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星际之萌系日常 > 第90章,非礼勿视
小姑凉问了问题,桑梓亭就必须要回答她吗?当然不是。
  
  所以当孟新茅问了,梓亭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她,不是不回答,而是准备等一等再回答她。
  
  世界上这样的义务:a问了b一个问题,b必须回答a。
  
  孟新茅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很明显小姑凉生活的环境很幸福,她还不太懂得生活的残酷。
  
  以后要是出了雪星,怕是要吃不少苦头。
  
  刚才梓亭使用蚯蚓时,并没有避着她,只要孟新茅抓住蚯蚓的特征搜索一下便会知道,那是什么生物,但是她并没有这么做。
  
  说明孟姑凉有点笨,还没反应过来,也说明了她是一个内心有正义感的人。
  
  在孟姑凉眼中,桑梓亭就像是城里来的大小姐,她有些自卑,但又有自己的骄傲,自然有些不敢正眼瞧桑梓亭,也瞧不上桑梓亭。
  
  就算桑梓亭告诉这小姑凉,自己是从更远星际来的土包子,她也不会相信。
  
  而且不管桑梓亭做什么事,在这孟新茅眼中都是在挑衅她脆弱的自尊心。
  
  所以桑梓亭看着眼前生气的憋红脸,想要转身就走的小姑凉,她的脸上摆出了一副长者的面孔,就像曾经看轻孟新茅的所有成年人一样,说,“三条鱼。”
  
  孟新茅愣住了身子,“什么?”
  
  桑梓亭继续说:“我说三条鱼,三条大鱼,我就告诉你,我用的是什么鱼饵。”
  
  孟新茅果然被激得上当了,“你不要小瞧人,一言为定,我可是个钓鱼高手。”
  
  桑梓亭耸了耸肩肩,一手提着鱼竿,一手提着自己的小椅子,转移到不远处的一个新冰洞,继续钓鱼。
  
  这里的鱼可新鲜着呢,大喵一定喜欢的不得了,大鱼炖汤,小些的鱼做成小鱼干。
  
  忘了说了,除了钓鱼竿这种工具,渔网桑梓亭也准备了。
  
  钓鱼的技巧她懂几个,但是不多,不过足够她钓上一家子够吃的。
  
  教教这小姑凉也无妨。
  
  桑梓亭不知道孟大叔是不是孟新茅的父亲,但是她知道,像孟新茅这样倔强、单纯、叛逆的小姑凉,可能是没有母亲的。
  
  不过谁知道呢?桑梓亭知道自己不该产生好奇心,并且自以为是的能帮她解决问题。
  
  但是,能帮一点就帮一点点呗,举手之劳而已。
  
  看着孟新茅熟练的挑选位置,凿着冰洞,用一个看似普通的钓鱼竿,她的鱼饵闻着很香,是鱼儿喜欢的那种,至少比球球准备的鱼饵要合适多了。孟新茅抓住鱼竿的手很稳,每隔三分钟上下提起漂。
  
  看样子是个钓鱼的老手,要钓上三条大鱼应该不难。
  
  桑梓亭便安心钓着自己的鱼。
  
  每个冰洞钓上三条后,她也不再放蚯蚓续窝,而是转移到更远的地方,给人家小姑凉腾位置。
  
  遥望大喵的方向,它们几只玩的正开心呢,桑梓亭自己算着鱼的数目,要想全家吃两顿鱼,至少得抓上40多条,现在才10条,这样算来,自己还要挖上十个冰洞。
  
  时间就这样过去,到了下午三点多。
  
  大喵团团也玩累了懒懒的趴在距离桑梓亭两百米处,还不是桑梓亭捉弄了它两次,不想理梓亭了。一次是故意不给它滑冰鞋,一次是控制着滑冰鞋的刀刃缩回了十分钟,让它摔了个够呛。
  
  球球在自己的数据库里再次描粗了这一点,“千万不能仗着自己智能强,就欺负梓亭,不然自己一定会后悔的!!!”
  
  虽然梓亭的智能不如自己,但是,她的确实比自己聪明,而且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总是在自己可以接受的边缘来回的试探。这种感觉,就像是那个憋红了脸的“孟新茅”,球球拿桑梓亭完全没有办法。
  
  球球想,要是自己招惹了梓亭,那后果一定令自己永生难忘。
  
  所以,球球身为桑小家“智能”最高的成员,可不能犯错呐!
  
  球球不知道的是,它的智能是最高,但是智能和智慧不一样。它的智能再高,从某些方面来说,球球还是不够聪明啦,怎么比的上桑梓亭的“老奸巨猾”呢。
  
  球球走过最深的路,不是星际中的任何一条,而是桑梓亭的“套路”,对于这点的体会,球球会越来越深刻。
  
  而对于这句话体会最深的莫过于桑团团,但是桑团团是梓亭见过最健忘的猫,用桑梓亭的话来说,“笨的怪可爱呐~”
  
  桑梓亭的蚯蚓抓的数目不多,再怎么节省着用也用完了。之后用的都是普通的鱼饵,但是她的鱼饵可是香油泡过的,勾引鱼的能力一级棒。
  
  之前在自家的鱼池已经试过了,效果超好的。
  
  要是泡过香油的蚯蚓,那对鱼来说那是难以抵挡的“顶级鱼饵”,油蚯蚓香下死,做“鱼魂”也风流啊!
  
