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剑笑 > 第十九章 沙鬼
    众人听了青竹的话,不禁有些害怕起来,他们虽然也是玄术高手,但从未接触过鬼族这些邪门阵法,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看着青竹,希望他能找到对策。
  
      青竹也没有办法,只好抬头看了看天色,对后面的人招呼道:“大家快一点,争取在天黑前进入圣地,否则沙鬼出现,我们就有大麻烦了。”
  
      众人闻言,只好头顶烈日,加快了脚步。
  
      天气渐渐转凉,日头也开始西斜,青竹朝西北方向看过去,入眼全是高低不平的沙堆。
  
      他转过头看了看众人,无力地摇了摇头,道:“没办法了,天黑前肯定是进不了圣地了。”
  
      沈傲颜担心道:“那该怎么办?要设法避开这些沙堆吗?”
  
      青竹摇头道:“避开是肯定要避开的,但又不能走太远,不然的话就找不到圣地了,沙鬼会追踪活人的气息,我们打不过,就只有跑的份。”
  
      万重山看了那些沙堆一眼,问道:“那除了跑,就没有别的什么办法了吗?这么多沙堆,跑死了也跑不出去啊。”
  
      青竹看了看众人,面有难色,吞吞吐吐道:“办法倒是有,只不过,只不过”
  
      甘青羽急道:“只不过什么?你倒是快点说啊,都急死我了。”
  
      青竹指了指那些沙堆,道:“如果玄机观古籍上的记载没有错的话,每一个沙堆下面会有一具棺材,只要把那棺材挖出来,人躺在里面,应该可以躲过沙鬼的追踪。”
  
      他话说完,看了看其他人,只见每个人脸色都不太好看,便尴尬的笑了笑,道:“我都说了吧,这个办法你们肯定也不会同意的。”
  
      沈傲颜思索片刻,问道:“棺材里面有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青竹摇了摇头,道:“这个贫道也不清楚,要挖出来看了才能知道。”
  
      沈傲颜点了点头,道:“既然这个办法可以躲过沙鬼,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就按道长说的办吧。”
  
      然后问其他人,道:“各位若是没有异议的话,我们就按青竹道长的办法行事,如何?”
  
      众人虽然也不想躺在棺材里,但是和彻夜逃命相比,这无疑是最好的选择,而且沈傲颜一个女儿家都同意了,他们自然也不能胆小退缩,便纷纷点头同意。
  
      青竹想起了什么,又郑重道:“大家千万不要受伤,沙鬼嗜血,一旦见到半点血迹,就会穷追不舍,哪怕是在棺材里也没用的。”
  
      万重山突然站出来,对大家道:“这种粗活,交给万某人就可以了,你们这些小娃娃正好可以歇一歇。”
  
      他说完,就拿出手中的钢刀,走到沙堆上开始挖了起来。
  
      众人有些过意不去,想要过去帮万重山,但是都被万重山给赶了回来。
  
      不一会儿,那三个沙堆便被挖平,果然和青竹所说的一样,每个沙堆下面都有着一个黑漆色的棺材,那些棺材保存完好,没有一点腐烂的痕迹,上面还纹满了各式各样的符文。
  
      万重山示意众人退开一些,然后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咬了咬牙,然后双手使劲一用力,就把一块沉重的棺盖给掀了起来。
  
      他本能地跳到一旁,一脸戒备的看着棺材,等了一会儿,也没有见到有什么异样,这才和众人围了过去。
  
      走到棺木跟前,他们提心吊胆地慢慢朝棺材里面看去,原以为会看见尸骨或者未腐化的尸体之类的,结果一看之下,顿时傻了眼,棺材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
  
      万重山便赶紧掀开了另外两具棺材,棺材里面也同样是什么东西都没有。
  
      青竹微微皱眉,疑惑道:“这棺材里要是有什么妖魔鬼怪我都觉得不奇怪,没有东西,这才是不正常的。”
  
      万重山大大咧咧一笑,道:“管那么多干嘛,先把今夜挺过去再说,要是有什么不对劲,大不了爬起来就溜。”
  
      他说完,又看了看远处的三个沙堆,对几人道:“你们在这里歇一会儿,我去把那几个沙堆给刨了再回来。”
  
