妖怪没有的一项特殊能力,能将死去的妖怪和神的法力重新搜集储存。”
  
      罗弋心中一动,居然还有这种能力的妖怪。
  
      “我曾经拜托这位好友,帮我搜集世间纪熙残存的灵力,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估计他已经搜集得差不多了,可惜我没办法离开这儿,你拿着这个东西向他询问,他一看便知。”
  
      “为什么你无法离开这?”
  
      “因为我所有的力量都用在了这里,在这里我用法力支撑,形成一个屏障,不让任何人进来,我也不想让那些人知道我看着纪熙的石像。”
  
      原来,它仍是为了纪熙。
  
      罗弋看着手中那块普通的木头,木头整个呈黑色,看不出来是什么木,坚韧如钢。
  
      “这是一位什么样的妖怪,叫什么名字?”
  
      “盘龙树根老妖!他是我多年的好友。”大蛇道。
  
      罗弋问:“从纪熙死的那一刻,就开始收集他的灵力了吗?
  
      “是的,否则那些灵力飘荡在天地间直到消失,如果中途被别人吸取,反而便宜了他人……也不知道老树根那家伙收集得怎么样了。”
  
      大蛇语气有些忧郁,“只怪我能力不足,如果可以,我会直接收集他的灵魂让他复活!”
  
      罗弋道:“即使你有那个能力,那些神也不会允许你这么做。”
  
      他看着手中的木块,重复了一遍,名字,“盘龙树根老妖……”
  
      可是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模式,收集了这么强的力量,不会像为己有么?
  
      正常的妖怪哪会为他人作嫁衣……
  
      大蛇似乎看出了罗弋的想法,道:“老树根是我千万年的朋友,他一向重承诺,况且当时我拜托他这件事时,已经把我自身修为的三分之一给了他作为交换。”
  
      罗弋扭头看着大蛇。
  
      “你为纪熙做了这么多,可他……知道你的存在吗?”
  
      大蛇的尾巴围成了一个圆,它的身体一圈一圈屹立起来,声音在高空中振聋发聩。
  
      “不需要让他知道我做了什么,我只想要他知道,这世间有人支持他!”
  
      说完,大蛇露出了张狂的笑,身后的山石都在晃动。
  
      罗弋看着它无惧天地的样子,心中发热,大蛇表面上捐狂冷血,却是世间少有的真性情。
  
      罗弋被它这长久的执着感动。
  
      心灰意冷的纪熙,绝对不会想到,自己虽被无数人抛弃,可他背后有一条这样的黑蛇,在看不见的地方无条件支持和崇拜着他。
  
      雪开始越下越大。
  
      罗弋坐在石像的肩膀上,空中的雪仍旧是混着透明的冰晶,四处飘落。
  
      黑色的大蛇在下面缠着石像的双脚和底座,时不时用血红色的眼睛向上望着罗弋。
  
      罗弋坐在石像的肩膀上低着头。
  
      他的手一直放在石像上,不知道又看到了些什么。
  
      罗弋闭着眼,这一生所有经历过的所有的事情,就像电影一样一幕一幕在脑中重演。
  
      片片雪花犹如千斤重,压在他的肩头,整整三天,罗弋坐在那一言未发,大雪盖在他的肩头和腿上,积累了厚厚一层。
  
      大黑蛇守着石像,偶尔吐出长长的信子。
  
      大蛇:“你知道我蛇族最擅长的能力是什么?”
  
      罗弋:“是什么?”
  
      大蛇:“消化和隐藏!吞掉敌人并消化它的力量,为己所用。
  
      隐藏自己的气息和身份,不被任何人所看穿。”
  
      罗弋:“所有吃掉的……将他们所擅长的变成自己的?”
  
      大蛇:“你知道那些神为什么忌惮纪熙?因为他在很早之前,就吞掉过不少异兽,其中不乏能力翻天的凶物,当时纪熙足足用了几百年,才将它们的力量消化在自己体内,化为己用,从此便无人能敌!这是我们昆仑蛇族独有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