  不过这香油蚯蚓,要等普通蚯蚓的作用越来越小再用。
  
  闻着这香油鱼饵,桑梓亭自己都有点饿了。
  
  中午就随意的吃了点,这时间都花在钓鱼上了。
  
  另一头的孟新茅看着桑梓亭一条接一条的钓着鱼,少说也钓了有几十条了。自己这边才钓了三条小鱼,一条大鱼。这些鱼的意志太不坚定了吧,自己准备的特制高级鱼饵竟然也不喜欢了。
  
  冰湖上空旷,所以香油的味道可以传很远,孟小姑凉闻的着这一丝香油味,那是香滴很。
  
  最后钓一个小时,钓到四点,让球球把其它的小渔网收了起来,也网住了十多条小鱼。
  
  看着鱼桶里的这许多条鱼,桑梓亭数了数,一共37条大鱼,15条小鱼,勉强够吃两顿的。
  
  大喵还没看过这么多的大鱼,还没等它看够呢,就被球球给装起来了。
  
  桑梓亭就起身伸了个懒腰,钓鱼这个活动,她喜欢,下次可以再来,“准备回去吧。”
  
  就看到孟小姑凉走了过来,她最后一小时心浮气躁一条也没钓到,一共就钓了三小一大四条鱼,换平时怎么都可以钓上十条大鱼的,这小姑凉十分泄气。
  
  桑梓亭看了一眼孟新茅的小鱼桶,运气不怎么好呀,自己当时怎么就多补了一句大鱼呢,不然就三条鱼该多好,直接就可以告诉这小姑凉鱼饵是什么了。
  
  孟新茅又是生气,又是觉得自己没用,有些磕巴的说道,“这,三条,大鱼我没钓到,这些鱼给你了,我早就吃腻了,你钓了这么多,肯定也会吃厌的。哎呀,反正这鱼给你了,我不要了。”
  
  小姑凉连着鱼桶一同塞到桑梓亭的手里,转身就跑。
  
  “站住,我从来不占别人的便宜,我用东西和你换鱼,接着。”小姑凉接住抛过来的不明物品——一个保温杯,里面装的是桑梓亭出门前泡的热可可
  
  她自己还没有喝过,热可可还是满的。梓亭本就想着,要是不太幸运,没钓上三条大鱼,就用自己的保温杯换鱼。
  
  孟新茅抓住这个保温杯,看着快要升起的飞行器,鼓起勇气大声问道,“你说话算数不?”
  
  “算。”飞行器放大了桑梓亭的回答。
  
  “三条大鱼换鱼饵配方,你吃亏了,吃大亏了。”
  
  额,桑梓亭耸肩,还以为她会说叫自己等等呢,她很快就可以钓到剩下的两条大鱼,“是有点吃亏,不过,这不是没换成吗?”
  
  “那你还来冰钓吗?下次你来的话,这话还算数吗?”孟新茅有些轻声的问道,“我不要这个,就当,就当是我用鱼换你的回答吧。”她会告诉自己吗?
  
  怎么办,这女孩好可爱啊,桑梓亭忍不住笑了,“下次还来冰钓,这三条大鱼换鱼饵的话自然是不算数了,得加倍,怎么的也得六条大鱼才换吧。我这就走了,保温杯里的是热可可,乘热喝。
  
  咱们下回见。”
  
  ——————
  
  球球,“她还在看你。”
  
  “谁?”桑梓亭有些疲惫的坐在座椅上问道。
  
  球球,“孟新茅,那个小姑凉。”
  
  桑梓亭抬眼,看着球球发过来的影像,透过影像和她对视,愣了十几秒钟,“她不是在看我。”
  
  那个小姑凉大概是透过自己,看向另外一个人吧。
  
  偏偏这温情的时刻被打断了,球球不解风情的说,“她喝了,喝了热可可……
  
  表情很惊喜,砸吧了1、2、3、4次嘴,味道应该很不错,她又小小的喝了一口,抿了抿唇,味道应该相当不错……
  
  她小心的把盖子盖好了,埋头跑回自己的雪堡。
  
  不能在他人家中随意摄影,结束影像传递。end.”
  
  “……”这,这几天不见(其实天天见),“球球今天这小作文写的不错,回去再给我写几篇。”
  
  “不用回去,我现在就可以写。”球球淡定的回答。
  
  桑梓亭听完,诧异的看着球球。
  
  就听到它说,“她跑出来了。
  
  哦,不——她哭了。为什么她哭了?
  
  她手里还是拿着那个保温杯,哭的稀里哗啦的。
  
  ……
  
  梓亭,她怎么哭了?”
  
  桑梓亭挺直背,看向投屏,“停止录影,‘非礼忽视’原则,偷看一个女孩流泪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停止录影,这件事,就当你没有看见过。”
  
  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这是桑小家的家规之一。
  
  但是“礼”是什么,范围很宽泛,很多的东西都属于“礼”。很多很难解释的事,也属于“礼”。
  
  “人类真的是很难解释的种族啊!”
  
  然后,球球很伤脑筋的问道,“梓亭,回去以后还需要写小作文吗?具体写几篇?”
  
  梓亭回忆着那一幕定格的画面,那个在雪堡前蹲着的哭泣的小小身影,那个在雪堡门后站着的高大背影。
  
  她逼回了自己的眼泪,对着球球说,“要写的,具体数目你自己定,给你点提示,可以从自家的成员开始写,还有你的朋友们,也可以写……”