      甘青羽不好意思让他一个人这么辛苦,道:“万前辈,我陪你一块儿去吧。”
  
      万重山连忙摆摆手,拒绝道:“你可是未来的隐龙圣君,你爹要是知道我带你到这里来刨坟,还不把我给吃了啊,你们几个听我的,好好歇着就是了,再说了,我也早就受够了鬼族这些阵法的鸟气,多刨他们几座坟,也好撒撒气。”
  
      众人闻言一阵大笑,便不再和他客气,在沙地上坐了下来,一起聊着天儿。
  
      过了好一会儿,青竹见天色都已经快黑下来了,万重山却还没有回来,不由得担心起来,对甘青羽道:“万前辈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我们去看看吧。”
  
      他说完,对云端道:“云兄弟,有劳你保护圣女。”
  
      青竹与甘青羽二人火速赶往万重山刚才去的那三个沙堆处,只见那三个沙堆已经被挖平,三具棺材也被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外面,棺盖则掉在地上,却独独不见万重山的踪迹。
  
      他们二人相视一眼,心中一种不祥的预感蓦地升起,便赶紧跑过去,只见在沙地上还残留着一排脚印,看那脚印的大小和深度,应该是万重山的。
  
      青竹二人便跟着那脚印找了过去,刚走出不远,就看见万重山从远处的几个沙堆里走了出来。
  
      他看见青竹和甘青羽,脸上先是一阵慌乱,随后才恢复平静,朝二人快步跑了过来,笑着问道:“你们两个怎么过来了?”
  
      甘青羽见万重山安然无恙,这才松了口气,道:“万前辈这么久没回来,我们有些担心,就过来看一看。”
  
      万重山哈哈一笑,道:“有什么好担心的,万某人自保的本事还是有的,哈哈哈。”
  
      青竹看了看后方,问道:“万前辈,你怎么跑去那边了?”
  
      万重山先是一惊,然后笑道:“人有三急嘛,就跑过去方便了一下,让你们担心了。”
  
      二人见万重山没事,便赶紧带着他回到之前的地方。
  
      沈傲颜笑道:“万前辈迟迟不归,吓坏傲颜了。”
  
      万重山歉然道:“万某有事耽搁了点时间,让圣女担心了,实在是罪过。”
  
      众人草草地吃了些东西过后,青竹见天色已经不早,道:“今夜是月圆之夜,若不是为了躲避沙鬼,我还真想在沙漠赏月,别有一番滋味。”
  
      沈傲颜当先站起来,指着身边的三具棺材,对云端道:“云少侠,您先请。”
  
      云端正要客气,万重山却突然急道:“还是圣女和甘公子、青竹道长藏在这三具棺材里,我和云兄弟还有熊兄弟去另外的三具棺材,如何?”
  
      青竹见状,便点了点头,道:“如此也行,那就有劳万前辈保护云少侠和熊大哥了。”
  
      万重山笑着答应,先是让沈傲颜躺进棺材里,然后把棺盖盖上,又照样为另外二人盖上棺盖之后,才依次轻轻敲了敲棺材,示意自己要离开了。
  
      他们三人到了刚才那三个沙堆旁,万重山先让大黑熊躺进棺材里,但是大黑熊却死活不愿意,坚持要让云端先进去。
  
      云端知道大黑熊要看着自己先进去才放心,便笑了笑,道:“熊大哥,别担心,万前辈不会害我的。”
  
      他说完,就先躺进了棺材里,大黑熊从万重山手里抢过了棺盖,正要盖上的时候,万重山却突然叫了云端一声,大声道:“云兄弟,对不住了。”
  
      云端支起身子,想到刚才万重山非要把自己带到这边来,知道他还是不放心自己,所以才让青竹和甘青羽和沈傲颜在一块儿,便坦然道:“前辈言重了,就连三爷他们都不敢完全信任我,前辈作为灵族人,对我有戒心也是应该的。”
  
      万重山欲言又止,良久才叹息一声,道:“云兄弟既然知道我是为了灵族,那也就够了,希望云兄弟不要怪我。”
  
