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能小娘子 > 第124章 与风无关

  方小玉咬了咬自己的唇片,再是将碗放在了自己的嘴边,一口一口的喝起了汤,是的,这姑娘说的对,她大哥不是普通人,可是有神奇力量的,就连她也不例外,他们兄妹两个人到了这里,不是靠的运气,而是靠的实力,所以大哥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一口汤下肚,暖了她的胃,也是驱散了她体内的寒气,以及那些恐惧。
  “我叫方小玉,我大哥叫方小强,你呢?”她笑了笑,露出了一脸羞涩的笑容,到是显的天真可爱。
  小强?关青对于这个名子实在是没有多爱的,她再是给自己舀了一碗汤,继续喝着,“我叫关青,家里人都叫我阿青。”
  “这样啊……”方小玉捧着碗,暖起了自己手指,“那我可以叫你阿青,你叫我小玉。”
  “恩,”关青没有反对。
  “对了,阿青,你到这里来做什么?”方小玉的话匣子一开,到是管住不嘴了,毕竟年纪轻的,这一路上都是与哥哥一起,难得的遇到同她年纪相当之人。
  “找人,”关青望了那座大山一眼,淡淡的说着。
  大雪封了很长时间的山,过不去。
  我们也是,方小玉将碗放了起来,本来都是渐好的心情,现在又是低落了下来。
  关青没有问他们找什么人,找来做什么,她已经从他们的谈话中多少听出来了,他们要去找容秋然,似乎是要给弟弟治病。
  这般的天气,这般的危险能走到这里来,不是容易的事。
  而末世的人,坏人多,好人少。
  而在这个年代里,哪有什么纯正的好人与坏人。
  坏人与好人,都是相对而言的,对你好的,未必不是坏人,对你不好,可能又是好人,她现在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只要他们报着同样的一个目地,那么就可以看做是队友。
  “小玉……”这时远远的,传来了一道男人的声音。
  方小玉一听这道声音,眼泪立马的滚了下来,彻底的泣成不声了。
  “大哥……”她站了起来,就向前面走,可是走了几步之后,却又是停了下来,她擦干了自己的眼泪,再是坐了下来。
  “阿青,对不起,让你见笑了。”她不好意思的整了下自己的头发,然后摇摇头,“没办法,这都是几个月了,我还是改不了,依赖哥哥的习惯,现在都是这个时候了,我也应该学会长大了,既是不能帮他,那就不能给他惹什么麻烦。”
  关青再是盛了一碗汤,放在了方小玉的面前。
  “不用了,”方小玉不好意思的摇着手,“我都是喝了两碗了,再是喝,你就没有了。”
  “给你大哥,”关青将碗放在她的手中,自己再是盛了一碗,这是她自己的,她吃的慢,也不是太饿,不过,却是喜欢这种汤的味道,吃在嘴里,到是挺鲜美的,尤其是在这样的冷天里面,喝上一碗,感觉整个人的毛孔都是舒张了起来,十分的舒服。
  “谢谢,”方小玉捧着碗,碗上的热度,让她心中感激万分。
  这么冷的天,能够喝上一碗热汤,真的别提有多么舒服了。
  “小玉……”而这时,方小强走的更快,他的手中提着一只变异的肥大兔子,想来,他这么晚回来,也正是因为这一只肥兔子吧,现在这大冬天的,大山又是被雪封了山,虽然现在已经是入了春了,可是雪还是未融,这与冬天有何区别?
  所以,想要去猎杀一只兔子,是十分困难的事,也难怪,他会在外面耽搁那么长的时间。
  方小强这一见火堆前多了一个人,不由的皱起了自己的浓眉。
  他将手中的兔子放在了一边,人也是大步的走了过来,站在了关青的面前,有些不善的目光不时的打量着她,而且隐约的还有一股子杀气崩了出去。
  关青喝了一口汤,未抬脸。
  “哥,”方小玉连忙的站了起来,拉了一下方小强的袖子,“她叫关青,也是要过山的,这堆火是她点着的。”
  “是吗?”方小强可没有方小玉这般单纯,这叫关青的姑娘在他眼中,真的很奇怪。
  至于哪里奇怪?
  很干净,不管是身上的衣服,还是头发,手指,都是同过去一样,在现在这种日子,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哪有这么多的水给她洗澡,平日里连逃命,吃饭都是顾不上了,谁还能顾着自己的衣服。
  关青喝完了一口热汤,她一只手拿着碗,已经开始洗起了碗,手中的异能水时的向下流着,并没有多凉的。
  方小强一惊,原来这也是一个有特别能力的人。
  那么,他到是明白了,这么干净的到是情有可原了。
  “大哥,喝汤,方小玉笑咪咪的将碗放在了方小强的手中,其实第一次见到关青手中的水时,她也是同大哥一样,愣了很长的时间,不过,现在都是见怪不怪了。
  有这种能力的可是多了,她和大哥还是一样的,不过就是比较弱了一些,好像没有人家这么强的。
  方小强接过了碗,一见碗中的浓汤,不由的向关青那边看了一眼,不过,也是聪明的没有说什么。
  有鸡蛋,有绿菜,还有香菇,再是喝一口,鲜味十足,完全的就是以前的味道,而现在都是几个月过去了,地里也是长不出庄嫁,再是加上一个大冬天了,这姑娘哪里来的这么多的食材去熬汤喝的。
  不过,就算是有再多的疑问,他也不会多嘴。
  能一个人走到这里,都不简单。
  一碗热汤下肚,顿时的,方小强感觉自己整个身休都是暖了起来,甚至身上都是冒起了冷汗。
  而此时,外面的天已经基本黑了,四周除了柴火烧着时的吱吱声,其它的不见任何的声音,风不时的吹在他们的身上。那种冷,几乎都是透心而来。
  有种冷,与风无关。
  那是深藏在他们心中,最大最沉的那种恐惧罢了。
  阿青,你要自己睡,还是和我,屋子都是收拾出来了,方小玉问着关青,都是这个时候了,也应该是休息了才对,他们这一路走来,可都是累的狠了,尤其这又是忙了一日,现在肚子饱了,天色也是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