      他说完这才让大黑熊把棺盖盖上,云端总觉得万重山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隐约间,又听到了两声盖棺的声音,知道这下子所有人都在棺材里了,心中不由得有些害怕起来,毕竟躺在棺材里,虽说棺材里没有什么东西,但他还是觉得不太吉利,似乎还闻到了一点点血腥味。
  
      他忙镇定心神,让自己不再胡思乱想,棺材里漆黑一片,好在没有窒息的危险,赶了一天的路,他已经有些疲惫,便闭上眼睛开始睡觉,希望一觉醒来就已经是天亮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他突然被外面一阵急促的敲击声吵醒,好像是有人正在使劲拍打着棺材。
  
      云端心惊肉跳,难道躲在棺材里也躲避不了这些沙鬼吗?他想要拿出武器,可棺材实在是太小,他根本就动弹不得,一时间冷汗直下。
  
      他心中惊惧万分,正想要一脚踢开棺盖,可眼前突然一亮,棺盖突然就被人从外面给打开了。
  
      云端忙支起身子一拳打了过去,等拳头到了那人脸前才停了下来。
  
      只见明亮的月光之下,大黑熊一脸焦急,手上还拿着一具棺盖,看来自己的棺盖是被大黑熊打开的。
  
      他正要问大黑熊发生了什么,大黑熊把棺盖丢下,一把将云端从棺材里拉了出来,然后指了指棺材的棺盖。
  
      云端一眼望去,只见在棺材盖上,有一滩尚未完全干掉的血迹,他又看了看另外一边的一具棺盖,见那棺盖上同样也是有一滩血迹,而且更吓人的是,一杆长枪插在了棺盖上。
  
      他忙拉起大黑熊,问道:“熊大哥,你受伤了吗?”
  
      大黑熊摇了摇头,咿咿呀呀的比划一阵。
  
      云端和他相处已久,很快就听懂了他的话,他说的是,那血迹不是他的,而且那只沙鬼已经被他打死了。
  
      他好奇道:“那这血迹是谁的?”
  
      云端看了旁边的另一具棺材,那具棺材并未被掀开,而且棺盖上面也没有血迹,猛然间想起万重山,道:“不好,万前辈!”
  
      他说完,猛地奔了过去,使足了力气,一把将棺材掀开,可是,里面什么都没有,根本就看不见万重山的影子。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四周有一些奇怪的声音,便赶紧警惕的靠着大黑熊,小心提防着一切。
  
      只见在棺材旁边的沙子突然间动了起来,然后慢慢向上升起来,不多时,居然成为了一个人形模样的怪物。
  
      那怪物一把将棺盖之上的长枪拔了出来,然后猛地冲向云端,大黑熊眼疾手快,一把将长枪抓住,狠狠一拳就将那怪物打成了一堆沙子,散落在地上。
  
      可是,云端还没来得及吃惊,那沙子又缓缓上升,又成了刚才的那副模样,然后一把将长枪抛了过来,紧紧的钉在万重山所在的那个棺材上,那棺材顿时四分五裂,大黑熊又捡起长枪,将那沙鬼打散。
  
      云端想到这应该就是青竹所说的沙鬼,心道不妙,便赶紧拉着大黑熊逃走,道:“熊大哥,别打了,打不死的,快跑。”
  
      说完,二人便朝旁边狂奔,可是,刚跑出几步,就看到无数的沙鬼在朝自己这边赶来,云端和大黑熊不敢迟疑,只好一路朝东边跑过去。
  
      那些沙鬼则紧紧跟在身后,从四面八方朝他们二人涌了过来。
  
      云端一边狂奔,一边回想到底是哪里出错了,按理说,如果这个办法不行的话,那甘青羽他们此刻也该被沙鬼发现了才是,可是为什么那些沙鬼就发了自己二人。
  
      他思前想后,终于想起了青竹所说的不能有半点血迹,那自己和大黑熊棺盖上的血迹到底是谁的?为什么万重山的棺盖上面没有血迹?万重山的棺材里什么都没有,他人去了哪里?
  
      这一连串的谜题让他困惑不已,他又想起了之前万重山给他说的话,便猛然间想通了所有的事情。
  
      难怪万重山要把自己和甘青羽等人分开,他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做好了要害他们的打算,等自己和大黑熊躺倒棺材里之后,他把血涂在棺盖上,让沙鬼发现自己,借沙鬼的手除掉自己。
  
      想到这里,他心中又是难受,又是愤怒,而更多的是心酸,他们一路走过来,经历了这么多苦难,原以为早就该互相信任了,可万重山却还是想着要害死自己。
  
      万重山说的那句话,他是为了灵族,是啊,自己和罗刹族的关系不清不楚,他们又怎么会把自己当成自己人呢。
  
      两人拼命逃跑,只求能赶快熬到天亮。
  
      这时候,大黑熊突然闷哼一声,一口鲜血吐在了云端的衣服上。
  
      云端大惊失色,忙看向大黑熊,只见他的后背上插着一杆长枪,鲜红的血液不停地渗出,染红了他的衣服。
  
      云端知道一旦把枪尖拔出来,肯定会血流不止,便使劲一掌把枪身的木棍拍断,留着一截枪尖在大黑熊后背。
  
      他拉起大黑熊,泪流满脸,哽咽道:“熊大哥,不会有事的,我们一定会逃掉的,你放心。”
  
      大黑熊忍住痛苦,对云端挤出一个笑脸,他想咧嘴大笑,可是嘴刚一张开,鲜血就从嘴里流了出来。
  
      云端心中万分焦急,眼看着四面八方涌过来的沙鬼,心中不禁升起一种绝望感,惨笑道:“没想到,我们会死在这里。”
  
      大黑熊突然看到远处有一具棺材,便赶紧和云端跑了过去,可是跑到跟前,才发现那具棺材,根本就装不下大黑熊这样的大个子。
  
      云端便赶紧拉着大黑熊准备离开,可是大黑熊突然一把,把云端染血的外衣扒了下来,云端大惊,正要开口询问大黑熊这是做什么。
  
      可是,脖子上一阵剧痛传来,刹那间,只觉得整个人头重脚轻,再也站立不住。
  
      云端虽然玄术不弱,但是大黑熊玄术也不弱,所以这一掌把他拍的没有什么知觉,但也并未完全打晕他。
  
      云端看到,大黑熊把他脖子上戴着的一条兽牙项链取了下来,交到云端的手里,然后嘴里一边喷着鲜血,一边艰难道:“给絮儿。”
  
      大黑熊说完,猛地掀开棺材,抱着云端走了过去。
  
      云端一直在运功想马上清醒过来,见大黑熊这个样子,知道他是想独自引开沙鬼,让自己活下来,便有气无力的小声艰难道:“不行,熊大哥,你别丢下我,别做傻事。”
  
      大黑熊冲他暖暖一笑,胡子拉碴的脸上满是喜悦,没有任何害怕与悲伤,他把云端丢到棺材里,立马把棺材给盖上,然后推到沙堆,把棺材给盖住。
  
      他艰难地站起来,看着不断涌过来的沙鬼,大笑数声,挥舞着云端那件带血的外衣,然后一路狂笑着往另一边奔去,眼前不断浮现出,那个少女天真无邪的笑容,喃喃道:“以后谁给她种花,以后谁给她种花。”
  
      云端刚被大黑熊面朝下扔到棺材里面,就一直在运功让自己清醒过来,他知道大黑熊这样子一定凶多吉少,可是当棺材盖下来之后,他突然发现了不对劲。
  
      棺材里面,准确的说,是他的身下有东西。
  
      他的鼻尖传来一股淡淡的香味,好像是女子胭脂水粉的味道,他一下子吓得冷汗直冒,可是棺材内漆黑一片,双眼看不到任何东西,一种无边无际的恐惧感传遍了全身。
  
      他用力挣扎,却听到下方传来一个女子气若游丝的声音,“不要动。”
  
      云端更加害怕,挣扎的更厉害了,突然,一双手从身下伸了出来,紧紧的抱住了云端,云端刚想要大声喊叫,可只感觉到自己的嘴唇被另一张嘴唇轻轻印了上来,便再也喊不出声,彻底没有了知觉。
  
      前面是哪方,谁伴我闯荡
  
      ——beyond《谁伴我闯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